天意文学 > 平安京夜话 > 第十三章 迷子一

第十三章 迷子一


  平原盛再度拜访繁花院时,是在七月初的一天下午。
  这次没有带随从。只有他自己一人。
  自从般若事件之后,半是为了躲避宫中的争斗,半是因为真的被真珠吸引,平原盛留在了唐坊居住。
  当然,现在的阶段,与男女之情无关,只是觉得与真珠交往,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罢了。
  他忘不了那夜真珠从容又镇定的施展咒法的样子,眼睛明亮异常,举止含着莫名的韵味,充满了勃勃生机。
  与京中那些躲在几帐和屏风后吟诵和歌的贵女完全不同。
  平原盛今天穿着深紫色的狩衣,上面织就白色的团鹤纹。
  在进入院中时,又从樱桃树上得到了一枝结着果实美丽的树枝。
  他笑着向樱桃树表示感谢后,将树枝插在衣领处。
  刚过完立秋,虽说按节气已经进入秋季,但仍然处于夏季高热的控制之下。
  只有在清晨或傍晚时吹来的丝丝凉风,才会让人有秋季即将来临的感觉。
  天空比夏季来说,显得更加高远澄净。
  平原盛抬起头,从院墙朝外看去,蔚蓝的天空上漂浮着许多象鱼鳞一样整齐有序的云。
  穿着粉色、月白色、浅绿色衣裙的美丽侍女们,在游廊下翩翩往来,不时发出清脆的笑声。
  院中各种草木旺盛的生长着,百花绽放,美不胜收。
  既安宁又闲适。
  “这里给人的感觉很象世外桃源啊。”他朝真珠笑道。
  “你也读过桃花源记吗?”
  “是,在我国,也有类似的故事哦。”
  说有一位叫浦岛君的渔夫,在海上打鱼的时候,忽然遇到了风浪。他不辩方向,被风浪吹得很远,发现了一个小岛。
  在岛上,他遇到了居住于此的人。他们热情的邀请他去做客。岛上的小河里流淌的都是蜂蜜,田里种下种子,不需耕种,只要等到秋天自然就能收割。大家都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但是浦岛君想念他的家人,还是请求大家帮助他回家。等到回到海上找到路回家后,他又忍受不了那种贫困的生活,想回到小岛上去。
  可是,他再怎么寻找,也永远无法寻找到去那座小岛的路了。终其一身,浦岛君都在向众人诉说那座小岛的故事,可是别人只是认为他是被海浪打晕了过去,做的一个梦而已。没有人相信他。
  平原盛笑了笑,“这个故事,或许是从中国商人这边听说之后,经过演变而成。”
  树海靠在另一边的柱子的位置,不发一言,依然面无表情。
  三人在等待品尝真珠所说的宋国夏季甜品“冰酪”。
  不多时侍女们将家什端了上来。
  碗,清水,牛奶和西瓜、猕猴桃、李子、桃子之类的水果。当然还少不了永远吃不完的樱桃。
  徐典膳刀工最好,今日的冰酪主要由她负责处理。
  将水果雕成各种精致的花样。
  另有一人负责处理冰。
  将清水倒入特制的碗中薄薄的一层,转瞬间,碗里的水就结出冰花,慢慢冻实。
  再用小铜铲细细刮下,放到另外准备好的碟子里,就会得到一小堆口感绵软的冰沙。
  如此反复。
  待冰沙堆成山的形状,将切好的水果摆放上去,最后浇上放了特殊药茶熬制过的牛奶。
  五颜六色的水果如鲜花一般躺在冰沙上,流淌而出的果汁将原本雪白透明的冰沙大半染就颜色,唇齿间含住一口,酸酸甜甜,香浓可口,冰爽宜人,感觉因为天气炎热产生的躁意都被安抚下来了,是夏日里颇为享受的冰饮。
  平原盛吃过之后赞不绝口。
  “我可以看看吗?”平原盛望着那只会生成冰的碗不禁好奇。
  真珠含笑点点头。
  他试探着伸出手去。怕被冻到,第一下接触时,手象被针扎到一样迅速收了回来。
  身后的侍女隐隐发出笑声。
  平原盛有些不好意思。再度伸手。
  出乎意料,触手只是有些微凉。翻来覆去了看了一阵,终于在碗底发现绘制着一个奇怪的图案。
  “这是?”
  “这是会产生寒冷的符咒。”真珠解释道,“遇到水才会激发符咒的力量,因此产生了冰。”
  平原盛啧啧称奇。
  树海眉头微蹙,“你居然把符咒用在生活享乐上。身为修行者,应该磨砺身心提高自己的力量,为什么在这些身外之物上花心思。”
  “那么,你说说看,当初第一个发明寒冰符的人,是为什么想要制造冰出来的呢?”
  “自然是为了用寒冰来攻击敌人!”树海说道。
  “你又不曾见过那个人,你怎么知道?说不定,他是为了用冰来冰冻保存食物,又或许就是用冰来降暑呢?”真珠眉眼弯弯,露出让树海讨厌的笑容。
  “哼,歪理。”树海站起身来,“今天就到这吧,我先告辞了。”
  随即朝门外走去。
  平原盛用扇子遮住嘴巴,悄声说道:“他好像很讨厌享乐?难道里高野的僧人是苦修派的吗?”
  真珠凝望着他的背影,也轻轻说道,“他好像讨厌的是贵族式的生活方式——不,应该是贵族本身吧。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有这样的感觉。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了般若事件,大家曾经共同对敌,恐怕他都不会正眼看我们。”
  “下次有好吃的我就偷偷招待你一起吃,不叫他了。”她突然提高声音说道。
  平原盛见她眨眨眼睛,顿时明白过来,也附和着玩笑道:“好呀。”
  走出内院门的树海听到,又忍不住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与随意就在唐坊旁找到住所的平原盛不同,树海平日居住在附近的犬鸣山中。
  师父让他暂时不要回里高野,一时不知要去何处,便随意在山中居住下来。
  以天为被,以地为席。
  他一直在思索师父所说的有情无情的道理,茫然不知从何处下手。
  树海修行在身,不惧山中野兽,对饮食的需求亦可有可无。居住也没什么不便的。
  只是每隔一两天,就忍不住要去繁花院一趟。
  无论是与真珠在对修行的看法上争论几句也好,或是静坐一旁听那两个人聊天也好,有些烦扰的思绪才会安静下来。
  ……
  “樱桃子,樱桃子。”
  小福揪住樱桃子的包包头,“你又躲在这里干什么?”
  樱桃子转身来捂他嘴巴,“小声点,让他们听见了!”
  小福侧头看了看,“你很喜欢那位平原盛大人吗?为什么不去见他,却躲在这里偷看?”
  “你懂什么,按照宫女姐姐们说的,美男嘛,欣赏一下就好,我的身心都是属于谢仲明的,将来我还要嫁给他的,才不会见异思迁呢~~”樱桃子双手叉腰说道。
  “那么,那位树海大师呢?”小福问。
  “那个人呀,我总觉得很可怕,面色又阴沉,不知道为什么真珠会跟他来往。”
  樱桃子想着树海的样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跟你说了,我先出去玩啦。”
  小福在她身后小声喊道:“别跑太远啦,记得早点回来。”
  “知道啦。”
  樱桃子出了院门,欢快的在大地上奔跑。
  她的身影不时在道路两旁的树上跳跃,不时在地下穿梭一阵又突然从别人家的井沿、后墙之类的地方出现。
  她的速度极快,偶尔有人见到一道残影,转瞬即逝,也只会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不多时已到了犬鸣山。
  耳边风声咻咻而过,樱桃子小小的身体腾空,在山林间穿行。胸腔中那种明亮肆意的快乐压抑不住,忍不住咯咯笑了出来。
  居住于林间阴暗潮湿缝隙中的杂妖杂鬼被惊扰而出,纷纷出来瞧稀奇。
  “哦,是上次那只小树妖。”
  “日头还很大,她就跑出来玩了。”
  “宋国的妖怪比较厉害呀,听说上次她把狗头人给揍哭了。”
  几只半透明的山魅从地下伸出头来,呆呆的望着樱桃子的背影说道。
  “先睡一下吧,宴会要月亮爬上山顶才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