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平安京夜话 > 第三章 高野僧一

第三章 高野僧一


  深夜某处。
  室内没有风,灯火却在微微摇曳。
  富商冈田大成身上披着写满经文的书卷,一边眼睛四处梭巡,一边断断续续念着陀罗尼经。
  他是一位三十多岁,留着小胡子,面容白胖的中年男子。
  之所以断断续续,是因为一旦房间内有些什么动静,他就象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一般,几乎要一跃而起。
  一只飞蛾一头撞到灯台上,发出“噗”的一声响,灯火摇摇欲坠,似乎要被熄灭。
  冈田闻声本能的张口欲发出惊叫,却听见耳边有个细微的男子声音说道:“假如你叫出来的话,可能就会被‘她’听到了哦。”
  他环视一周,却依然看不见声音的主人所在。
  他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含着泪水拼命点头,又战战兢兢继续念诵经文。
  冈田大成是来往于京城和纪伊山附近的布匹商人。
  为某位大名做代理,在京城经营着一家店铺,居住在城郊。
  在上个月的某夜,住宅中忽然出现了诡异的事。
  彼时,天空悬挂的上弦月。
  冈田突然从睡梦中惊醒。
  清醒之后,房间内静悄悄的,他自己也很奇怪,为何突然醒来。
  就在这时,他听见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
  他瞧了瞧侧卧在身旁的妻子,深夜之时,谁还会在此走动?
  就在这时,脚步声越来越近,借着微弱的月光,他看见纸障上印着一个女子的身影。
  头上长着双角,手指如鸟爪一般弯曲畸长。
  这是鬼啊!
  他吓得缩回被子里,不住的念佛。
  听见外面那鬼嗙嗙嗙的在撞门。
  “大成!大成!”她在叫。
  恰好他母亲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刚刚从高野山女人堂参拜回来,前两日从乡下来探望他时,为他带来了守护宅院的符咒。
  贴在他寝室的门口上方。
  那鬼撞不开门,喃喃道:“可恼啊,薄情之人。”
  “我的牙齿,肿胀难忍,好想啃食你的骨头啊!”
  “我的喉咙,饥渴难耐,好想吮吸你的鲜血啊!”
  “我之身心,如坠地狱,日日夜夜,被火焰炙烤!”
  “这种痛苦,好想让你也尝尝啊!”
  说完,她发出“噗噗”的声音,朝门上吐气。
  每吐一口气,影子上就出现一朵火光。
  直到天光微亮,附近传来鸡叫声,她就忽然化身为烟雾消失了。
  冈田第二天询问睡在一旁的妻子,和其他家中的仆从,都说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动静。
  他几乎以为是自己做的一个噩梦。
  然后,他想起去查看贴在寝室门口上方的符咒。
  前一天还是崭新的符咒,今天一看,字迹已经变淡,符纸也黯然无光,象经了多年岁月似的。
  冈田大惊失色,连忙跑到附近的寺庙求助。
  寺庙中只有一位老住持和他的弟子,接到他的请托后,两人跟随他回到住宅,决心守夜查看个究竟。
  在寝室外的走廊上布置了屏风,台前供奉了一座持国天王的神像。
  以浅沉香木雕刻,手持琵琶,头戴宝冠,衣带飘飘,怒目而视。
  脚底踩着一只青面獠牙的小鬼。
  四大天王为佛教的护法神,脚下踩的小鬼分别代表“酒、色、财、气”人类四大贪欲。
  持国天王脚下踩的这一只,代表着“色”。
  冈田不敢向妻子坦白,但向住持和盘托出自己做过的事。
  他怀疑那个女鬼是自己的一个相好的情人。
  在多次由于接待客户出入游廊之后,他终于对一位姿容艳丽的游女动心,与她约定结为夫妻。
  花大笔钱将她买回来之后,购置了一处房产作为她的住所,请了两名佣人做事,一有时间便瞒着这边的妻子去与情人幽会。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家中有了变故,很久没去那边了,许是因为这样,让那边以为他变心,因此化身成鬼,来寻仇了吧。
  主持让家中的人都避了出去,只留他一人在寝室中照常就寝。
  冈田开始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走廊上映出住持和他弟子在神像前打坐念经的样子。
  僧人念诵经文声音低微,喃喃之声含着奇特的韵律,不知不觉他就睡了过去。
  突然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天光大亮。
  住持两人的身影未变,仍端坐于纸障外。
  冈田大喜,快步拉开门朝外跑去。
  “大师,你们……”
  越过屏风,他的脚步略急了些,导致地板发出微微震动。
  他惊诧的发现,住持和他弟子两人的头就这样滚落到地板上,颈腔喷溅出大量的鲜血,将走廊染得一片鲜红。
  两人的尸身歪斜着倒下。
  屏风前的持国天王神像,四分五裂散落在台前。
  “啊啊啊——”冈田发出惨叫声。
  这天,他将仆人遣散,商铺暂时交托给友人看管。
  想着高野山护符的灵验,带着妻子一路逃向和歌山县的高野山。
  一路上只敢在白天略略打盹休息一下,晚上连夜赶路。
  兴许是佛祖保佑,这一路上既未被鬼追上,也未碰到盗匪,夫妻两人风餐露宿的平安到达高野山的金刚峰寺。
  高野山是佛教真言宗的总本山。
  空海大师从中国学佛归来后,在这里创立了金刚峰寺。
  据说,空海大师在中国明州登船回国之前,想到回去之后该寻一处建立寺庙弘扬佛法,心有所感,将手中的法器三钴杵朝天上一丢,那杵便自行朝倭国飞去。
  空海回到倭国后,就开始寻找三钴杵的下落。一路追寻找到了高野山上,得到山神丹生都姬明神以及狩场明神的指引,终于发现了三钴杵钉在一棵松树上。
  随即在此处建立寺庙,便是现在的金刚峰寺。
  在寺庙某处名为“奥之院”的地方,是空海大师的圆寂之处,供奉着他的御庙。
  因为高野山内禁止女人进入,冈田的妻子只能在外面供女性参拜的“女人堂”等候,冈田自己一人独自入山。
  到达金刚峰寺后,他向迎接他的和尚说明自己的来意,并且出示了那张失去效果的符咒,求见这位制作护符的大师。
  在他想来,这张护符比那两位和尚都管用,那么本人一定更加厉害吧。
  他如愿见到了那位大师。
  出乎意料的一位年轻僧人,年纪大概在二十多岁左右。
  名字为树海。
  是个面无表情,说话颇为直爽的年轻人。
  眉眼疏淡,薄唇,鼻梁高挺,眼角微微上挑,长长的睫毛是他唯一显露出少年感的地方,一双桃花眼中常常如布满迷雾,诱人探究。
  是会惹得女人伤心的薄幸男子那种长相。
  如果不是听说他是大僧正的亲传弟子,冈田一定会哭着喊着要换人的。
  “所以说,你是私下有了情人,然后她因为怨恨化作厉鬼来找你了?”
  “……是。”冈田觉得额头上不住的冒汗。
  真是太过直爽的年轻人呐。
  “她对着我的护符吐气,导致符咒失效了?”
  “是。”
  “真有意思啊。”树海嘴上这样说,脸上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冈田听了有些气恼,却丝毫不敢抱怨。
  “那,你打算出多少钱保住你这条命呢?”
  “什么?”
  冈田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