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平安京夜话 > 第三十章 宫中逢鬼事五

第三十章 宫中逢鬼事五


  有人再也忍不住,偷偷去殿头前告诉。
  上面一排查叫小福的,他这个与刚死的三人在同一屋的小福自然最有嫌疑。
  拖到殿头面前一审查,哪有勒逼不出的。小福吃了几板子,老老实实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都交代出来。
  ……
  入内省最高长官都都知将调查结果和众人供状再仔细查看一遍,见并无错漏之处,小心翼翼卷做一个卷,自家袖了到前头去见官家。
  真珠近来无事,前些日子取樱桃子那有灵气的果子为主,另外配了桃、杏,试着酿果酒。
  发酵后筛出渣滓,取一升一个小坛子分装了酒液,红泥土做封,埋在樱桃树下继续蕴藏。
  许是灵气充裕的关系,没想一试就成,而且樱桃中的灵气经酿造之后保存时间更久,醇酽顺喉,酸酸甜甜甚是好吃。
  酒成后挖了一批出来,赵元泰虽然有些渣,好歹是此身亲生父亲,送了他几坛。
  既送了他,免不得要送入宫中,官家吃不吃是小事,少不得以示恭敬之意。
  又送了一些到止观院给三位法师。
  其他人犹自可,白法师是个好酒之人,当下就开坛吃了。一品之下,灵气入喉,又滋补,他家师兄也不禁他喝酒了,得意之时,忍不住在官家面前夸了又夸,意思想要官家的那一份。
  可怜他们国师一脉,持身自修,如今人妖各自为界,他们去哪里寻这开了灵智的灵物去,在修行界来说穷得叮当响,哪有什么灵酒灵果吃。
  官家方知这酒有如此妙用,将自己这份给了白法师,转背就让内侍上门到真珠处讨要。
  真珠少不得又起出一批,自家亲自入宫奉献给两宫。
  圣人娘子喝着这酒好,又闻说是灵气滋补之物,便藏着谁都不给,自家每日睡前喝一两钟,睡得也好,全身舒畅。
  倒是前所未有过的小气行径了。
  官家至今未有亲子,两宫同时得这灵酒调理,次年圣人居然怀上,生下一个嫡皇子来,官家大喜,珍爱异常,后立为太子,传与国祚。宋国得此改变,比另一个时空得以多延续了二百年。
  彼时真珠早已远渡去到倭国,这些都是后话。
  她来到了被改变的历史中,自己不知不觉也对历史做出了改变。
  这个世界逐渐走向另外一条路。
  见真珠送酒来,官家正好手头无事,便与真珠手持一局,边听她说那些妖鬼闲谈。
  下的却是五子棋,不甚费脑,浮生偷闲。
  他落下一子,对真珠说道:“为何定要远去倭国修行?若是因为那些人的闲言碎语,有我护着,谁敢多嘴。以你本事,谁敢欺辱?”
  真珠笑道:“倒也不是为了那些人。修行之中,冥冥有感应,我的去处落在那里。而且我的功法,似乎是做斩妖除魔之类的事,获得天道降下功德,提升方能更快。”
  “本国经国师坐镇,人妖有序,天下太平,一些小妖小怪于我修行功用已小。倭国如今正是人妖混居,晦暗不明的时代,或许大有可为。”
  官家见她意不可夺,只好道:“你的封邑我会遣人照应,每年收成帮你送去。切不可忘记你是赵家族姬,大宋才是你的母国。”
  真珠离席伏地,正色道:“真珠不敢忘。”
  又三伏礼:“季风将起,长平将随风出发。届时不便进宫辞行,先行礼拜别。长平祈愿官家与圣人两宫安泰,我大宋国泰民安,国祚延绵。”
  “好,好,好。”官家将她扶起。
  此时正好都都知携卷进来。
  官家闻说宫中发生这等诡异之事,也未叫真珠回避,两人停下棋听这都都知禀报。
  官家翻看完全部资料,递给了真珠,“你也瞧瞧,给你个得功德的机会,看看如何解决?”
  真珠接过,仔细翻开起来。
  “太平宫中的太后娘娘是哪位?”真珠问道。
  今上即位时,先皇后和生母都已去世,很明显不是小福听说到的刚薨了的那位太后。
  都都知瞧了官家一眼,官家点点头。
  他便开口道:“太平宫中并非本朝太后,那些都是先朝之事了。”
  发生在四十多年前。
  后周开国皇帝郭威原是后汉大臣,以“清君侧”的名义起兵造反后带兵攻入开封。为名正言顺,尊当时后汉的李太后为母,他登基为帝后,这位李太后被封为“昭圣皇太后”,迁居太平宫中。
  后周立朝后三年,李太后突然去世,死因不明。
  又过三日,太平宫突发大火,死伤甚重。
  “先朝的宫中密档,战乱之时遗失大半,事件真相已不可考。据残缺的档案记载,可窥见一二蛛丝马迹。我们推测,是郭威突然下手害了那位李太后,又恐被人发现痕迹,将太平宫中人灭口。”
  “之前都相安无事,这位皇帝为何要突然对太后下手?”
  “他在一年后也去世了。也许是在为继位的世宗扫除障碍吧。”
  再说下去,就要说到他们赵家的老祖宗以同样的方式起兵造反,夺了后周的江山,都都知遂停下不语。
  有点尴尬。
  真珠转而向官家问,“当年国师,为何不超度太平宫中群鬼?”
  “国师曾言,那些鬼已成为地灵,不比那些因执念而不肯升天的怨鬼,无法超度,只能灭除。只是上天有好生之德,若轮先来后到,原是我们占了她们的地盘,她们又没什么大的害处,便留下好了。”
  “不过如今,也出了三条人命。虽不是她们有意害人,也不好留了。”官家说道。
  “三位法师都是国师一脉弟子,不好出手,真珠你可有什么法子?”
  真珠低头再仔细看了一遍供状,沉思一会,抬头,“那我便先试试。”
  “那个小福,会被如何处置?”
  都都知开口道:“他违反宫禁,自然是死路一条。”
  他警惕的看向真珠,“长平道长,不会打算为他求情吧。宫规森严,关系官家安危,怎可放过。”
  真珠一笑,“朝廷自有法度,我已是方外之人,怎敢指手画脚?只是解决太平宫之事,我有些事要确认,想借他一用。”
  夕阳西下时,小福被带到真珠面前。
  已被好好梳洗过,穿着青色的圆领内侍服,脸上肿胀的青淤盖了大半边脸,右眼只能眯成一条缝,偶尔露出的皮肤上,可见被刑讯过的痕迹。
  “参见长平道长。”他结结巴巴的跪倒在地。
  “今夜,我会与你一起去太平宫。”真珠说。
  “啊?”
  “我想试试你说的那些人的手艺,我蒙官家恩旨,位比郡主,今夜,还请你称呼我为郡主。”
  “是。小人遵命。”
  小福居住的院中只留他们两人。
  真珠重做俗家装扮,头戴金丝攒珠小花冠,左右一对茑萝花流苏簪,身穿烟灰色牡丹花罗薄衫,下系双蝶裙,富贵无双,品貌风流。
  小福立在她身后。
  静静地看着弯月东升。
  他忽然鼓足勇气,低声问道:“小人事后会被如何处置呢?”
  真珠没有回头。
  “你自己应该知道吧。”
  “……是。”他的声音低落了下去,“殿头一再教导我们,要守宫规,我就是太馋了……这样,也好,反正也没什么人记挂我。我还能跟张掌膳她们好好道个别。”
  “前两天还累得她担心出宫来寻我。看着她吃力的走动,我曾经心里想过,就算她们会害我,我也得出门见她们。不过因为我实在太胆小,所以还是放弃了。”
  “对了,您要如何处置张掌膳她们?她们都是好人——好鬼。那三个人不该吃了鬼的食物才死的,不是故意害人。您会超度她们吗?让她们投胎去?”
  “她们已经成了地灵,无法直接超度。应该是当年死得太突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死亡的事造成的。现在即使告诉她们,第二天她们也会忘记的,依旧徘徊在故地。”
  “那也太可怜了吧,就没什么方法能帮助她们吗?”小福露出哀求的目光。
  “我不会灭除她们的,或许……”真珠话中有未尽之意,突然转道:“来了。”
  果然,不远处响起了那独有节奏拖着腿走路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