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平安京夜话 > 第二十七章 宫中逢鬼事二

第二十七章 宫中逢鬼事二


  宫人闻言停下脚步,“我便知不能搭理你们这帮小子,得寸进尺的,一沾上就甩不脱手。说吧,什么事,宫中不能说的太多,我可不一定能答你。”
  “就是,我听人说我们这皇宫中有十大不可思议的怪谈什么的,清凉殿后面的小池塘有女鬼洗澡什么的……是不是真的啊?”
  “呸!”宫人啐了他一口,“小小年纪不学好,整日里想着这些!”
  “宫中天子在堂,三位法师坐镇,哪里会闹什么鬼,都是那起子闲人乱传出来的。池塘女鬼洗澡的传说,我倒是正好知道,是当年清凉殿的某个宫女,因夏夜太热,她自家身份低微没分到水洗头,就偷偷自个乘深夜无人的时候到池塘边洗洗,谁知正好被某个小黄门碰到了,就传出这怪话来。”
  “还说光着身子呢,想得倒美!”
  小福不好意思的抿着嘴笑。
  “不过,宫中有许多禁地是不准进入的,各有前因,你也别细问,守着规矩才能保命。”宫人正色对他说道。
  小福深深唱了个大喏,“多谢姐姐肯费心指点我,我一定记着。”
  宫人走后,小福喃喃道:“原来是假的啊。”
  他摸了摸怀中硬硬实实的绿豆,眼睛越来越亮。
  深夜,同屋的人都睡着了,四下静谧,偶尔有翻身,挠痒之类悉悉索索的声音。
  小福翻身下床,拎了鞋子,赤着脚悄悄出了门。
  偏殿放打扫工具的杂物间里,提上白天藏过的一包东西。
  里面有一口小锅,一个勺子,一纸包白糖,一合绿豆,和一捆柴火。
  他出了崇化殿,躲躲闪闪的朝太平宫行去。
  小福有一个完美的计划。
  深夜在太平宫里自家煮绿豆粥吃。
  太平宫离崇化殿不远,巡逻的守卫很少到这边。
  他想吃绿豆粥,熬得稀烂粘稠的绿豆,放足糖,甜甜的,可以肆意吃到饱。
  太平宫无人敢靠近,即便发现有煮食的火光,多半也会误以为见鬼,不会有人查看。
  只要在天亮之前收拾好回去就成了。
  他紧张地一边查看一边走,居然很顺利就到了太平宫。
  偷偷推开大门一点缝隙,轻巧的挤了过去。
  此时黑暗又静谧,连虫叫的声音都没有。
  明月当空,月光中显出太平宫的原貌,偌大的宫殿默默伫立,两旁树木花草茂盛,修建齐整。
  可是,完全没有被烧过的样子。
  果然那些闲谈鬼话是骗人的嘛。
  小福安心下来。不过还是不敢走得太进去,就靠着宫墙寻了处平整的地方,架好柴火,又溜出去找地方接了锅水,回来生火,把绿豆放进锅里,慢慢熬煮。
  一边看着火,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
  过了许久,仍未被人发觉,也无卫队巡逻经过。
  小福胆子大了许多。
  空气中渐渐有了绿豆香气,他贪婪的闻了一闻,不住的吞咽口水,耐心的等待。
  约么快有半个时辰吧,带来的柴火都快烧完了,可是他煮的绿豆粥不知哪里不对,舀出来一看,还是豆子归豆子,水归水,吃了几粒,半生不熟,和他印象中喝到过的完全不同。
  小福大失所望。
  “是哪里出错了?”他有些焦急,喃喃说道。
  头顶上忽然传来女人声音:“你是哪处的小鬼?居然敢偷跑到太平宫来煮东西吃?简直是翻天了!”
  随即右耳朵一痛,是被那女人揪住,将他从地上扯了起来。
  “哎哟哎哟,好痛啊!”
  当年他娘在世的时候,也喜欢这么揪他耳朵,霎时间他居然没有害怕,而是涌上一种怀念又安心的感觉。
  那人撤了手。
  火光摇曳中,瞧见她发上戴着橙黄包髻,体型颇为壮硕,年约四十左右。
  身上衣服用银索襻膊捆住,看打扮是做厨娘的。
  她容貌普通,脸上圆润红光满面,声音洪亮,“半夜居然跑这里烧火,跟我去见管事的说去。”
  说着就过来拉他。
  一摸他手,瘦骨嶙峋,瞧他皮包骨头的饥饿像,一时倒没说话。
  小福生怕被逮了去,连忙跪在地上抱着她腿求饶,“我再不敢了。实在是馋得慌,好容易得了一点生绿豆,想自己煮着吃,没想到惊扰了大娘,若让上头知道了,小的难逃一死,求大娘救命。”
  这位厨娘松了手,鄙夷地看了一眼锅中他煮的东西,“这么老的绿豆还这样煮,真是糟践东西,白烧了柴火,快端过来,跟着我走。”
  小福见她朝太平宫里走,不知是不是去告发自己,心下惴惴不安。
  厨娘回过头来,一瞪眼,“愣着干什么啊,还不快点跟上。”
  小福被吓一跳,只得依言端上那锅绿豆跟上。因为太烫,还用袖子裹着提梁拎着的。
  有些奇怪。
  随着他们朝宫殿里行去,里面也亮起灯火来。
  等到站到大殿门口,宫女在其中来往行事,与其他宫殿也没什么不同。
  小福心想:“原来有人住在太平宫里啊。”
  厨娘带着他从侧门出去,到了偏殿,又过了一道门,里面一排房子,门口牌上挂着“内厨”二字。
  房里更是灯火通明。
  十几个和先前大娘一般打扮的女人在里面忙活。案板上堆着洗得干干净净、切得整整齐齐的食材,用一个个的碟子装着。四个灶台都燃着,有两个上面放了蒸笼,冒出丝丝白气,另两个空着。
  有些人在洗碗,有些人在揉面,还有些人在择菜洗菜。
  见到他们进来,俱停下了动作,都瞧过来。
  有人惊喜的摸着小福说道:“这位是来传旨的小内侍么?哪位贵人想要什么吃?”
  先前的厨娘摇摇头,“不过是个自己躲起来偷煮东西的小鬼罢了。被我发现抓过来的。”
  那人就失望地说道:“唉,很久没人叫东西了,莫非我们的手艺被嫌弃了不成?先前皇子不是最爱我炸的笑靥儿,几乎每隔一天都要叫一次,如今居然不来了。”
  “别说是皇子,如今老太后薨了,我们这局人都没个使用,只怕要裁了去。”
  “别说,新皇听说节俭得很,说不定就将我们赶出宫去了。”
  见不是宫中来人,她们便回去做自己的事,口里也没耽误聊天。
  小福心里在犯嘀咕,不知是哪位老太后薨了,为何没听见消息?宫中如何没有按制服丧?
  那厨娘将小福手里的锅子接过来,对他说道:“煮绿豆,原本得先用冷水泡几个时辰,才能煮得开花,你这般煮过,只有换了水重新再煮才行。”
  说罢倒出锅里的旧水用个海碗装了,重新从缸里舀了两勺凉水,放在一个灶台上去煮。
  又将海碗递给他道:“这生绿豆水下火的,对你头上疖子有好处,你先喝着,再等粥熟。”
  小福乖乖的捧了那碗喝水,他人小,碗大,倒象整个头都要埋进去了,让人又好笑又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