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星辰之主 > 第八百一十二章 试极限 上

第八百一十二章 试极限 上


  见面后的讨论,没有开好头。幸好蓝镞教授、允泊校官都能从中转圜,而且靖冥机关这里,确实是压力巨大,有求于人,罔轸校官就尝试进行更深层的沟通:
  “我们也知道‘混沌炮计划’里面存在的问题,特别是你的‘魔符’,作为一个纯粹的幻想种,使用者会非常危险。这确实有违规操作的嫌疑,并有对应的风险,如果你担心这一点……”
  “我并不担心。”罗南摇摇头,双层装甲和中间的肌膜血肉发出低哑的鸣响,“虽然是违规操作,但是行为人在大家全面监控之下,风险是可控的。前提是不能在遍布‘孽梦种子’的环境中,轻率操作。因为我们不知道,个体的感染‘拼接’在一起时,会是什么个情况,会不会拼出一个要命的梦境——那个层面的规则,掌握在对面手中。”
  允泊扭头看罗南一眼,莫名觉得包含“拼接”这个词儿的前后言语,有些熟悉。
  他脑子转了一圈儿,就想到:是公申芒校官。
  前几天说到“火神-5型”在地幔区域给敌方造成的困扰时,大概就是这个调调。
  散落的“火神-5型”基本确定是没有重新整合筑巢的能耐了,所以现阶段都屿校官他们的任务,就是不断往里面补充新的、各种版本的“火神蚁”,继续给敌方造成困扰;同时也是做一场大型实地试验,看能否通过加大数量,并利用“啮空菌”广泛联系和屈从性,完成一次“超构形理论”所描述的“跃升”。
  然而之所以说是“试验”,就证明并没有太大把握。
  可“孽梦种子”这里,就不一样了。
  过往数个千年的无数次惨烈事件证明,“梦神孽”具有大范围催化“孽梦种子”,并整合利用,变化万千的能耐。
  某种意义上,“孽梦种子”就等于是天渊帝国这边的“干涉节点”,都是方便拥有者发挥全部力量的“工具”。而最可怕的是,它积攒扩散到了一定规模,是真的可以自动“进阶”的……
  谁也不想正常搞着“消杀”,突然与“梦神孽”来个脸贴脸。
  那就真是噩梦了。
  允泊和罗南是有过深入交流的,当然能明白罗南的意思。不过考虑到今天不太美好的开头,就想开口,帮罗南解释一下。
  罗南却没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道:“所以我的想法是,我在这里进行试验性操作,你们盯着,不要搞什么突然袭击,而是先做几次试验,看一看‘对面’的反应,再去考虑是否开展后续的行动……这应该是技术性建议。”
  小范围会议上,靖冥机关派驻负责人与前委一局执行处专家充分交换了意见,对专家的专业性建议表示尊重,并约定就有关技术问题展开进一步协商。
  嗯,不管怎么样,罔轸校官最后离开临时实验室的时候,情绪尚属可控。
  蓝镞教授则没有和她一起,而是笑着对罗南讲:“听说你在‘二十七意’上有纯大君指点,颇有收获,怎样,去聊聊?”
  “啊,当然。”
  说罢,罗南才想起扭头看允泊,后者并没有意见,只道:“你去就行,我和时繁师姐再看看生产线运转情况,察库士官长,你帮我们沟通一下‘蜗牛’,蒙莘尉官,刚刚这一轮产品……”
  于是,罗南就和蓝镞教授一起往外走,随口说起“二十七意”的事。
  第三加工中心和医务部门同在内层区域,距离并不太远,罗南理解的“大通意”和“见我意”又是格外注重历史知识和感知细节,都不是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的,直到蓝镞教授的办公室,其实也没有说得多么通透。
  蓝镞教授并不在意,他找罗南并不是真要再学什么“大通意”“见我意”,罗南也知道这一点。
  和外面忙碌状态的向侪医官等人打个招呼,罗南进入蓝镞教授的办公室。这里仍然是一贯的简单,两把悬空椅,配套的悬浮茶几,边角处一具睡袋,仅此而已。
  蓝镞教授已经迫不及待地卸去了外层的动力装甲,坐上蛋壳装的悬空椅,半个身子缩在里面,只有两条腿在外面晃荡,呻吟叹息起来。
  这段时间,他确实是累坏了。
  只是他这种老帅哥,就算如此,也是很有范儿的。
  他也不忘招呼罗南:“坐,坐下聊。”
  “我现在要卸装甲,有点儿麻烦。”罗南笑着回应。
  虽是这么说,他还是断开了备用能源节与肌膜结构的连接,让铺开在体表以及装甲夹层处的人造血肉组织逐渐萎缩,直到收拢完成,才又脱卸外围的动力装甲,依旧让它还愿成“钢椅”的模样。
  此后就和上回在这里“谈心谈话”的情形差不多了。
  罗南也坐上了“悬空椅”,和蓝镞教授同时悬浮绕转,好似一个双星系统。
  “确实麻烦。”
  蓝镞教授虽非战斗人员,多年来的战场见识还是有的,立刻就分辨出来:“是人造黄金细胞的‘体验方案’吧?带‘图景’吗?”
  “有的,但最基础的还没有弄熟呢,炉体也需要再调试。”
  罗南主动提及了“生化反应炉”。能够让罗南提前获得“本命熔炉”“天人图景”体验的方案,核心就是建立在他拥有的那个“爵士级内殖基础型生化反应炉”基础上。
  然而以前在“测验时空”,罗南其实挺排斥将这个玩意儿现于人前的。
  因为它很有可能包含了这个时空节点尚未具备的某种“未来科技”,会导致不必要的麻烦;另外就是哪怕在这儿借用天渊帝国的资源修好了,也只是“虚拟成果”,根本带不回去的。
  可这时候,罗南的思想又有了些微妙变化。
  他不再遮遮掩掩,不只和蓝镞教授这位“外行人”讲,也主动和允泊、时繁他们商量如何进行妥当处置,要是能修补一下就最好不过。
  不过,两位造物学派的精英,意思却是出奇的一致:先不要有大动作。
  这种非量产型的仿生类装备,又是搞细胞分化、仿生武装,全靠使用者的个人能量支撑。真要是修理完备,就需要有大量资源往里填,罗南现在没有这个资本不说,就是修好以后,支撑“完全体”的高要求,罗南多半也未必能够支撑。
  否则何必限定到“爵士级”?不说给每个士兵配一部,为校官、尉官普及了不好么?
  事实就是,现阶段像允泊这样级别的校官,配备次一等“生化反应炉”的也不超过30%,主要原因就是要考虑到个人习惯和战术战法。
  允泊和时繁校官都认为:现在这种“破破烂烂”的低功耗状态,恰是比较理想的,他们也商量着进行了一些优化,罗南也厚着脸皮将相应的图纸都转到内宇宙模拟器中,想着回到地球本地时空后,都要做起来。
  罗南就将这些事儿,信口讲给蓝镞教授,当然排除掉“地球本地时空”的元素。
  他们从“二十七意”聊到“生化反应炉”,并没有进入本次到“长缨号”上的主题,确实是闲聊的意思。
  只是,罗南知道,这种“聊天”终究还是会进入到更现实的层面。
  不出所料,蓝镞教授忽然就问了句:“感觉你有点儿纠结啊。”
  “啊?”
  “一方面对计划谨慎小心,生怕出问题;另一方面要进行试验式操作,明知道冒着风险,还是自靠奋勇,很有些激进的意思……嗯,这样看来也不算纠结,好像是对一些既定思路自信心不太够,想在其他地方找补,或者再进一步验证?”
  罗南一时愕然。
  蓝镞教授就知道他猜对了,于是继续往下猜:“是在一局执行处受打击了?骤然进入精英部门,确实会有落差……”
  这回罗南就摇头:“没有这回事儿。”
  打击是被打击了,但打击他的不是执行处,而是纯大君。
  确切地说,是大君级别的眼界和思维。
  “火神系列”项目虽然还在继续,但应用的初衷已经改变,等于是失败了一大半。其原因虽是罗南对“啮空菌”习性未能尽知,可说到底还是低估了大君对于这一方世界的感知和掌控能力。
  所以,他对自己提出来的“魔符搭配混沌炮”方案,信心也缺失了——大君的眼界和思维,与普通人真的不一样,弄不好就是一个班门弄斧,尤其是在他们最擅长的规则领域。
  罗南没有隐瞒这份想法,也没必要隐瞒,坦坦荡荡对蓝镞教授讲了。
  后者想了想,问了句:“这个计划,你们一局也好,靖冥机关也罢,都应该向纯大君报告过了。”
  “那是自然。”
  “既然报告了,纯大君也认可了?”
  “是。”
  “那不就行了,我们只是按照纯大君的指示来进行工作。他认可了,就证明应该是有一定作用,最起码是能够搅动局面的……罗南尉官,有件事你该知道的。”
  “哪个?”
  “何止是大君,便是各局主要领导,或者主持全面工作的方树校官这样的人,掌握的信息也要超过我们很多,考虑的要比我们全面,我们不能拿着受限的信息,去担负无限的责任,轮不到的,也不能去卡位……说来说去,在这种战场上,我们只是大君强者互相递出的矛,唔,也没那么锋利,可能就是战场上打出来的照明弹而已,这位定位一定要清晰。”
  这言语,好似发自一位八面玲珑的老官僚。
  罗南却不能忽视这份意见,微微颔首。
  蓝镞教授见罗南受教,笑了笑,可很快又是摇头:“总觉得,你还有点儿什么。”
  罗南微怔。
  蓝镞教授又问他:“你对‘混沌炮计划’没信心,等到实际操作了,却是积极主动,是想要证明些什么呢?”
  罗南咧咧嘴,没有说话。
  他总不能说:我还在担心另一个大君,想证明……想试探他的诚意。
  虽然是“前大君”,且“现在”还不是大君。
  对的,就是那个梁庐,以那位曾经的眼界和见识,设计的“天渊镜像系统”真的就那么简单?
  罗南知道,暂时他必须和梁庐“统一战线”,不能互相拆台。
  可是,这不代表他只能闷头跑剧情,任由梁庐安排。
  正如他之前所想:罗南觉得时不我待,梁庐又何尝成竹在胸了?
  罗中衡先生在为自家儿子谋划前程的时候,也要规划一条“闭锁路线”,留足余量,以防意外。
  梁庐心中思虑只有更多,他就没有留余量么?
  罗南就想着在“测验时空”这边再大胆一些。
  多接触高层级的信息,接触高层级的力量,做出力所能及的刺激,尝试主动“挑逗”系统的耐心。
  是的,他想看一看,梁庐设计的“天渊镜像系统”,是不是希望他始终沿着“剧情线”往下走。
  如果是,面对一个随时可能脱轨的局面,是无视常理继续“演”下去呢,还是有劳“系统”打几个补丁?
  若真如此,“真实”可能便在其中了。
  「这几天事情实在多,今天就保底一更了,明天是否双更也不确定,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