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妖间令 > 后会有期

  月华如水,映衬着温阑商面庞上的那一抹羞涩微笑,他一时竟无从应对谢瑶的热情,只得在片刻沉吟后,轻轻启唇:“谢姑娘的深情厚谊,我心领之。只是,我俩之间尚处于初识阶段,情愫尚且浅薄,恐难以承受现实的考验。”
  谢瑶身姿轻盈,狡黠地一拳轻擂在他肩头,笑声如铃:“好啦好啦,逗你玩儿呢!”言罢,眼中闪烁着愉悦的光芒。
  温阑商被她逗乐,俊逸的面容上浮现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儒雅气质,他手持长剑,翩然一揖:“若无他事,温某就此告辞。”言谈举止间,尽显风度。
  谢瑶眼波流转,流露出一丝挽留之意:“我虽无他问,却万分希望你能留下。然而……”她话语间,那份淡淡的不舍悄然弥漫。
  温阑商温声安慰:“山水总相逢,待那时,姑娘只需凭借我赠予的面具,即可与我再续前缘。”语毕,他身着一袭皎洁白袍,翩翩转身,一头银丝在微风中轻轻舞动,渐行渐远,直至身影完全融入朦胧夜色,消逝无痕。
  谢瑶久久凝视着他离去的方向,眼帘低垂,思绪万千,恍惚间仿佛失去了时间的概念。片刻后,她自我调侃地轻叹:“既如此决绝,我又何必再作牵绊。”言语中,既有无奈,亦夹杂着一丝自嘲。
  她转身迈向喧闹的市井,径直走向那家不久前无意间取走糖葫芦的小铺,将手中甜品归还原处。谢瑶咂嘴摇头,颇有感悟地说:“人活于世,行事还是光明磊落为好。”言毕,她再度望向那串熟悉的糖葫芦,脑海中回荡起与温阑商的交谈,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由衷的喜悦。她深感自身的蜕变,更为重要的是,引领她步入这番新境地的,正是那位令她心生默契、畅谈甚欢的温阑商。这份双重欣喜如同春花绽放,瞬间点亮她的眼眸。谢瑶轻轻拍了拍脑门,心中懊悔不已,暗自思忖:"若当时记忆犹新,或许他不会如此离去!罢了,罢了,我还是去探望那顽皮不羁的弟弟,看看他现今状况如何吧!"
  半日过后,谢瑶着一绿袖上衣配以白裙,衣领对襟,裙腰高悬,翩翩亮相于不夜之城。此城繁华昌盛,人流如织,乃是众多富商巨贾汇集之地。
  谢瑶出自这其中一家,生于谢府,自幼享用锦衣玉食,备受尊崇,故有时性格乖张,然行事仍大体光明磊落。
  谢瑶的弟弟谢淮便是这不夜城赫赫有名的风流公子,他若敢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谢瑶现在自是站在青楼之下,准备进去找他那满身风流债的弟弟。
  谢瑶步入这青楼之中,左顾右盼之间看到了邀客的老鸨,询声问道:"你可知我弟,谢淮,现在是在…哪间房啊。"谢瑶颇显局促,羞涩之中略带窘迫地说道。
  "呃…这个啊,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在四号厢房。"
  "谢谢啊!"
  "唉,不用客气啦,瑶姑娘!"
  谢瑶拾级而上,来到四号厢房。四号厢房大敞,与谢淮同处一室并非是女子,洽洽相反,而是一位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