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男神们怎么都变成万人迷的舔狗啦 > 第一章:我要自首

第一章:我要自首


  H国郊区
  一栋别墅坐落于半山腰的位置,后面靠着山,修建了一个巨大的园林,别墅前又靠着水,占尽了地利,可见别墅主人的讲究。
  H国近几日来多处降雨,郊区这里连着快下了一个星期了,整栋别墅一直处在雾蒙蒙的环境中,往日磅礴大气的别墅庄园瞧着多了阴森森的感觉。
  别墅里的佣人在这一个星期以来,一直提着心做事,不敢出半点差错。
  这别墅的女主人极其讨厌下雨的天气,一到下雨天,就疯狂发脾气,酗酒,喝嗨了,还要摔家中的东西,到处发疯。
  一辆黑色迈巴赫在雨夜之中低调开往别墅,庄园外的保安见是主人家的车,丝毫不敢耽搁,连忙放行。
  迈巴赫停在了别墅前,管家早早等在了别墅外,见车停好,举着伞为里面的人开车门,车里的男人吩咐司机在原地等着,就自行下了车。
  男人大约一米八五的样子,年龄瞧着有三十多岁,一身深蓝色西装,穿着他身上有说不出的矜贵之感,但他此刻,眉宇间都是郁气,给人一股肃杀的气息,让人不敢在他面前大声说半句话。
  “人呢?”男人低沉着声音问道。
  管家听着男人不好的语气,愈发的恭敬道:“在楼上没下来,好像是喝醉了。”
  “被打伤的人,拿钱好好安抚,让人签下协议,遇到安抚不了的,就按老规矩办。”
  话说到一半,男人就已经进了别墅大厅,说到最后一句时,侧头看了管家一眼。
  我这就下去安排!”
  管家并未跟着男人上楼,将钥匙交给男人,转身去安排男人吩咐的事,别墅里的佣人见男人回来,更加小心做事,别墅中的气氛添了些压抑。
  男人边上楼边扯松衣领处,又脱下西装外套,解开袖处的扣子,向上卷了几圈。到了一间房门前,他轻抬起手敲了几下门。
  “裕珍。”语气中含着些冷冽但依然听得出里面的几丝温柔。
  “......”房间里未传出声音,只听到了一丝细微的碰撞声。
  男人没有再犹豫,拿出管家给的钥匙,打开了房门。
  房间里一片漆黑,整个屋子都透着一股浓厚的酒气,男人蹙眉,他是极讨厌酗酒的,但担心里面的人,他的不适暂时被情感占据了位置。
  他将屋中的灯打开的一瞬间,一个空酒瓶砸了过来,男人反应及时,向旁边退了一步,瓶子堪堪砸在男人的脚下,但凡他再慢一步,瓶子就砸在了他的头上,可见砸的人是狠了心的。
  “滚出去!”
  男人望过去,徐裕珍跪坐在床边,穿着白色睡裙,睡裙上已沾上不少的酒渍,远远看去倒像是在一块白色画布上作的一幅色彩鲜艳的画,她恶狠狠的盯着男人,周围全是喝空的酒瓶,旁边还有一支针管。
  男人见到这一幕,震惊了一瞬,片刻冷静下来,沉稳的向徐裕珍走去,将地上的针管踢到了一边,动作轻柔的抱住了她。
  我回来了,裕珍。”
  徐裕珍在男人的怀抱下,没了之前的凶厉,渐渐冷静下来,颇为委屈的说道:
  “那些贱人不让我上课。”
  男人知道她又发病了,抚摸着她的后脑勺,温柔道:“已经帮你报了仇了,她们以后不会出现在你眼前。”
  徐裕珍听到他的安慰笑了,然后犹疑道:“你不会怪我吧?”
  男人轻笑一声,两只手捧着她的脸颊,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低沉着声音说道:
  “怎么会?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帮你的。”
  徐裕珍似是被这句话感动到了,眼眶中多了些水雾。她的长相本就是偏清冷明艳挂的,此刻眼泪欲落不落的样子,让整个人看着极为楚楚动人。
  男人被她这副样子深深吸引住了,慢慢俯下身子,准备吻她。徐裕珍见状,嘴角向上,缓缓说道:
  “那就好......”
  男人没仔细听,只顾着眼前的一抹鲜红,继续靠近着他的渴望。
  但同一瞬间,他听到了剧烈的砰砰的两声,后脑勺感受到尖锐的疼痛,他来不及向后看,最后一眼只看到徐裕珍脸上的笑容,随着他的倒地,嘴角向上的幅度越来越大。
  他心中隐约明白了什么,那颗心被酸涩立即包围了起来,眼眶处尤为严重,他内心充满不甘,很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再也没有机会,只能缓慢闭上眼,眼眶处多了些湿润。
  徐裕珍因着面前男人被砸,脸上多了几滴血。此刻的她远没有刚才的楚楚动人,整个人透着一股冷冰冰,看着这一切,眼中全是淡漠,配着脸上的血迹,像地狱来的恶鬼。
  一只手递了块帕子到她面前,她抬头望去,眼中的淡漠少了许多,抿唇笑道:“还是忍不住动手呢?”
  站在徐裕珍面前的是个穿黑色西装年轻男人,长相与地上躺着的男人有七八分像,脸却比那男人要更为精致年轻些,他的气质与徐裕珍很相似,都给人冷冷淡淡,拒人千里的感觉,但他的眼神比徐裕珍还要淡漠,看人就像看地上苦苦挣扎的蝼蚁,不屑与厌烦。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男人见她没有伸手接过手帕,在她面前单膝下跪,为她细细擦去脸上的血污。
  “是,但还不止......”徐裕珍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
  男人低头轻笑了一声,听不清里面的情绪。良久,才抬头看着她,眼中不再全是淡漠,而是多了心疼,他的手抚上徐裕珍的一侧脸颊。
  “回头吧......”
  “回头?不巧,我已经录了视频了。”徐裕珍毫不在意男人的话,笑着将头偏向一边,示意他看床头柜子处藏在花中的一个小型摄像头。
  “看来辜负你的期望了。”徐裕珍语气中带着无奈和惋惜,但她面上的表情却和她的语气截然相反,脸上展现出的是对接下来的事的无限期待。
  男人没有像她预想的那样生气怒骂她,反而是抱住了她,在她耳边低语,声音有些嘶哑。
  好好过以后的生活吧,将所有的都忘掉。”
  没有愤怒。
  没有质问。
  没有大吵大闹。
  有的只是男人的妥协和祝福。
  他的语气就好像是这所有的一切只是孩子的恶作剧一样。
  徐裕珍被他这样的态度刺激到般,突然神经质起来,一把将他推开,用尽全力甩了他一巴掌,怒吼道:“别在我面前说这么恶心的话!”
  随后她又痴痴的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跟疯子没有两样。男人的左侧脸颊有鲜红的巴掌印,半边脸都是麻的,他恍若未觉,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按了几个数字,等对面接通了一段时间后,他才缓慢而坚定的开口说话。
  “我要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