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三分野 > 第二章
她跟徐燕时的孽缘不是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的,当初发生小树林那件事她承认她有错在先,是她威逼利诱把人骗去小树林,但她绝对没做对不起封俊的事,他俩是清白的。她当时忍辱负重跟老师承认他俩早恋也是为了他的前途着想,没想到,他非但不领情,还说她脸皮厚如城墙,不要的话可以贡献给国家拿去研究新型防弹衣一定会有收获的。
  徐燕时骂她不要脸,傻子都听出来了。这是原话,向园一字不差记了十几年,可见有多讨厌他。
  想到当时那森冷的语气,向园后背一凉,默默地把卫衣帽上的蝴蝶结打成了死结——绝对,不能被他认出来。
  
  谁料,后座上有人发出三声震耳欲聋、响破车顶的哀嚎:“啊啊啊——!”
  向园正在打死结的手,吓得一抖。
  徐燕时原本盯着窗外的视线也被他给吼回来了,向园抬头看后视镜,他大喇喇敞腿靠在椅背上,斜睨着一旁的高冷,一脸“你有事吗”的很不耐烦表情。
  矮个男人叫高冷,一个跟本人背道而驰的名字。
  
  高冷哭丧着脸:“我才出国一周,女神Ashers就宣布退圈了!微博也关了,以后看不了她的直播了……呜呜呜呜太难过了,你请我吃宵夜吧?”
  
  Ashers?
  向园勾勾嘴角,心情总算亮敞了些,慢悠悠地打回优雅的蝴蝶结,佯装若无其事地低头刷手机,由衷感叹,粉丝太多,她得反省反省。
  她又用余光瞥了眼徐燕时——小样,你也有被我迷倒的一天。
  完蛋,她又有回归的冲动了。
  冷静。
  
  “不请。”
  这男人真是把冷酷无情发挥到极致,向园忍不住想笑,听到下一句,她又笑不出来了,因为徐燕时非常不友好地推了推鼻梁上薄薄的眼镜说:“她每次直播都开变声器有什么好看的,徐成礼每次都以为你在看一只会说话的老母鸡在线表演敲键盘作业都不肯写了。”
  ……
  向园难以置信地倏然抬头,目光透过帽缝看向后视镜里,牢牢锁定那俩。
  卫衣帽下的整张脸,僵硬地像一块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巧克力。
  她再次劝自己冷静。
  下了车你们就不会再见了。
  原谅他。
  
  说实话,高冷知道这畜生不看直播也不玩游戏,活的跟庙里的菩萨似的,刚想跟他开杠。结果向园猝不及防地抬头把他给吓得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毕竟一个脑袋全包、看不清脸,黑洞洞的帽缝里也看不见任何皮肉,就像一个外星人一样的人坐在前面突然对你展开死亡凝视,后背不凉心里不发毛那是不可能的。
  直到向园重新低下头。高冷才哆哆嗦嗦地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怎么能YY我女神的声音呢,我本来还以为你是正经人,你太猥琐了!”
  他一边说,一边还拿小拳拳锤了下徐燕时的胸口。徐燕时懒得搭理他,直接把他的手挡开,眼皮都懒得掀视线仍落在窗外,耸了耸被高冷扯得乱七八糟的外套,眼神轻轻一佻,表示不想跟你扯蛋,滚回去看你的小猪佩奇。
  
  出发前,高冷在ipad上下载了小猪佩奇,原意是给徐成礼看,徐成礼哪肯看。高冷不想浪费,岂料隔壁座位上的三岁小孩目光垂涎地盯着他看,于是两人就在飞机上亲亲密密地看了三小时。
  
  安静片刻。
  向园听见高冷回过神又问:“你刚刚为什么拿中指推眼镜?鄙视谁呢?”
  
  “……”
  真是个敏感又善于捕捉蛛丝马迹的男人。
  
  徐燕时仍是懒懒散散地靠着后座椅,半死不活地说:“你回去问下你爷爷,为什么用中指摁手机,是食指不够细,还是大拇指不够长?”
  高冷:“……”
  
  车里静了半晌,高冷劈哩叭啦摁了一串手机后,把手机揣回兜里,哼哼唧唧地说了句:“我已经把刚才你说Ashers是老母鸡的事儿发微博了!马上就会有脑残粉来攻击你。”
  
  高冷也就这么一说,他微博几乎没什么粉丝,阅读量个位数,完全不担心会有人看见。徐燕时完全不搭理他,反正他也不玩微博和游戏。
  倒也不是彻底杜绝,微博他也有,高冷也关注了,不过基本上没发过什么内容,他是连朋友圈都不怎么发的人,游戏倒是真的没见他打过,高冷嘲笑他拥有高智商大脑却是个手残,老天爷还是公平的。
  不像他,长得虽然抱歉了点,好歹拥有了‘上帝之手’。
  高冷喋喋不休:“你别小看了这些粉丝,Ashers的粉丝真的疯狂,我记得当初有个男粉为了追她,礼物直播刷了几百万。你猜她怎么着?”
  徐燕时递过来不感兴趣的一眼。
  高冷无视,继续说:“人第二天就把这几百万全捐了,还晒了捐款记录,发微博说,不用给我刷礼物,不缺钱。”
  徐燕时又递过来一眼。
  高冷笑嘻嘻地去勾他的肩:“听到是富婆,是不是心动了?”
  “没你这么缺钱。”徐燕时冷笑着扶眼镜,“下个月的钱记得准时还。”
  “别介……”
  
  向园当时发完那条微博,所有人都傻眼了。一个不打比赛直播也不要礼物的游戏主播居然说自己不缺钱,那时候大家是真信她之前说自己打游戏只是消遣的话了。
  
  高冷叹了口气:“哎,真不知道以后哪个男人能娶了Ashers,上辈子简直就是拯救了宇宙系列。不过咱们这么缺钱的男人就别想了,人家要找也不可能找我们的,这社会还是很现实的,有钱人得找更有钱的,谁也不想当扶贫户啊。”
  徐燕时终于转头看他,表情莫名诚恳:“你认真的样子,真的很……”
  “迷人?”
  “像天桥底下贴膜的王大爷。”
  “……”
  
  向园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在微博上搜关键词“Ashers母鸡”。
  更没想到的是,居然多到刷不完。她真是又气又想笑,最后还是强压下乱窜的火气精确了一下搜索关键词——“Ashers会说话的老母鸡”。
  居然真的搜到了,她顺藤摸瓜地找到了高冷的微博——@高冷是你大爷。
  
  “老大今天又毒舌了,他居然说我女神Ashers开直播的时候就像一只会说话的老母鸡在线表演敲键盘,大家别冲动,我已经拿小拳拳锤他了。”
  “老大到底是什么生物啊,为什么他解算法那么快啊!嫉妒的小火苗控制不住了。”
  “跟老大开会的时候,你只要观察他是用中指推眼镜还是食指推眼镜,就能知道他是否赞同你的idea。我可真是个机灵鬼。”
  这条下面还有人跟帖:“道理你都懂,可你还是无法获得老大认可。”高冷回了个加油的表情,“我总有一天会获得老大的认可的。”
  
  向园都有点心疼这孩子了。她正兴致勃勃地把高冷关注的人都找了一遍,结果司机忽然把车停在路边自己下了车。
  
  身后高冷脑中警铃大作,紧张兮兮地抱住一旁的冷漠男人:“我靠,不是遇上黑车了吧?我上回听老杨他们几个讲,拼车回来被司机宰了,停在半路不加钱就不肯走。没那么倒霉吧?”
  徐燕时嫌弃地把人扒拉下来,仍是那副死人脸:“那就走回去,天亮就能走到了。”
  高冷骂:“靠,你不考虑我也不考虑下小孩子好不好……”随后,他狐疑战兢地瞥了眼前面包得严严实实的向园,小声在徐燕时耳边嘀咕:“你说这个人把脸扎那么紧会不会跟司机是一伙的?”
  
  “可能是吧。”徐燕时终于不动声色地往她这边瞥了一眼。
  
  向园恶作剧心里顿生,罪恶的小火苗如烈火熊熊燃起,她猛地一转头,对着高冷,阴森森地笑了笑,虽然他看不见,但是演戏嘛,情绪得到位。她专业播音主持,各种声线信手拈来,以前没事的时候还给一些著名的广播剧作品配过音。除了书读不好,乱七八糟的事情她都干得有模有样的。
  “黑车?”向园压低嗓音,“你想多了。”
  高冷正要长舒一口气,又听她道:“我们是打劫的。”
  
  “打打打打打打……打劫??!!!”
  一声尖锐刺耳能划破黑夜却又后知后觉的尖叫。
  
  ——
  
  然而向园的“劫色”还没出口,四人就被赶下车了,司机说车爆胎,叫了救援,让他们自己再找车。
  向园打量了一下四周,黑漆漆一片,树木光秃,连片残枝败叶都没有,比她去年去甘肃的无人区还荒凉。她看了眼那个站在路边穿着冲锋衣的男人,表情恹恹,并不是很想下车。
  
  在司机的再三催促下,向园硬着头皮摸索着下了车。
  徐燕时他们已经叫到车了,高冷看见向园摸摸索索跟盲人学步似的下来,虽然这姑娘包着个头古古怪怪的,刚刚还吓自己,但谁让他是善良的小天使呢,随口问了句:“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这边不好叫车,多个人当是分摊车费了。”主要还是想找个人分摊车费。
  高冷问完,徐燕时没说话,低着头,单手在跟人发微信。修长的手指操作飞快,一幅事不关己的冷淡模样。向园想了想,反正就十几分钟路程。她抿着嘴,郑重地比了个OK的手势。
  
  “那先加个微信吧,等会你把车费转我就行了。”高冷调出自己的微信二维码,忙不迭解释:“别多想,我有女朋友,不是刻意搭讪,或者你有现金?”
  向园当然没有现金,她翻着白眼把微信加了。
  结果她忘了自己的微信名就是本名,高冷这个二愣子还对着手机确认了一遍,“叫向园是吧?”
  
  一旁低头玩手机的徐燕时,大约是觉得这名字耳熟吧,向园发现他先是心不在焉地抬头扫了眼高冷的手机,然后又下意识看了眼一旁的她。下一秒,极其冷淡地嗤笑一声,视线重新回到自己手机上。
  向园忍住锤爆他头的冲动,深吸一口气,三度劝自己要冷静。
  
  高冷听见她细微的吸气声:“怎么了?”
  “没事,帽子有点紧。”向园硬邦邦地说。
  高冷笑了下,“谁让你把脑袋包这么紧?怕我们是坏人啊?长得很好看吗?”
  向园悠悠地说:“比你好看点。”
  “那肯定也没我女神好看。”高冷哼唧。
  向园明知故问:“你女神谁啊?”
  “Ashers啊!人称在世妲己微波炉。”
  ?
  向园对自己这个绰号很陌生,自己好像并没有用过这种id?
  高冷悄悄凑到她耳边,“全服第一妲己,听说是个平胸,所以粉丝亲切地称她在世妲己微波炉。对了,你玩游戏么?”
  “不玩。”
  高冷忽然觉得寒风四起,这姑娘的声音怎么有点阴森森,莫名有点委屈,嘀咕了句:“不玩就不玩嘛,忽然凶什么。”
  “……”
  高冷又说:“我老大也不玩。简直不懂你们这种不玩游戏的人生有什么意思。说老实话,我老大这个长相当个游戏主播月收入过百万没问题吧?可惜他手残。”
  “真棒。”向园不自觉说出声。
  高冷听岔了,“你说什么?”
  向园:“我说他长那么帅,要再是个像你女神那样的电竞王,还让不让人活了。”顺带夸了一波自己。
  半晌后。
  高冷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若有所思地频频点头——
  “那看来Ashers真的是人妖没错了。”
  “……”
  滚吧。
  
  高冷真到一旁给女朋友发微信语音去了:“宝宝,我们快到了。”
  向园听见那边语音回:“徐燕时呢?”
  高冷佯装吃醋:“你怎么老问徐燕时?他死了。”
  一旁的男人仍是专注地盯着手机,头也没抬,闻言拿手推高冷的后脑勺,高冷早有察觉,贼兮兮地笑着躲,徐燕时不耐烦,一脚踹在他屁股上。然后重新扣上背帽看手机,屏幕的光打在他脸上,神情说不出的寡淡。
  
  微信那头的女人也暴躁了:“韦德那边的单子又退回来了!你上次出去的那批追踪器出了问题你知道吗!老娘给你擦屁股擦到现在。我功力有限,这个版本的型号早就已经停产了,老梁那边又把得严,这个型号的高精度板我上哪儿去找?徐燕时不是跟老梁那边熟嘛……让他问问有没有别的办法?”
  
  语音公放结束。
  高冷苦兮兮地像条哈巴狗似的看着徐燕时,后者终于从手机中分出点神,淡声:“让她把型号发过来。”
  “好嘞,”高冷变脸贼快,如释重负地立马打开手机微信,“宝宝,老大让发型号,他应该有路子。”
  那边回得也很快,“行。”
  半晌,又一条:“告诉徐燕时,这辈子他是没机会了,但下辈子请一定让我以身相许。”说完自己都笑得花枝烂颤。
  然而,高冷真的生气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想法,开玩笑可以,但这种没分寸玩笑再开一次咱俩完蛋。”高冷脸色难看地对着手机说。
  ……
  
  树风静立,荒凉萧条。
  向园背着个包安安静静立在一旁,双手插在卫衣口袋,仰着被卫衣帽紧紧扎着的脑袋,默默望着稀寥的星辰,啧啧叹息。
  她记得高中自己有次让封俊找他帮忙写篇英文检讨,封俊说他不会同意的,向园死活非要让他问问,结果没想到他还真的同意,当时电话里的口气也就刚才那样,冷淡带着点无奈:“让她拿过来。”
  
  所以——
  他怎么就那么喜欢对兄弟的女朋友‘下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