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野渡灰河 > 她符合我的标准

她符合我的标准


  
  虽然日军已经开展全面侵华,但是战火还没有烧到燕北,当地的政府还是国军一手操控,日军现在的后备军队不多他不敢引战,春田一看这军火原来是国军购置的,立马气红了脸。
  “八嘎亚路!敢欺骗大日本皇军!”春田一刀割了赵德全的脖子,鲜血飞溅,李玉娘的白色旗袍被染了一抹鲜红,她连忙后退,眼尾红彤彤的,一滴泪水滑落,瘦弱的身躯实在惹人想要呵护。顾淑青欲上前搀扶她春田又开了口:“原来是这样的一场误会,我差一点就轻信了这个奸人的话冤枉了各位,这个畜牲想挑拨大日本帝国同国民政府之间的友好关系,张桑,我已经替我们之间解决掉了这样一个共同的敌人,我想你能够理解我的做法对吧。”
  张野也被吓了一跳,他也听出了这其中的暗语,但他终究只是张正道的儿子,也没有资格与日本人针锋相对,他装作镇定:“当然,大佐,我想我们和您是同一种态度。”
  “哈哈哈,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很欣慰我们选择了你们这样一群朋友。不过,我看李小姐似乎有些过于单薄了,想必现在的收入不足以支撑她生活,不如这样,我做个主给李小姐安排一个好工作,我们大日本皇军向来体恤妇女,在燕南设置了一所专门给无业女性朋友提供工作维持生活的会所。我邀请李玉娘小姐加入我们的会所。那里的薪水要比你在各地表演来的多。”军火没有了但是李玉娘这般有着人间尤物长相,又能歌善舞的女人可不能放过,恰逢日军刚刚侵占燕南,刚好把她送到那所谓的光鲜亮丽的会所里作为贺礼,也能在长官面前邀个功。
  可这什么会所顾淑青一下就清楚了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说白了就是强迫女人的慰安所,是日本人为了减少强奸事件在当地的发生,以防止军队内性病的蔓延,通过提供性服务鼓舞日军战斗士气,补偿校正士兵在战场上受挫的心理,同时防止间谍的渗透而设置的一种惨无人道的场所。这日本人的野心不要太明显。
  “那恐怕大佐要失望了,因为,我的父亲已经在三日前向李女士发出了邀请,请她来我们家中做我的歌舞老师,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便是与李小姐签订雇佣契约的。刚才在台下我也见识到了李女士的实力,她的确比其他人更适合。我想大佐应该也不想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对吧。”
  “顾小姐家世显赫,为何会请一个舞女做老师?”
  “我们顾家虽然家世显赫,是这燕北有头有脸的商人,但是我们顾家从来不歧视任何一种职业,我们只看中雇佣者的实力。而李女士无论是从人品还是从实力上来说都是符合我的标准的。”
  “原来如此,那看来我们是有缘无份。今天这件小事只是一场乌龙,大家请继续吧。”春田下了台。
  顾淑青假笑着看着春田的背影。
  日本人把赵德全的尸体抬走并清理了舞台,舞女们带着惊吓继续表演着。而这里的人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欢歌劲舞,没有人再去讨论刚才的事。
  顾淑青搀扶着李玉娘,一行人出了歌舞厅,面对刚才的情形大家都如行尸走肉一般惊魂未定,又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婉婉,多年未见,没想到你还是一点没变。不过比以前成熟了不少。”张野为了缓和气氛掀开了话题。
  “倒是我要向你道歉了,张野,对不起,你知道我的从小就特别爱凑热闹,我在国外又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这次爽了你的约,下次得了闲我一定请你到家中做客。”
  “哈哈,婉婉我没放在心上,而且我也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
  “你为什么突然来这里?”
  “啊,不过事先说好,不要怪罪任何人,我从你们家司机那里得知你是来了这里,我不放心,也是太过思念你才跟了过来。”
  “所以...那手令...”
  “日本人有多少能看懂中国字呢?这只是一张我平日里练习的手稿罢了我又恰巧到在身上,而且我这写的是行书离得又远他肯定不会发觉的。”
  “你就那么肯定不会有人揭发你?”
  “怕什么,在这燕北无论是谁,谁敢和我爹作对?”
  看李玉娘惊魂未定,顾淑青从车上取了外套披在她身上。
  “多谢顾小姐出手相救。”
  “我顾淑青最看不惯的就是欺负女人的男人,还有日本人!”
  “你们不认识?”张野开口。
  “怎么,只许你唱空城计,不许我唱双簧?”
  “婉婉,你真善良。”
  “今天经历了太多,我还有些没缓过来,就不陪你叙旧了张野。”
  “那我送你们回家吧。”
  “不用了,有司机。”
  “唉!那还真是天公不作美。那你保重。”张野转身开着车离开了。
  李玉娘还在发抖,双目无神地掉着眼泪,她哭起来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是默默地流着泪水,不知是惊吓还是愧疚,毕竟也是因为她间接的害死了一个人。顾淑青搀扶她坐上了汽车,她就好像一个木偶,任人摆弄,关了车门,顾淑青拿出手帕为她擦掉眼泪。
  “李女士,你的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麻烦顾小姐了,就在前面路口的胡同里。”
  “王叔,开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