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野渡灰河 > 爽约

  顾淑青这么做无疑是要把祖上留下来的产业大换血,要知道,顾氏祖上曾是渔民,曾祖父顾民生偶然发现了商机,开始创业顾氏船业得以越做越大,码头也越来越多,这才有了现在的顾氏船行。顾家祖祖辈辈赚的就是走水路的钱,现在顾淑青这么一个初出茅庐的丫头片子竟然想撼动这座大山,简直是痴人说梦。
  顾从之笑了笑,顾淑青皱起眉头,她不明白,在她眼里这种生意在当下显然走不长远了,顾氏也可能会破产,为什么父亲还要坚持。
  “那你说说看,我们做什么投资?”
  “银行,服装,衣食住行,总有一个比现在要好吧!”
  “婉婉啊,父亲送你出国,不单是想让你学习知识,也想让你学会生活。这做生意岂能说换就换呢?顾氏船业得以发展,做的就是个细水长流。不管做什么生意,都不能只顾得眼下的利益,有亏就有盈。你刚也说眼下时局动荡,老百姓性命都难以保全,又怎会思考衣食住行呢?商业家,不但要有商业头脑,也要有人情味,就如同我开米铺,哪怕一粒米也没有了我也不能关门不干了,老百姓要是看见了连米铺都开不下去,人心就会荒凉,心散了,这民族,这国家就散了。我们生逢乱世,也只是小小的船商,虽然我们不开米铺,但我们不能只顾自己的利益。你要记住,顾氏船业是老百姓供大的,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负了百姓。哪怕是赔本,我们也要干下去,因为依旧有很多人,靠着我们的码头生活。”
  顾淑青在国外这些年,沉迷于研究数学,对于商业的学习也仅仅局限于书本。她拥有商人的理智,却缺少了作为百姓的生活智慧。顾从之的一番话点醒了她。
  “婉婉啊,还有一件事我想同你商量一下。”
  “您说。”
  “前些日子你张叔叔听说你回来了,立马就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是想要你和他们家公子见一面。”
  顾淑青一听便知道对方的来意,这张家同顾家一样是燕北的商业巨头之一,张家势力庞大做的是烟酒生意。张家的公子张野与顾淑青同岁,人如其名不是个省油的灯,张家家主替这个独生子操碎了心。张野生得俊俏,追求她的姑娘一大把,他也只是同人家做表面功夫,玩腻了就换下一个。张野从小和顾淑青一起长大,对顾淑青也是十分重视,顾淑青聪明伶俐生得好看,张野从小便立誓要娶顾淑青为妻。
  “张野?那个我儿时的玩伴?老爹,您女儿刚回来就着急往别人那里送吗?”
  “张野那小子什么德行我还是清楚的,他爹什么用意我也知道,只不过碍于张家祖上同我们是世交,既然人家已经发出邀请,去见一面,朋友之间寒暄寒暄也无伤大雅。但是这件事情由你自己做决定,父亲我只是转告你一下。”
  顾淑青自然是不知道张野长大之后这几年风流成性,在她眼里张野的形象还停留在那个十五六岁的小跟班,可听父亲这么一说,顾淑青倒对这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产生了好奇。她也决定去见一见这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三日后,到了约定见面的日子。
  顾淑青坐在汽车后座上,看着灯红酒绿的街道出了神,这街上各种人都有,有西装革履穿的人摸狗样欺负商贩的,有装文化人靠着路灯看报的,有蹲在胡同口乞讨的有依旧梳着长辫子的男人,有穿的露骨站在街上吸烟的女人,有拉黄包车的车夫……
  “小姐,过了前面那个路口就到了。”司机开口。
  “知道了。”
  就在路口之前的舞厅门前,一群日本宪兵整整齐齐地站了两大溜,后面围满了人,那些人,也是形形色色的。
  “这是?”
  “啊,小姐刚回国可能不太清楚,这是燕北这两年新建起来的歌舞厅,每周都有不同的歌女舞女或者演员来表演,说得好听是丰富百姓生活,其实背地里是给日本人建的,呸!今天有玉娘的场,哎呀这李玉娘可是个大红人啊!人长得俊,歌唱得好,舞跳得也好,是这燕北有名的歌女。”
  “停一下,进去看看。”顾淑青还有一点,就是爱凑热闹,她对于张野的邀约其实根本没放在心上,答应他也纯粹是看在父辈们的面子上和儿时一起玩耍的情分上。
  “可是小姐,张家公子……”
  “要不得紧。”
  司机也是两面为难,要知道这张野他爹张正道不仅仅是张氏烟酒的掌舵人,他还是当地军统司令部的参谋长,黑白通吃的家伙,一般人还真惹不起这尊大佛。如今顾淑青张家公子,无疑是给顾家和张家结下梁子。
  “这样吧,王叔,你去代我告知一下张野,就说我今天突发事情抽不出身,改日我登门拜访。”
  “好。”
  顾淑青下了车,她走到歌舞厅门前却被拦了下来。
  “干什么的!”一个日本宪兵瞪着她。
  “哎!这位小姐,这里没有票是不让进的!”一个弓着腰穿着黑布衣的男人跑过来对她说。
  “哪里有卖票的?”
  “这票可不卖,这都是皇军赏的!”
  顾淑青一脸蔑视地看着面前的人,她眼珠子一转,心想着,这燕北还没有我顾淑青去不了的地方你们不让我去我偏要去,连忙把那人拉到身前,塞给他一叠钱,“五分钟,啊不,三分钟。”
  “哎哎,好嘞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