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虚无时空一 > 夜中花

  陈宇来到了这个实验基地,这是一个高大雄伟的建筑,像是在山洞中开出的一朵玫瑰花,被黑暗遮拢着,因为他来的时候已经黑夜了,在荒凉的草地上,这栋建筑鹤立鸡群,空白的美景衬托了他的孤独。
  
  阔白的星空是点点繁星的映照,对于这样的思考,他感到了自己文化的生活。
  
  当他进入时,听到了其中几位比较熟悉的工作人员去讲,他得知这是一个发射中心,用于向太空发射。
  
  而他们这一次只想与从宇宙中收到的一次十分微弱的,外星文明的求救信息。英语与外星文明达到交流沟通。可以说,人类和像外星人的交流在几百年前就有了。陈宇很明白。
  
  在一日的早晨,试验基地全部到齐,实验基地的人数很少,有的人身兼数职。而陈宇刚刚看他们到齐时,便不断的思考。“在这样的环境中,这帮家伙还能到来,会一定简单吗?”
  
  突然,后面的广播说了一句话:“请各位人员立即到实验基地二楼左侧第三号房间中开会!”
  
  这句话打破了陈宇的思考。同时,一位姑娘过去了。这位姑娘觉得陈宇好像是个发呆的人,并向他招了招手,又拍了拍他。这是陈宇下了一激灵。
  
  “你好,我叫王芳!”这个姑娘说,
  当这个姑娘说出这个名字时,这更让陈宇觉得惊讶!而且这个女生长的还很像,不过没有那在虚拟中那种成熟感。
  
  但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在他反应过来后,他才机器准备要开会,他和王芳立马去了开会点。
  
  这是一个简而乱的书房,桌子上密密麻麻的纸张,可干脆直接放在地上的电脑。这足以证明这个基地是刚刚建成的,因为地下的地板都还是湿的。
  
  而当他说出这句话时,引来了在场的很多哄笑。“他不是湿的,那是刚刚撒了一些水”而把电脑放地下,就是为了可以更好的开会。”
  
  看着这个人一本正经的说,但是陈宇还是不相信,因为谁的回答会那么的潦草而敷衍。他甚至从他的话中听到了一种蔑视。而陈宇并不想搭理他。
  
  并且很快的坐到了旁边的桌子上,旁边有他的名牌是陈宇。坐下后,他拿出了和他们一样刚刚发的文件。而这里写的则是他们是否想为探索外星文明,并且和外星文明达到沟通交流的通道。
  
  而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切都是陌生的,而这种陌生的感觉,给了陈宇一种后脊发凉的畏惧感。此时,一个人打破了现场的宁静。——景玉。
  
  “这件事情我很反对”外星文明,我们对外星文明一无所知,对太空,我们如一个无知的孩童,我们不要以为自己已经是老有所成的中年人,我们只是阑珊学步的儿童。
  
  显然呢,他这一番言论,对于这帮子只求财富而不求真实性的长官来说,太过于偏激,像是阻挡他们发大财的脚步,可能他不知道发现外星人会给他们带来多少的财富,可能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懂他们的人情世故,可是他说说了实话,这一点是陈宇十分敬佩。
  
  而坐在手机上的那位长官说道:“景先生,你可以出去了!”而这一句话像是给景玉的脑袋上打了一棒,景玉的脸上,暗淡了下来,才知道外星是一定存在外星文明的。这一点无法反驳,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在思想上和理念上,他们与外星人的差异在哪?
  
  而这种相当于一个孩子将一个木棍插入了大海,想去量大海的深度,结果发现自以为的长度只不过是大海中沧海一粟的。
  
  他顿时情态发生变化,而他也被肖了名,换来了一个叫做丁旭的家伙,这家伙是个老实人。可是在最后,他们发现他们应该去和景玉去说反对的。
  
  当他们窝囊的看着景玉发表完自己的言论以后,结果自个儿是被强迫的,他们的内心不由得发笑,可能是对长官的轻蔑,也可能是对自己愚蠢发出的讥笑。
  
  而这场会议结束以后,他们觉得自己没有了任何出路,当他们看见窗外的景玉收拾完行李,准备走时被一枪杀了。
  
  他们脸上到底是啥呗,血液染红了,地上的绿草似乎换上了血红的外衣,可能以后他们觉得景玉的话应该是正确的,或认为他是个罪人吧。
  
  那是个峡黑的夜晚,尸体早已被运走,血色仍在大地上留存,碧绿的草色也杂着一丝红色,黑而明净而亮,在这样的环境中,这血色不由得深了,像多了几朵花,对应着天星繁繁的天空,他们看到景玉的死是悲哀的,他们不由得同情。
  
  而陈宇没有这种同情,他觉得这样的人他是不会去看别人吝啬的同情。
  
  陈宇对他是有一种敬佩的,心在其中的,但是他也觉得他的死是不值得的。开始她也觉得,探索外星文明,我该对一个人类是一件好事,但是听完境遇的话,他觉得并不是这样,而这次他真正觉得两个文明之间有一堵大墙,可能两者的发展会相同,但是思想就不一样了。
  
  每一个文明是星空中的一朵灿烂的花,他们的思想情感不同,正因他们的品种不同,但是夜空中的花虚无而飘渺,真实而虚拟,这就叫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