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虚无时空一 > 独特

  陈宇刚刚写完了第一个问题,便停了下来。他透过窗户,看着门外栖息的树枝,将他的枝头拉了下来,十分的疲惫萧瑟的声音透过窗户,然然袭来。他看到了书上两片斑驳的叶子,早已经是疲惫的了。而这两片叶子却十分相同。此时,陈宇有了一个新的问题——。
  
  他再一次回到了虚空中,这次他在虚空中变换出了一把镜子。是他想通过这片镜子做出一个相反的自己。
  
  当将这片黑暗的镜子赋予光亮时,他看到了镜子里相反的自己,
  我是说镜子里的“长的很帅,但很黑”
  
  当然,这只是陈宇的一句调侃,毕竟他长的不丑,但是他也长的不好看。
  
  而他做这一次的目的就是去想证明自己的,此时他又将镜子里的自己转变为了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而这一次,就是最为普通的镜子,而此时,他面对着普通镜子里的自己去想。
  
  自己是同过人的交配得来的,真材实料,对于镜子中的这个东西来说,如果是对面的话,两者的动作是相反的。
  
  
  而在精神上来讲,他失去了真实人的情感与思想方式。
  
  这只是在对于自己发现的一次小小的概括,还有另外一个概括——他人。
  
  他人与自身的不同。当然可以拿出小学时,老师最常说的一种话“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在这片虚无中,陈毅觉得与其说他说的是两者的不同的性,还不如说是你拿这俩玩意儿做比较呢。发现你这个方面不如他人,他那个方面不如你,你俩互相对不上。但感觉他突然给自己一个打击,就是他说的好像是长处。可是他突然想到了,结果就是长处是在于的方面上鹤立鸡群而出现的词语。好比公鸡爱鸭子都是禽类,结果种类不同。
  
  而真正的是各种情感的比较和思维方式的不同,所出现的差异。而这种差异,从判断出来的方式仍是比较,不过是不同而不是比不上。
  
  可以打一个比方,当只有家和一两个人同时想一个问题时,家想到了东方,而一想到了西方,两者在进行比较时,就会形成差异,而这就是对比。此时,两者其中之一,对于群体来说则是。或者是三个人,一个人想到了东,两个人想到了西。而人数最少和人数最多,形成了差异,此时那一刻想到了懂的人,则会是这总体人数的1/3,他就是。
  
  而陈宇得想到这一点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是否正确,但是他干脆不吃了,因为这是自己的时间,他想通过自己的世界去想干自己的事情,去制定自己的法则。
  
  是必然的,它是以整体形成了一种差异感。
  
  在虚无中,他又为自己的一次自以为是的茅塞顿开。感到欣喜,可是他感觉浑身放松,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了音乐,他迈着轻盈的步伐,在雨中奔跑舞蹈。将伞在天空中转一个圈,找平稳的接下。
  
  此时,他要为自己的虚无中,又制定了另一个法则,任何事物都具有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