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虚无时空一 > 善与恶

  他进入了一场空间,面前有两个书柜,在这两者之间,有一个人他坐在一张书桌上,当然这个人不是陈宇。当陈宇看清他的五官时,是他的眼神就一直盯着那个人了——王芳。
  
  在这个世界上,此人仿佛从未存在过,他的踪迹仅存在于陈宇的内心虚空之中。此刻,两个截然不同的社会逐渐交融,犹如阴阳八卦般交织在一起。我的机械键如同齿轮般紧密啮合,开始缓缓旋转,不断加速,直至最终融为一体,化作一个杂乱无章的书柜。这个书柜宛如两个世界的结合体,但却又彼此保持独立。此刻,它们再次分离,呈现出黑白两色,这两种色彩互为对立却又相互依存。然而,在这个虚无的世界里,并无所谓对应的概念。
  
  按严格的来说,这只存在于陈宇的现实世界中。此时,陈宇无法分辨两方,在他的认为中,这两个一直是相对一样的存在,就像长和短,高和矮,或者是丑和美。他想强烈的将两者分开,将虚无与现实用一堵大墙去隔开,可是在对应的方面上,他迈不出一步。
  
  他开始坦然接受对应,并且将两者分别创造了两个空间,让两个空间独自产生了一个生命。
  
  而他则通过意识在两者之间不断的切换。
  
  它是用现实世界中的对应,将白和黑分开,分别代表了长和短,前和后,高和矮,美和丑四种他将这四种命名为基本模式,将这个总体命名为意。
  
  则对两个世界的环境对应相同,而对两者的思想并没有什么的改变,他将这个名为识。
  
  他开始跳动这个世界的时间。时间开始不断的运行。起初,他拿出了一些时间,对于他来说只是两秒而已。但是对于这两个世界来说,它是漫长的,可以发展很多了!
  
  这两个世界从不知道有陈宇的出现,他们对于生存没有任何的抱怨,也没有太多的过满。而是在他们认为中去生活。甚至是谁谁谁统领,或者是谁谁谁死亡。都是有他们的不断探寻的。
  
  陈宇当想象到他们能在自己探索的环境中生存,而且不断的探索环境,难道要给他们设置一个造物主如上帝一般,将我碰到高位吗?
  
  “这样的社会又有如何的意义呢?”“可是他们发展到了哪一阶段,无法解决自己的身世,该怎么办呢?”
  
  显然,陈宇是同情他们的,但是他又不需要自己入上帝一般在思想中成为他人的造物主,或者是令人膜拜的神仙。这种用自我精神去麻痹自己,获得喜悦的快感,比抽大烟还要迷惑自身。
  
  但是,还是高估了这两个世界的发展。而他认为,这两个世界,我以现代社会一样,从原始社会开始,一直到未来。但是这两个世界,简直就是两个玩笑!
  
  白的世界只有好互相谦让,往往是贬低自己的价钱和价值去抬高别人,饿死自己,养活别人,心有不甘就会自杀,脆弱的心灵。假弱的君子,我自以为是的修养就使他们早已人灭踪迹了。
  
  黑色世界更不必多说!杀戮暴虐利益不断的增生人命如草芥一般,怎能发展?
  
  这两个世界,是陈宇对这两个世界感到厌恶。而对于像现实世界一般的实验,却让他们在明白的生活中去活着,可能有些人不会懂陈宇的意思,这毕竟是他的原话。
  
  而他将这两个世界融为了一体,形成了个多元化的世界。此时他才发现了世界的多样性,而他停止了这次幻想,睁开了眼。
  
  回到现实中,他回到了家。因为根据他的意愿,他不想去治了。而他的家人比较开放,遵循了他的意愿。
  
  他回到床上,锁上了门,并警告妻子永远不要踏进这个房间,除了送饭。不过他能吃些什么,他自个心里都比谁都清楚。他都已经癌症了,他还能想望着自己能吃些什么?
  
  而他重新闭上了眼睛,回到了虚无中。他至少三个月的寿命,他想通过两个月的时间去想他的一生。
  
  他不再想这些门外题,他只是在去想经典的想法,。
  
  而他之前的所有的想象,都证明了一点善恶的存在是多样性的,这句话已经是老掉牙的了!
  
  因为任何的善意,在人们的眼中都是好的方面。甚至是连高,都可以成为善。而这里的善,就不光光有善良的意思,而又有了另一个意思,便就是好的方面,而恶也是如此,他便有了坏的方面。
  
  两者是相互对应的,而她也为以后的演变出了一个规则,就是凡是在遗迹中活动或非活动物体都具有相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