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水浊墨清 > 朋缘

  “淼淼,走吧。”放学后,楚玄墨就带着彭圆一起去找了戴幽淼。
  戴幽淼点点头,“走吧。”
  一路上,只要有同学经过她们身边,就一定会往戴幽淼脸上看,有伙伴的还会一起手拉手讨论。
  楚玄墨感叹道:“可以啊淼淼,都成女明星了。”
  彭圆打趣道:“哈哈那下次出门可要戴上口罩墨镜了。”
  戴幽淼笑了:“我干脆穿个隐身衣吧。”
  楚玄墨:“好啊,你也去找宝宝要个纸尿裤当隐身衣。”
  戴幽淼挑眉:“纸尿裤还可以当隐身衣?”
  “嗯,就是图图里不是有一集图图把小豆丁的纸尿裤当成了隐身衣了吗。”
  “啊……”戴幽淼似懂非懂。
  彭圆疑惑道:“咦?小戴你没看过《大耳朵图图》吗?”
  戴幽淼摇头:“听过,没看过。”
  “啊?”彭圆惊讶道:“那你小时候都看什么动画片呀?”
  戴幽淼道:“我没看过动画片。”
  “那你看什么?”彭圆更惊讶了,“电视剧?”
  “我不看电视。”戴幽淼解释道。
  “啊,”彭圆震惊道,“那你小时候都干什么啊?”
  “读书,练字,画画。”戴幽淼回答。
  “啊……”彭圆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你妈妈对你很严格吗?”
  提到母亲,戴幽淼总会有些冷漠,她淡淡道:“她不管我,一直是我爸管我。”
  “哦哦……”彭圆也感到气氛有些不对,赶忙止住了话头。
  一路无言。
  “到了。”楚玄墨开口。
  几人进了体育场,里面很大,有女孩子在打羽毛球,也有男生在打篮球,观众席上有男有女,基本都是自己的伴侣或者心仪的对象在场上运动,自己在上面观看。
  “打羽毛球吗?”戴幽淼问彭圆。
  “啊,”彭圆摆手:“我不会。”
  “我教你。”戴幽淼拉起彭圆的手,去箱子里翻了两个还算趁手的球拍,给了彭圆一个,又找了个相对好点的羽毛球。
  “你先看一下我是怎么发球的。”戴幽淼把球丢在半空,拿着球拍的手拇指微微发力。
  “砰——”
  球飞了过来,彭圆眼睛盯着球,她没有戴眼镜,看东西有轻微模糊,握着球拍的手紧了紧,她举起拍去接球——没接到。
  球落在地上,彭圆把球捡起来,学着戴幽淼的动作把球打了出去,结果打在了网上。
  彭圆“啊”了一声,把球捡了起来,再次发球,这次球飞得很高,戴幽淼举起球拍,擦着边把球拍了回去,彭圆还是没接到。
  她又去捡球,然后发球,接球……
  几个来回下来,彭圆也摸清了些门路,两人可以连着打好几个回合。
  她们打了一个多小时,越打越起劲,好像感觉不到累,汗珠挥洒在体育场的地面上,那是她们青春年华的象征。
  楚玄墨去小卖铺买了几瓶水,坐在观众台上看着她们,手机突然响了两下。
  ——
  盛开(盛招楠):墨儿,这周末一定要回家,厉叔叔要带你去参加一个展览会
  墨清:知道了妈
  盛开:听说这个展览会很重要,到时候你舅舅也去,你一定要好好表现,别给厉叔叔和你舅舅丢脸
  墨清:好的,妈
  ——
  楚玄墨心里冷笑,她挺排斥她这个舅舅的。
  如果不是她舅舅,她父母也不会离婚,母亲也不会嫁给厉叔叔。
  她没有特别讨厌这个厉叔叔,但也并不喜欢他。
  厉叔叔会经常给她零花钱,给她买零食玩具,甚至鼓励她不学习,但他却对自己的两个亲生儿子很严格。
  楚玄墨小时候问过厉叔叔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厉叔叔当时摸了摸自己的头,温声道:“女孩子不需要读那么多书,只需要开开心心长大,成为一位小公主就好。”
  楚玄墨很聪明,她从小就知道这个行为叫做:捧杀。
  虽然她打心里不喜欢这个厉叔叔,但她不能表现出来,尽管她见过厉叔叔打骂妈妈,她也必须装聋作哑。
  她知道,她什么也做不了,母亲不会和厉叔叔离婚,她也不想让母亲担心自己,所以尽管心里再膈应,表面也要装成很喜欢的样子。
  一旦自己不知好歹地去反抗他们,就只会得不偿失……
  “能让我试试吗?”一道男声传来,打断了楚玄墨的思绪。
  一个男生出现在羽毛球场,想找戴幽淼要球拍。
  那人身材高大、皮肤黝黑、长相英气,衣服因为汗水贴在身上,紧实的肌肉若隐若现,那正是他们班的体委——原一诚。
  “好啊。”戴幽淼正好也累了,于是把球拍给了他。
  观众席上有几个女孩格外激动。
  “啊啊啊要死啦要死啦!黑皮体育生和清冷女校霸对线了!!!”
  “这是什么神仙黑白巧克力配啊,啊啊啊我磕我磕!”
  “帅哥美女在一起好养眼嗷嗷嗷!”
  楚玄墨笑了笑,心道:这要是被戴幽淼听到,那几个女孩恐怕头骨盖不保。
  戴幽淼把球拍给了原一诚后,边走向观众席边对彭圆道:“彭圆,你和体委打一会儿呗。”
  彭圆点头,她握紧球拍,心里不由得有些小紧张,放在之前,她是想都不敢想的,体委居然会和自己打球,
  原一诚垫了垫羽毛球,“我要发球了。”他将羽毛球抛至高空,打了出去。
  按规则来讲,羽毛球发球是不可以抛那么高的,但毕竟不是比赛,也就没人管发球正不正确了。
  只是球飞的太高了,彭圆跳着去拍也是够不到的,她只能连退好几步,等球降下来一些再回拍。
  可能是地板太滑,彭圆又后退地太急,她“呲溜”一下,就摔在了地上。
  原一诚见状,丢下拍子去扶彭圆,嘴上半关心半抱怨道:“小心点啊你真是,没摔伤吧。”
  彭圆摇头:“对不起。”
  原一诚:“跟我道什么歉啊又不是你的错。”
  戴幽淼和楚玄墨也跑了过来,戴幽淼扶过彭圆,对着原一诚骂道:“你死人啊,看半天打羽毛球的不知道怎么发球?你多高她多高心里没点数吗?还抛那么老高。”
  一米八几的大高个低着头,被戴幽淼训地跟小奶狗一样。
  观众席上的女孩发出尖锐的爆鸣声。
  “对不起啊彭圆,我太没分寸了。”原一诚抱歉道,“要不我请你吃顿饭吧。”
  “她在减肥。”戴幽淼冷笑,“你请她吃什么?萝卜黄瓜配咸菜条吗?”
  “你在减肥?”原一诚有些意外,“你哪里需要减肥了?这样多可爱啊,而且是正常体重。”
  “真的吗?”彭圆有些意外原一诚的看法。
  “当然啊!”随即他想起中午那件事,严肃道,“你……是不是因为中午她们骂你那种话才想减肥的?”
  彭圆没说话,点点头又摇摇头。
  “别为了那些不重要的人的话而内耗自己,你很好,真的。”原一诚道,“你是个很勇敢的人。”
  戴幽淼听的有些起鸡皮疙瘩。
  我靠,突然这么煽情,这整哪出?
  “其实当时我也看见了,但我没有站出来,因为我不想引火烧身。”原一诚接着道,“可当我看见你站起来的时候,我才突然感到很惭愧,你比我、比班上任何人都要勇敢。”
  彭圆对原一诚的发言感到很意外,从小到大,所有人对自己的评价几乎都是:很听话懂事的娃娃,就是太胖,瘦下来就好看了。
  还是第一次有人夸她勇敢,她诚恳道:“谢谢你,原一诚。”
  “但是,”她话锋一转,“我还是想减肥。”
  “我帮你。”原一诚点头,又转向戴幽淼二人,“周六有时间吗?带你们一起去市中心的体育馆。”
  “没有。”
  “没有。”
  异口同声。
  俩人对视,楚玄墨笑道:“真巧啊淼淼!”
  戴幽淼也笑笑:“晦气。”
  原一诚挠头,“你俩都不能来啊!”他又转向彭圆,眼神中带着些许期望,“彭圆你呢。”
  “我没有事,但是……”彭圆犹豫道,“就咱俩吗?”
  原一诚:“俩就俩呗,你来了就好,主要是你得到。”
  彭圆点头:“好。”
  戴幽淼亮出微信二维码:“彭圆,扫一下我微信。”
  “好。”彭圆拿出手机。
  “我也加。”原一诚也拿手机扫了一下,又对彭圆道:“咱俩也加一下。”
  “哦好。”
  戴幽淼:“除了运动,饮食也需要控制,平时多喝水,不要喝饮料。”
  彭圆:“嗯嗯,谢谢你小戴。”
  戴幽淼:“今天先这样吧,我累了,有事微信。”
  “好,拜拜,小戴、小楚。”
  彭圆和原一诚都是走读生,俩人一起出了学校,戴幽淼和楚玄墨则回了宿舍。
  “累吗?”楚玄墨问。
  “嗯。”戴幽淼回道。
  “你周六有什么事啊?”
  “我妈让我去参加一个展览会。”
  “我妈也让我参加一个展览会,我靠,咱俩不会参加的是同一个吧。”楚玄墨有些惊讶。
  戴幽淼的表情却严肃起来:“你参加的是墨宝珠览会?”
  “不知道,”楚玄墨注意到戴幽淼的表情,也严肃起来,“怎么了?”
  “没事。”戴幽淼摇头,心道:千万别是同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