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水浊墨清 > 水浊

  万思嘉一手支着下巴,一手随意搭在腿上,翻了个白眼才道:“祝葵爱你没耳朵吗?自己声音多大听不到吗?整个食堂还有人比你吵的吗?”随即又翻了个白眼:“显眼。”
  祝葵爱反驳道:“声音大点怎么了?给你耳膜震坏了吗?”
  万思嘉再次翻白眼,道:“你要显眼换个宿舍显去,跟你一个宿舍我都嫌丢人。”
  “你你你!”祝葵爱气的脸发红,却想不出什么脏字来骂她。
  戴幽淼看着她们,淡道:“嫌声大就滚。”她声音不大,语调也很平静,但也足以让所有人都看向她。
  和万思嘉一起的人眼神里都夹杂了些许惊讶和不满。
  万思嘉也有一刹那的惊讶,随即起身,冷笑道:“你挺爱管闲事呀?哪个班的?知道我是谁吗?”
  戴幽淼眯眼打量着万思嘉,此人粉底涂的厚重,眉毛画的高挑,杏眼被眼线画的细长,唇色涂的艳丽,穿着一身白色T恤搭配牛仔短裙。
  妩媚的妆容,清纯的装扮,很不协调。戴幽淼看得不舒服,别过脸道:“不认识。”
  万思嘉似乎被戴幽淼这个动作气到了,脸微微发红,但还强忍着怒气,道:“就算不认识我,也该认识周意然吧?”
  其他人听见这个名字后,脸上都多了一丝讶异,尤其是万思嘉旁边坐着的女孩,她盯着万思嘉,欲言又止。
  戴幽淼也愣了一下,转瞬恢复平静,道:“那个有抑郁症的校霸。”
  说白了就是个有心理疾病,而且不学无术的混子,但戴幽淼从来不会主动去对人说难听的话,于是称其为“校霸”。
  万思嘉很满意戴幽淼这个反应,笑道:“哼。然哥可是初中时就混得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你什么东西,有人吗你?”
  戴幽淼有些无语,看着万思嘉的脸,仿佛“傻逼”二字就印在对方的脸上。
  未等戴幽淼开口,楚玄墨就站到了戴幽淼前面,她抱臂看着万思嘉,眼睛微眯,道:“怎么?你和周意然有关系?”
  万思嘉道:“没关系啊。但你知道她是谁吗?”说着便指了指一个她身边坐着的女孩。
  那女孩身穿一袭浅绿色V领连衣短裙,扎的也是一个歪马尾,眉毛上扬,眼睛微挑,小小的虎牙露在外面,给她那张凌厉的脸上添了几分俏皮。
  那女孩一直都在默默地看着她们,听见万思嘉叫她,脸上闪过一丝诧异的表情。
  未等那女孩开口,祝葵爱先发话了,她叉起腰道:“诶!难不成你想让许烛燃的男朋友给你出头?呸!真不要……”
  “有你什么事了?嘴他妈给我闭好了!”万思嘉提高音量打断了她。
  “谁听你的,我又不怕你!”
  “信不信我找人抽死你!”
  “你来啊!我怕你吗?”
  许烛燃不耐烦道:“行了,你们有完没完?一个宿舍干嘛吵成这样?”
  万思嘉听到许烛燃发话了,立马换了副嘴脸坐到许烛燃身边道:“然嫂你看她,刚来就搞分裂,我真不乐意搭理她。”随即又狠狠瞪了一眼祝葵爱,祝葵爱也对她翻了个白眼,坐了回去。
  事情稀里糊涂收尾,吃饭时大家都很沉默。
  戴幽淼也低头默默吃着饭,心里却在想着周意然这个人,她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从她母亲的口中得知,母亲当时是说自己给一个患有心理疾病的男孩捐款,名字叫周意然。
  当时她还发了脾气。
  母亲对有心理疾病的人总是会多一份爱心,但她不喜欢母亲这样。
  她知道母亲是觉得她有心理疾病才会去同情其他病人的。
  父亲死后,母亲就常常给她请心理老师,但她不想去和那些老师沟通,甚至会对那些老师们发脾气。
  一味的抗拒也让母亲更加确信自己的女儿心理有问题。
  她母亲乐姿兰是商业界的女强人,一心都在工作上,抽不出时间来陪她,于是乐姿兰便通过给心理医院捐款来减轻对自己女儿的愧疚,也算是积德了。
  但这也是让戴幽淼最不满的一点,自己的妈妈从来没给过自己一点陪伴,却在别处给其他人送温暖,凭什么?凭什么对自己的愧疚要弥补在其他人身上?
  真是越想越生气,连她拿筷子的手都紧了紧。
  突然一只手轻轻搭到她腿上拍了拍,她抬眼,是楚玄墨。
  这是在安抚她,让她别生气?
  虽然不需要,但也挺好的。
  —
  回到宿舍。
  李目瞳坐在椅子上,对戴幽淼道:“刚来学校就惹上人了,当心点。”
  楚玄墨先开了口,她无所谓道:“万思嘉根本没什么背景,就这种级别的小流氓,就算真打起来也没事。”
  白柔柔担忧道:“她说的那个周意然……不是什么善茬。如果他闹起来,应该会让很多人都……”
  戴幽淼打断白柔柔,道:“不会连累你们的。”
  白柔柔立马摆手:“小戴我不是那个意思。”
  戴幽淼戴上耳机不再理会白柔柔。
  白柔柔见状,放下手,不再说话。
  李目瞳站起身,没好气道:“你少在这摆大小姐架子,柔柔是真心实意关心你。不过我不是,这件事最好不要波及到我们,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彻底和我们撇清关系。”
  戴幽淼不答,起身走了出去。
  江碎打圆场道:“好啦!和周意然有关系的是许烛燃,周意然不一定会给女朋友的室友出头,别担心啦。”
  李目瞳:“我倒不是真怕周意然,就是看不惯戴幽淼那个‘我谁也瞧不起’的千金大小姐的样子。”
  “哈哈,也许她真是大小姐呢,包容一下吧。”
  楚玄墨起身道:“我去看看她。”随即也出了宿舍门。
  ——
  此时戴幽淼正独自坐在操场上,她单腿屈膝,手搭在腿上,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支烟,烟灰积了很长也没有抖,任其自己掉落。
  戴幽淼叹了口气,对着烟嘴猛吸了一口,又吐出,烟雾在空中散开。
  戴幽淼想,如果自己也像这烟雾一样散开多好,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
  “这么明目张胆,不怕被抓?”
  戴幽淼循声望去,是楚玄墨。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烟,淡淡道:“没事。”
  楚玄墨蹲到戴幽淼面前,两指衔过戴幽淼手中的烟,轻抖两下,对着烟嘴也吸了一口,又吐出:“有难同当。”
  戴幽淼弯弯嘴角,拿过烟掐灭,道:“吸烟有害健康。”
  楚玄墨反问:“你不也吸?”
  戴幽淼:“……别学我。”我不是好人。
  楚玄墨坐到地上,双手托腮道:“我初中时候脑抽,为了装逼才学吸烟的。”
  戴幽淼:“有病。”
  楚玄墨不理骂声,问道:“回去吗?”
  戴幽淼不语。
  “不回啊,那聊聊天?”
  ……
  戴幽淼依旧沉默。
  楚玄墨从来不是一个会尴尬的人,于是自问自答道:“聊啊……那我问你呗,你为什么要来这上学啊?”
  戴幽可算开口了,她道:“考不上其他的。”
  “哦……害,成绩不理想很正常,没什么!”
  “不是。”戴幽淼突然道。
  “啊?”
  楚玄墨似乎没料到戴幽淼会接话,愣了几秒才道:“怎么说?”
  “我初中成绩还行。初三时发生了些事儿,才没考好。”
  楚玄墨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
  戴幽淼又接着道:“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不过是忤逆了老师的学生,被老师说成是有心理疾病的怪胎,强制让家长送进医院调休了几个月而已。”
  “你……爸妈也没有找人给你补课?”
  “我爸去世了,我妈忙着开公司,没空管我,而且她觉得我上不上学都无所谓。”
  楚玄墨有些惊讶,戴幽淼身上居然有这样的故事,但她也不好评价别人家的家事。
  戴幽淼看着楚玄墨,眼睛里好像闪着光。
  她道:“我一直有个梦想。”
  楚玄墨正色道:“你说。”
  戴幽淼声音略微颤抖,眼神却是格外坚毅:“我想考A大,我想离开原生家庭,我想不靠我妈自己生存。”
  戴幽淼说完,就被楚玄墨一把搂住了,对方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脑,耳边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会实现的,一定会的。”
  戴幽淼愣了一下,她从没听过楚玄墨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和谁说过话,从认识她开始,楚玄墨就一直是吊儿郎当的样子,突然这样……有点反差感,不过她俩本来也没认识多长时间,她也没有很在意。
  ——
  二人在操场坐了半个小时才回到宿舍。
  戴幽淼推开宿舍门,就见李目瞳站起身走了过来。
  李目瞳比楚玄墨还要高一点,戴幽淼抬眼看她,就听李目瞳道:“我不该说你,我们是一个宿舍的,应该团结,我不该说让你换宿这种话,对不起。”
  戴幽淼愣了一下,淡淡应了一声。
  楚玄墨在戴幽淼后面,冲着在下铺坐着的江碎挑挑眉,江碎也回给她一个微笑,意思是“已搞定”。
  戴幽淼坐到椅子上,突然对李目瞳开口道:“谢谢你,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