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星穹铁道:穿越成为自机角色 > 第二章,24岁,是命途行者

第二章,24岁,是命途行者


  这下子符夜算是明白了。
  
  自己目前,以及以后最需要的,就是要好好打扮自己收获玩家的喜爱,在这片宇宙中努力生存下去,成为偶像拯救mhy流水?
  
  这下不得不好好对待信息表了。
  
  符夜如此想着,随着他意念移动,一道道文字也在表上不断显现。
  
  只是到了命途的选择上,符夜却是犯了难。
  
  无论你在剧情中怎么样,玩家总归还是要看这个人气角色的强度如何,命途的选择在这方面很重要,选择命途是实力相当重要的一环,就相当于选择国道上开汽车还是在乡间泥泞小道上艰难步行。
  
  比如崩铁的鸭鸭和汤达人克拉拉,虽然是常驻角色,但架不住强度有保障,深渊一直高强度常驻,也收割了一大批强度党的钟爱。
  
  游戏中目前可选的命途主要是以下七种:巡猎,丰饶,毁灭,存护,同谐,虚无,智识。
  
  每个命途的能力与责任都不相同,他必须好好考虑自己的未来。
  
  每一步,都会相当程度上影响自己未来的人气与强度。
  
  mhy的游戏一直有着这样的规律:铁打的辅助流水的c。
  
  但辅助总会有被上位取代的一天。
  
  符夜总要做好万全准备,至少前几个大版本不能落下强度。
  
  符夜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他尝试往信息表上填写上【繁育】的命途。
  
  有点出乎符夜意料的是,没有一丝违和,填写非常成功,这张信息表上毫无违和的显示着【繁育】。
  
  符夜的猜想成功了。
  
  之后,他抹去了信息表上的繁育两字,毕竟虽然命途行者和星神本人无关联,但是繁育毕竟是引得宇宙中5位星神联合爆锤的存在,而繁育的造物,寰宇蝗灾更是波及了全宇宙可观测范围的三分之二,他害怕到时候被人惦记着爆锤。
  
  符夜又试着向信息表上填写【均衡】。
  
  亦是毫无阻碍,信息表上的均衡出现在符夜眼前。
  
  这让符夜对飘忽不定的未来有了一丝信心。
  
  抬高自己的最好方法,就是使自己更加神秘。
  
  即使mhy未来会增加什么欢愉,不朽,纯美等等新命途,那也得是很久之后。
  
  而设置成【均衡】的命途,则可以保证符夜不会过早的以完全体形态出现在卡池中,有时候当个卫星角色更能吊着玩家的期待与好奇心,让玩家求之不得,就像原神大型纪录片《等神里》一样。
  
  如此,哪怕是mhy断章取义,截取符夜的一部分能力做成限定决定扔进卡池,符夜也心中不慌。
  
  以剧情中均衡命途的表现,符夜有信心相信,玩家会认为这不是符夜的完整形态,从而更加期待完整体符夜的出击。而且通过不同的角色up,符夜也能不断收割人气值。
  
  不经意间,符夜好像找到了个bug。
  
  而经历方面,符夜保持神秘原则,只要是关键的地方一律用【■■■】填写,神秘是一个人魅力来源之一,任一个普通玩家,换作是他自己看到这种消息,也禁不住对这样一个角色产生好奇。
  
  写完其他杂七杂八的内容之后,还剩下一个比较重要的内容:
  
  【什么时候加入主线】
  
  就算是之前再不认真,符夜也要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对玩家来说,初印象是很重要的。
  
  直接在星穹列车上开局?符夜想了想,自以为不太行,且不说列车上有丹恒和三月七两位新角色,但是瓦尔特和姬子这两个崩坏系列老演员就会抢走自己一部分的关注。
  
  但是,越早露脸,也就可以越早开始收集人气值提升自己的实力,符夜肯定是要在剧情刚开始的时候就要露面,给玩家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稍微想了想,符夜在信息表上写下如下内容。
  
  “嗯…就这样吧”
  
  【星穹列车此次前往黑塔空间站,准备迎接一名神秘的新乘客,这位乘客来历神秘,就连瓦尔特与姬子也不甚了解,哪怕姬子与瓦尔特二人曾在路上多次询问帕姆,但帕姆只是告诉大家要接纳每一个无名客帕】
  
  “搞定。”
  
  随着符夜填写完最后一项,那道声音又在符夜脑海中响起。
  
  【是否确定当前填写?】
  
  “确定。”
  
  心里如此想,符夜面前的这张信息表也随之化为灰烬散去。
  
  【符夜先生,欢迎您加入星穹列车,你将作为一名神秘的无名客在黑塔空间站等待星穹列车的到来,请您耐心等待,期待您未来的表现。】
  
  随着脑海中最后一个字落下,符夜只感觉眼前死寂的宇宙突然虚幻起来,眼前有一个光点不断放大,刺眼的白光随即占据了他的整个视野,迫使他闭上了眼睛。
  
  《原神》
  
  咳咳走错片场了…
  
  “喂,喂,你。你怎么呆呆的啊,不舒服赶紧去医务室看看,星穹列车马上到了,我可不希望列车组的人说我虐待你们的成员。”
  
  符夜顺着声音低下头,待眼前的白光不再那么刺眼,这才勉强看清楚眼前站着的小人,或者说是人偶。
  
  “黑塔?”
  
  黑塔小人双手掐着腰,对符夜这样大呼其名讳很不满意。
  
  “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上女士,我不认为跟突然到空间站白吃白喝几天的家伙有这么亲密的关系。”
  
  黑塔的毒舌让符夜有了几分不真实的感觉,符夜想活动一下,忽然发觉自己的右手上有两条黑白双鱼在自己手上游动打转。
  
  “你是什么上了年纪的老头子吗,别人转核桃你转鱼?”
  
  瞥了一眼符夜手上的黑白鱼,黑塔抱起胳膊,一脸不太乐意的样子。
  
  “就这样吧,有事情找艾丝妲,我去忙了。”
  
  提醒完符夜之后,眼前的这个黑塔人偶自己缓缓放下手臂,找了个角落进入待机模式。
  
  符夜没忍住用手戳了戳黑塔人偶的脸蛋,柔软有弹性,触感十分真实。
  
  “你很闲吗!”
  
  原本待机的黑塔人偶突然又恢复了灵动,一脸嫌弃的拍开符夜胡作非为的手指,然后又下线了。
  
  符夜满意的看了看自己被拍开的手指,还有些痛感,嘴角不经意微微笑了笑。
  
  看来不是什么幻觉。
  
  “星穹列车…我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