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少爷你的马甲掉了 > 秦警官

  崔琳告诉陆河川明天不用接自己了,她家打电话让她回去一趟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吧,听话音他们没有很着急,一个多月没回家了,也该回去看看了
  嗯
  崔琳感受到陆河川的不开心,开玩笑的问道,要不要跟我回家啊哈哈
  我明天有个会要开,可能走不开,你回来告诉我一声,我去接你
  嗯,好吧,不着急
  回到家的崔琳,见到崔父的脚上打着石膏,忙问发生什么事
  崔母一边抱怨一边说到
  你这么久也不知道回家看看,你爸爸回家被人打了,多亏遇到了
  被打,什么人啊
  你说阿萤干什么啊,她什么都不知道
  就是……
  崔琳见崔母支支吾吾的,看向弟弟
  弟弟忍不住开口,哎呀,是爸爸之前听别人说你和某个公司老板在一起了,上去跟人理论,那人存心报复,就找人把爸打了
  
  崔琳心想,如果只是老板绝无可能动手,估计是一些更难听的话
  阿萤,你从小到大没让我们操过心,我知道你是懂事的,但也吃了很多苦,爸爸知道你不会不爱惜自己的,今天爸爸就问你一句,那些话不是真的
  崔琳忍不住红了眼眶,这是她从小不善言辞的爸爸,但是从来没有苛责过她,打骂过她,虽然父母和自己都不擅长表达,交流,但父亲对自己的爱却一直都在
  晚饭后,崔琳照顾父亲,和他谈了一下
  母亲见有机会就把她叫到客厅
  阿萤啊,你知不知道这次帮了我们家大忙了,我们要好好感谢一下人家,你明天叫来咱们家里吃饭
  啊?妈,我去?人家愿意来吗
  废话,你在家不去谁去,人要懂得感恩知不知道啊
  崔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最后拍板叫阿萤叫过来吃个午饭,不会耽误很长时间
  晚上,崔琳接到陆河川的视频电话,陆河川见到对面已经熄灯
  语气轻柔的问道:睡了吗阿萤
  崔琳叹了口气回复:没
  听出崔琳的语气,陆河川等她和自己讲一讲发生了的事,最后陆河川还是轻生的笑了,他的笑声扫去了崔琳胸口的郁闷,好像有他在,多大事都能解决
  最后崔琳实在太困了,连电话都没挂断就睡着了,而另一边的陆河川面色显然没有刚刚那样云淡风轻
  第二天
  陆总,你不是要去开会吗,现在是……查岗吗,崔大夫也不像是会脚踏两条船的人啊
  给我查一下,跟阿萤吃饭的人是谁
  过了两个小时,陆总心心念念的人都离开了,他还坐在车上听着姚秘书收到的信息
  秦栎,男,单身,警察,单亲,父,警察,有个姐姐二婚,头婚是个警察,二婚是……
  陆河川侧着看向他的秘书
  说重点
  重点就是家世清白,恋爱小白,舍己为人,大公无私
  没有缺点吗
  目前还没发现,我继续调查
  陆河川在心底默默说到:阿萤,你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