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少爷你的马甲掉了 > 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后面几天,这个人总是出现在中医馆,崔琳好奇,他这么闲吗
  资本家啊,走出半生,归来仍是打工狗
  崔琳自嘲一笑
  你不忙吗,陆总
  在陆河川一个星期的“寸步不离”,崔琳到底忍不住了!
  嗯,公司有很多人,所以……
  公司很多人老板不用以身作则吗
  公司不养废物
  ……
  我们谈谈吧,明天上午,这个地址,开诚布公
  陆河川的眼神亮了一瞬,阿萤终于愿意给自己机会了吗
  周末,陆河川按照约定时间早早的来到品茗馆
  呦,陆总来的挺早呀
  嗯,怕你等
  崔琳听到这一瞬间想到以前,他创业初期很忙,吃饭的时候都没有,经常一边工作一边吃两口……崔琳也不催他,等他忙完
  崔琳淡然一笑,不达眼底
  天天去影响我工作,说吧,你想怎么样
  这几年我们不见面不是也都过得不错嘛,干嘛非得纠缠不休
  难道说是陆总当初被人耍了,心有不甘?
  崔琳今天穿着简单的白色上衣,浅色牛仔裤,头发自然的扎在后面,她轻描淡写的话让对面的男人敛起嘴角的笑
  时间安静了几秒
  阿萤
  别这么叫我
  我们不熟
  好
  陆河川抿唇闭口不言
  崔琳也不催他静静等着他开口
  此时二人的角色仿佛置换了,女人面容精致洒脱,仿佛与自己无关,而男子帅气的脸庞上略微漏出犹豫之色
  你之前离开,是因为
  还未等陆河川说完
  是!
  我听到了你的话
  ……
  对不起
  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换来没关系
  我知道我伤害了你,但是阿萤,赌约是真,我爱你也是真,我那样说只是怕你被其他人伤害
  而伤我最深的人恰恰是你
  崔琳忍不住叹气,似是告诉陆河川也是告诉当年的自己
  哎,你知道吗,陆河川,我根本不在意别人的话,而你只是守护了你的脸面,而不是保护我
  崔琳看着眼前的人,时过经年,他一如往昔俊郎,甚至身上多出了商场打拼的气场。感情却始终停留在原地……她竟会有些不忍,呵,还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当年你确实伤害了我,但我也戏耍于你,不告而别
  所以
  我们扯平了
  陆河川长久的沉默,一如当年阿萤在他面前的沉默,崔琳甚至感受到陆河川强大气场下的愤怒
  时间悄然而逝,两人就这样对峙着
  陆河川已经离开一阵了,崔琳还震惊的坐在位子上,耳朵回响刚刚陆河川的话
  陆河川一步一步靠近崔琳,两只胳膊把小小的人儿圈在臂弯下,贴近她的耳朵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崔琳身上:我从来没说过要和你分手!
  说完陆河川就面带笑容注视着阿萤,好久不曾这么近距离,陆河川真想做点别的,不过不急。崔琳抬手推开了陆河川,没有防备之下,趔趄了两步,二人最后还是不欢而散
  崔琳最后听见陆河川说了一句话
  阿萤,是你先招惹的我,我们没完
  ……
  陆总,去公司吗?
  陆河川没有回答,直接坐到车上,闭眼扶额
  陆总,崔小姐还是过不去吗
  没关系的,陆总,追女孩子嘛,总得花些时间和耐心的
  我们没有分手
  ……!
  姚秘书心想,你们没有分手,是陆总你被人家甩了啊!……
  去让人捐赠一批医疗器材给市医院,接洽人必须是崔琳!
  !……好的陆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