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规则怪谈简笔录 > 第八章.Day.2

第八章.Day.2


  看摊的小妹妹这回没有在写作业了,估计是表现好被家里人奖励了玩一段时间的手机。
  左思协想起那条关于买菜的规则,谁看摊不能买,谁看摊可以买。
  这种单独指出来具体的人的规则,会不会蕴含着别的什么意思呢?
  比如……茑萝让他在这个小妹妹看摊的时候买菜,是不是在暗示他,这个小妹妹可信。或者说,他可以从小妹妹这里获取一些帮助。
  就像他第一次来这里买菜的时候,小妹妹就已经不经意间透露出,当时的真实时间其实是凌晨的重要信息。
  只是左思协当时犯蠢了没听出来而已,这就导致了他在错误的时间遛狗,掉了不少的san值。
  他称了几个土豆,假装无意地问道:“你上几年级啊?没去上学吗?”
  “我五年级!”小妹妹十分高兴地说道,“我有在上学,不过今天是周末,所以我帮爸爸看摊呢。”
  左思协愣了愣,迅速地思索起这段话里所包含的信息。
  昨天他凌晨来买菜的时候,也是小妹妹看摊。
  如果是工作日,那么小妹妹要上学,不可能起那么早来给家里看摊。
  那么昨天就是周末。
  今天也是。
  今天是周日。
  “那你明天就要继续去上学了。”左思协说。
  “是啊!不过我放学回来还是会继续帮我爸爸看摊的啦!爸爸工作太辛苦了。”小妹妹很懂事,说的时候还重重地点头。
  左思协确实是觉得很感动,但他现在只想着另一件事。
  小妹妹看摊的时间:周末全天(大概率),工作日的放学后,大概四点之后。
  光头师傅的看摊时间:工作日的白天。
  看来,“反省”开始的第一天和第二天,不论他是什么时候买菜,都是小妹妹在看摊。
  什么新手保护期。
  不过,他这一问,也差不多把这个摊位的看摊情况给摸清楚了。
  他又多了一条判断时间的方法:
  工作日的四点之后,大概五点左右,来这里看是谁在看摊。
  如果是光头师傅,那就是凌晨。
  如果是小妹妹,那就是下午。
  买菜的规则,本质上果然是茑萝给的提示!
  什么光头师傅少称了二两肉……他就知道!
  茑萝怎么可能去买菜啊喂!
  这个规则怪谈的主题和本质,就是“时间”。
  基本上所有的线索,全部指向“时间”。
  左思协汗颜。
  他感觉,大概,可能,也许……
  他老婆真的比他更聪明。
  惭愧惭愧,他是一个蠢蛋。
  “不过如果老师布置作业太多的话,我就在家里写作业,不来看摊了。”小妹妹补充。
  嗯……看来还得有点运气因素。
  不能完全相信,但可以作参考。
  即:
  如果在工作日的四点之后,发现是小妹妹看摊,那就必定是下午。
  但如果看到是光头师傅看摊,却不一定就是凌晨。
  左思协心里微微放松了下来。
  线索这种东西,多多益善嘛。
  称完土豆,左思协又到超市里购置了新的厨具。中午的时候,家里的瓷盘和碗已经被“妻子”摔了好几个了,再不买新的,晚上就没有盘子盛菜了。
  希望他的推理没有出错。“妻子”把饭菜全摔了的原因,就是他没有做“妻子”爱吃的土豆。
  只要晚饭的时候做了,这事应该就告一段落了吧。
  当然,事情已经发生了。
  无法挽回,只能止损。
  他已经做了让“妻子”生气的事情了,所以,他现在的san值肯定又下降了一个阶段。
  他现在做这些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的san值掉得更多罢了。
  不代表san值可以回升。
  事实证明……
  他判断对了。
  晚餐做了一盘酸辣炒土豆丝,于是这回就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了。
  “妻子”吃完了饭和菜,像往常一样,在桌上留下了一个空的白桃汽水易拉罐。
  然后就消失了。
  左思协收拾好餐桌和厨房,再次确认了一遍手表上的时间。
  时间好像流逝得更快了一点,分针转动的速度肉眼可见,乍一看还以为是秒针。
  左思协从衣帽架上取下遛狗绳,转过头,却没看到伊拉贝丝。
  他去狗窝那里看了看,伊拉贝丝正缩在狗窝里,好像不怎么愿意出门的样子。
  似乎感觉到了左思协靠近,伊拉贝丝顿时就从假寐中醒了过来。
  它从狗窝里站起来,冲着他汪汪叫了两声。
  左思协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狗狗不喜欢他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伊拉贝丝还绕着他转圈圈,围着他的腿钻来钻去,左思协出门的时候它还总是想要跟着。
  而现在,左思协只是想带它出去散个步,它就已经有点不情不愿了。
  ……
  左思协现在危险了。
  第一天,因为判断错凌晨和下午,导致家里没有活物,“妻子”的影响力增强。
  第二天,因为一直没有做“妻子”爱吃的菜,导致妻子大发雷霆,他违反了“好丈夫”的行为准则。
  不过他当场就出去买土豆了,“妻子”究竟打没打电话过来,不得而知。
  茑萝的原话是……
  狗狗是亲近“茑萝”的。
  亲近“左思协”只是爱屋及乌。
  第一天,通过狗狗亲近左思协,而不亲近家里的“妻子”来看,家里的“妻子”不是真茑萝。
  因为如果是真茑萝的话,狗狗应该亲近家里的“妻子”才对。
  而第二天……也就是现在。
  狗狗已经不亲近左思协了,虽然也没有敌意就是了。
  不过,它比起昨天,对“家里的妻子”,似乎不那么排斥了。
  甚至比起家里的“妻子”,它反而更排斥左思协。
  狗狗自己是没有出问题的。
  没有吃狗粮以外的食物,没有进厨房,没有被喊错名字。
  那它的态度发生改变,只能是左思协和“妻子”出了问题。
  左思协已经掉san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狗狗会不喜欢他,他已经早有预料。
  那狗狗为什么会对家里的“妻子”态度发生改变呢?
  狗狗必定是亲近“茑萝”的。
  那么……
  难道,表里世界的融合开始后,家里的假妻子,会慢慢变成真的?
  而家里的茑萝如果变成真的了的话……
  七天后回家的那位“茑萝”,还会是真的吗?
  左思协的脸色骤然一变。
  他的san值高低不仅会影响手表时间的流速,居然还会影响七天后回家的那位“茑萝”的真假?!
  如果就连一开始就已经给出的通关条件,都变得真假难辨了起来……
  那他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不,不,不。
  不能这样想。
  冷静,冷静。
  左思协,你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甚至开始怀疑规则了……
  你的精神状态现在很危险。
  冷静,冷静。
  现在才第二天。
  别第二天就熬不过去了。
  你没有这么菜。
  左思协在心里给自己做了个简单的心理建设,平复好自己的心情。
  他冷着一张脸,毫不客气地,强行将遛狗绳扣在了伊拉贝丝的项圈上。
  不管伊拉贝丝还喜不喜欢他,这个狗是必须要遛的。
  不愿意出门就把你踢出门!
  不能让事态继续朝着最危险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了!
  关于真假茑萝的分辨,他还需要具体的、系统的、严谨的、客观的分析。
  别有了一点线索,有了个新猜想,思维就超级无敌发散,搁这一个劲儿的瞎猜,自己吓自己,难道是还嫌自己san值掉的还不够快吗?!
  在这种主打精神攻击的规则怪谈世界,最忌讳的就是不够冷静。
  保持理智的思考是必要的。
  左思协关上了家里的门,伊拉贝丝又冲着他叫了几声,然后抬起前爪,开始挠家里的门。
  左思协不悦地扯了扯绳子,试图让它不要再那么依依不舍,不愿意走。
  不知是不是一人一狗弄出来的动静太大了点,没过一会儿,对面的邻居把门打开了一小部分,年轻女孩的脑袋从门的上面探了出来,纯黑色的猫猫头从门的下面探了出来。
  左思协和雨久面面相觑,伊拉贝丝和黑色猫猫面面相觑,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呃,我家狗狗……”左思协十分不好意思地开口,他以为是自家这里动静太大,把对门的雨久给吵到了。
  伊拉贝丝却突然兴奋地嗷了一嗓子,冲着雨久就跑了过去,不过它并没有靠近门槛,只是站在门外,仰着脑袋看着雨久,一脸讨好,毛茸茸的尾巴摇得十分欢快。
  左思协脸上的表情更尴尬了。
  “它好像很喜欢你。”左思协说。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心里微微一动。
  他立刻把目光转向了地上那只黑得很抽象的猫猫,对方果然顿时一炸毛,金色的猫眼十分警惕地望着他,喵喵了两声后,像是提醒一般,猫爪开始抓挠着雨久的拖鞋。
  雨久低头看了一眼猫猫,再次抬头看向左思协。
  她的眼睛没有高光,也看不出什么明显的情绪。但左思协还是能感受到雨久那并不刻意的打量,对方好像已经注意到了什么,就像左思协所猜测的那样。
  对方的猫猫,和他的伊拉贝丝,应该是同一种,或类似的存在。
  左思协突然想到,“家里必须要有活物”,这个活物除了指左思协和伊拉贝丝之外,是不是还包括“来家里吃饭的朋友”,和类似于“邻居的猫”的存在?
  不过……这对现在的他并没有什么帮助就是了。
  他已经开始“变异”了。
  雨久从口袋里拿出本子和笔,似乎是想写点什么给他看。
  左思协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你不用写……没事,我还很清醒。”左思协拉了拉遛狗绳,把伊拉贝丝给拉过来。
  “互相拜访的方案继续生效。”左思协顿了顿,“不过我感觉,最晚明天,我可能就要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