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规则怪谈简笔录 > 第六章 Day.2

第六章 Day.2


  左思协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使劲甩了甩头,习惯性地抬起手腕确认手表上的时间。
  7:10。
  他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把昨天晚上枕着的抱枕重新放置在沙发靠背前。
  如果按照他预想中的时间流速来推算的话,他应该只睡了两三个小时。
  可是他反而觉得自己休息得其实还挺好。
  昨天也就是正常地做晚餐、遛狗。
  好在,这次遛狗回来之后,并没有再发现“妻子”有出门的痕迹了。
  “妻子”出门是不正常现象。
  当天极其过量的思考让他非常非常疲惫,所以他直接就睡了过去。
  好在,似乎当他不是那么在意时间的情况下,手表的时间并不会流逝得太夸张。
  但是,目前这只手表的名堂,他现在还没搞懂,也不可能搞懂。
  时间太短了,今天才第二天。
  急也没用。瞎猜也没用。
  他掀开沙发上的毯子,随便套了一下衣服,便穿上鞋,直接走向了客厅角落里伊拉贝丝的狗窝。
  连自己的洗漱都暂且搁置了。
  现在在他心里,什么事都没有给伊拉贝丝倒狗粮重要。
  左思协先是检查了一下狗粮袋子。袋子里的狗粮剩余数量高度与标记吻合,没出什么问题。
  今天是第二天。
  左思协在心里默念了几遍,然后拿走了伊拉贝丝的狗粮碗,将碗里的剩余狗粮倒进了垃圾桶。
  重新倒好一满碗后,左思协又在剩余狗粮的高度处做了一个标记。
  两个标记了。
  左思协在心里默默记下了两个标记之间的间隔,然后像昨天一样,将狗粮袋子封口收好,放在了伊拉贝丝够不到的高处。
  家里可能会对狗粮数量造成影响的存在只有两个,“妻子”和伊拉贝丝。
  这样做可以降低伊拉贝丝自己作案的可能性。
  一旦狗粮数量出问题,一定是“妻子”出手了。
  当然,按照这个规则怪谈世界的基层逻辑,在表世界和里世界未重合或重合度较低的时候,“妻子”应该暂且还不能对表世界里的事物做出太大影响。
  而左思协违反规则掉san之后,很可能就会导致表里世界开始融合,渐渐地,“妻子”就可以对他做出干扰和影响。
  现在他的san值肯定已经不是满值了。
  他有种预感,手表的时间流速很可能也与他的san值状态挂钩。
  也许他的san值越低,手表的时间流速就越快。
  不可能是变慢。
  因为手表时间流速变慢,对他而言其实是好事。
  左思协洗漱完毕,去厨房煮了一锅面条,作为“第二天”的早饭。
  给茑萝的那碗,左思协加了很多醋。因为茑萝喜欢吃醋。
  如果忘了放醋,家里的“茑萝”极有可能会生气。
  连我喜欢吃醋都不知道!你还算什么好丈夫?你根本就不爱我!~生气!
  那个语气左思协都能脑补出来了。他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进入厨房的时候,他重新看了一遍便签,看能不能找出一些,第一次看的时候不小心错过了的线索。
  【8.如果是要邀请朋友来家里吃饭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啦。不过,最好不要是女生噢……(威胁的目光)】
  左思协仔细读了一遍第8条,抿着嘴唇,若有所思。
  邀请朋友吃饭?
  这个为什么要单独列出一条?
  作为一个把妻子气到离家出走,而迫不得已留在家中,接受“好丈夫改造计划”,并反省自己长达一星期的“不合格丈夫”……
  怎么会有邀请朋友来家里吃饭的意图?
  八竿子打不着吧。
  打个比方:
  你的孩子期中考试考了个零蛋,你很生气。于是你让他周末只能待在自己房间里,写作业的同时反省自己的学习态度是否端正。
  然后你给他列出了几条作为惩罚的规则,比如不许看电视,不许玩手机,不许吃零食……这些都很正常。
  然后突然来一条:如果你的小伙伴来找你玩的话,不许玩变形金刚。
  就……
  嗯,也不是不合理吧。
  反正,你就说这是不是一条惩罚规则吧!
  但,怎么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还是说,这其实是茑萝给他的一个提示?
  即:你可以邀请朋友来家里吃饭。
  至于男生女生什么的……
  也许跟那个所谓的,光头师傅少称了二两肉的解释一样,只是个借口罢了。
  因为直接说出来太突兀了。
  要知道,家里的这些规则都是“限制性规则”,毕竟他是一个犯错的丈夫嘛。
  要么是让他必须做什么,要么是禁止他做什么。
  没有“可以做什么”。
  所以,茑萝如果突然来一条“可以邀请朋友来家里吃饭”,就显得非常违和了。
  可能是规则怪谈世界不允许,毕竟这不符合本规则怪谈的背景逻辑。
  所以茑萝把这条规则包装了一下。
  表面上这条是“限制性规则”,即:不允许带女性朋友来家里吃饭。
  实际上,茑萝这是在暗示他可以邀请朋友来家里吃饭,这对他有帮助。
  也许朋友进家里来后,可以提示他一些东西。
  这种包装后的规则,规则怪谈世界官方应该是允许的。
  反正没违规嘛。
  就算知道了你在透露隐藏信息又怎样?
  制作规则的人能很巧妙地把信息隐藏在规则里面,看规则的人也很聪明地能从这条规则里面发现端倪。
  这是你们自己的本事。
  当然没意见了!
  左思协又一字一句地阅读了这条规则,觉得自己上面那个猜测至少有七分可信。
  这条规则确实比较特殊。
  但是……
  他从哪儿找个朋友出来?凭空变出来一个吗?
  要么……
  他直接现交一个朋友。
  不过交朋友的话,就需要狗狗的帮助了。
  如果是狗狗愿意亲近的,那就是可以做朋友的。
  看来这个机会只有遛狗的时候才能抓住了。
  左思协找到了新的解谜方向,心情在不知不觉中居然好了不少。
  吃面条的时候,左思协让自己尽可能地不去看对面的碗筷。
  感觉,那种东西,还是不要直视的好。
  瘆人。
  早饭的事情解决了,那么午餐之前,他还有些许的自由活动时间。
  左思协检查了一下冰箱,昨天明明还有好几罐的白桃汽水,现在只剩最后两瓶了。
  他又把厨房和客厅的垃圾袋拿了出来,扎在一起,准备带出门给丢了。
  当然,丢垃圾只是出门的借口。他这次出去,没有两个小时肯定不回来。
  控制好时间就行,反正三个小时内的出门在规则允许范围之内。
  有伊拉贝丝在家,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出门前,他再次确认了手表上的时间。
  8:26。
  那么,11点半之前必须要回家。当然,他肯定不能卡点。
  他了解茑萝,茑萝当然也了解他。
  卡bug,耍小聪明,玩文字游戏,钻规则漏洞……
  如果“妻子”是茑萝的话,以她的头脑,这些肯定都一清二楚的。
  卡三个小时的点回家,确实没有违反规则。但没有违反规则,“妻子”难道就不会生气吗?
  你卡点上班,虽然不会扣工资,但你老板还是会生气啊。
  这是两回事好吧。
  他就不去触那个霉头了。
  去小区的公共垃圾箱里丢垃圾的时候,他再一次看到了住在他对门的那个女孩子。
  虽然他知道,对方其实并不是他的邻居。
  但同样的,这里也不是他家。
  女孩也看到了他。
  虽然上一次她打招呼的时候左思协没有回应她,但她似乎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所以再一次看到左思协这位对门邻居后,她依然是露出了一个礼貌性的笑,然后朝他点头示意。
  左思协看了她一会儿,这一次,他选择了回应。
  “你好,我是住你对门的,姓左。”
  女孩点了点头,从棉布裙子的口袋里拿出一个本子,快速地写了几笔,然后展示给他看。
  【你好。我叫雨久。】
  左思协愣了一下。
  “你是……残疾人?”
  女孩再次点了点头。
  其实左思协这样直接问是非常不礼貌的,毕竟这种事情,当着人家的面说出来,未免也太伤人了。
  不过,对于左思协的无礼,她却没什么反应。
  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左思协,那双没什么高光的眼睛里看不出一丝悲喜。
  左思协反应得也很快,他立刻就道歉了:“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雨久摇了摇头,又淡淡地笑笑,不是很介意的样子。她笑的时候,嘴角总是带一抹温柔。
  看起来很面善……
  可惜伊拉贝丝不在。
  如果有机会,左思协准备让伊拉贝丝跟这个邻居接触一下,通过伊拉贝丝是否亲近她,来测试一下她可不可信。
  他有事情要求助这个邻居。
  邻居是他能找到的,最近,也最方便的求助对象了。
  虽然只有一面,哦不,两面之缘。
  “我有事情想要请你帮个忙。如果你方便的话,可以详谈吗?”左思协说,“当然,是有偿的。”
  钱倒是不算什么。
  雨久四顾了一圈,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公共长椅。
  答应得这么爽快?
  左思协心里突然感觉不妙。
  这个邻居真的是没问题的吗?伊拉贝丝呢?能不能救一下?
  左思协看了一眼表。
  9:40。
  还好,还有时间。
  他们在公共长椅上坐下。
  左思协还在思考着,怎么把自己的要求包装得比较合理,比较正常。最起码,不能让这位邻居起疑才行……
  然而,雨久直接把本子递了过来。
  左思协看了一眼内容,脸色突然一变。
  【你可以每天早晨8点来拜访我,而我会在每天晚上8点拜访你。】
  【你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