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规则怪谈简笔录 > 第五章 Day.?

第五章 Day.?


  左思协晚上的睡眠非常差。
  严格来说,在这种规则怪谈世界里,他就没睡过好觉。
  他万万不敢睡觉睡过头,因为手表上的时间是过得很快的。他当然不可能像平常一样,睡八九个小时,甚至半天。
  他要是真的睡了那么久,手表上显示已经过去了一天或者更长也说不定。
  试想一下,家里的“妻子”,发现丈夫睡觉睡了一整天……
  咦惹。好可怕好可怕。
  提心吊胆,睡睡醒醒。
  客厅的灯一直都开着,他也没法安稳入睡,只能迷迷糊糊地休息。
  看手表确认时间似乎已经养成了肌肉记忆。虽然,他已经困到了视线模糊,头脑不清的地步了……
  熬不住了。
  他的脑袋一歪,彻底睡了过去。
  -
  然后突然惊醒。
  左思协条件反射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窗外阳光明媚,室内气温很高,推测为正午至下午两点左右。
  但是天色是不可信的!
  左思协立刻查看手表的时间。
  时针指到了将近4的位置。
  凌晨4点?还是第二天的16点?
  左思协浑身冰凉,脸色苍白如纸,嘴唇紧抿,思绪疯狂地转了起来。
  如果他的大脑是一台由许多齿轮组合而成的精密器械的话,此刻那些齿轮应该已经转得磨出了火星子了。
  对了,对了……
  是啊。
  手表只有12个刻度。
  光看手表,没法分辨是上午还是晚上,是下午还是凌晨。
  左思协感觉脑海里像是有一颗氢弹爆炸了,脑袋上冒出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
  该死,该死,他又失误了!
  他又犯错了!
  有时候他觉得茑萝说的真的很对——“你这个人怎么一会儿聪明一会儿蠢的”。
  崇文高中就是,第二天早上就稀里糊涂违反校规了。
  现在也是。第一天就犯了个大错。
  天色是不可信的。
  那他昨天进家之后看到的,手表上的12:57,未必是正午时间。
  只是他看到的天色是正午的天色,所以理所当然认为那是正午十二点。
  ……
  也许,那个“下午”,其实都是凌晨。
  小妹妹说,摊位上的菜都是“刚”从老爸的菜园子里摘下来的,很新鲜。
  凌晨四点多的菜,当然是早上刚摘的,没有任何问题。
  他做的那一餐,不是晚饭,而是早饭。
  茑萝晚上六点之后不吃饭,那为什么,昨天六点之后她还会在沙发上坐着吃零食喝汽水呢?
  ……
  因为那他妈是早上!
  ……
  完蛋了。
  难怪。
  他昨天没有给“妻子”做午饭,却没有什么事。因为那并不是中午。
  那么,也就是说,今天早上的六点到七点之间,家里没有人,也没有狗狗。
  他把狗带出去了。
  左思协浑身一阵恶寒。
  但是……
  他现在还好好的。
  所以,冷静。要冷静。
  还没到最糟糕的地步。
  他还能保持稳定的情绪和理智的思维,没有大量掉san,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想想怎么处理这次失误吧。
  他违反了茑萝便签上所写的规则,但并没有违反“一个好丈夫”的行为准则。
  茑萝写的便签规则有三种。
  一种是“好丈夫应该做的”。比如戴手表,买菜做饭洗碗,准备白桃汽水,不能长时间离开家,不能未经同意碰妻子的私人物品,不能不接老婆电话等。
  一种是“排雷”。比如什么时候家里不能有人,什么时候家里必须有活物。又比如,不让他去车库,不能接“妻子”的问罪电话,还有不能睡卧室。
  最后一种是“指南”。比如不能相信手表以外的时间(包括天色),让左思协通过做一些事来判断当前的情况。比如,通过观察剩余狗粮的数量来判断天数的流逝。
  按照危险程度,第一档是最危险的。因为左思协一旦违反这一类规则,就会直接遭受来自家里这个“看不见的妻子”的怒火,这将直接威胁到他本人的安全。
  而最后一档是最不危险的。那只是茑萝给的提示,左思协如果照做,也许会获得一些额外帮助,或者解读出一种解谜方向。即使不遵循,也没有太大的影响。茑萝给的提示只是供他参考而已。
  第二档规则的危险程度就比较薛定谔了。很大可能,问题并不会出现在左思协本人身上,而会出现在家里这个“妻子”的身上。
  发散思维猜测一下,也许,他如果违反了这一类规则,会导致“妻子”的力量,或者说影响力增强?
  联想一下……
  今天早上六点到七点,家里没有人也没有狗的时间段,家里出现了“妻子”可能出过门的迹象。
  有没有一种可能,如果在不当的时间段内,家里没有活物,就会触发“妻子”出门的情况?
  或者,会加大这位“看不见的妻子”,对表世界的影响?
  是的。
  左思协在表世界,“妻子”在里世界。
  他如果违反规则导致掉san,可能会进入里世界,就可以看到家里这位“妻子”了。
  左思协的身体触电般剧烈地一颤。
  吓……吓到了。
  不行。
  必须要挽回局势。
  失误已经发生了,他总不能穿越回去,改变既定的事实。
  他没有这样的本事。
  他能做的只有止损。
  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确定时间!
  现在,到底是凌晨四点还是下午四点?
  他其实心里一清二楚,现在大概率是下午四点。他上午已经犯大错了。
  但还是要找到其他的证据来验证,即,能证明现在是下午四点,而不是凌晨四点的证据。
  ……
  狗粮!
  左思协连忙前往客厅角落,查看狗粮碗中的剩余。
  狗粮碗倒满的狗粮数量,是狗狗一天吃的份额。
  而且是早上倒。
  一天是24小时。
  他昨天,不,上一次看的时候,碗里是有狗粮的。
  如果他回家的时候是“正午”,那么现在就是“凌晨”四点。还有大概两个多小时,他才需要开始倒狗粮。
  那现在就无需倒狗粮,因为还没有到24个小时,只是快到24个小时了而已。
  所以,碗里应该有剩余。有一点也是有。
  但,如果他来的时候是“午夜”,那么今天“凌晨”的时候,他本应该倒“今天”份的狗粮。
  但他没有倒。
  所以,“下午”四点,也就是现在,前一天的狗粮应该早就吃完了,因为距离前一天的“早晨”,已经过去了远不止24个小时。
  那么这种情况下,现在碗里应该一丁点剩余都没有。不止是吃完了,伊拉贝丝还会很饿很饿。
  糟糕的情况应验了。
  他刚靠近伊拉贝丝的狗窝,就发现伊拉贝丝已经在疯狂地啃咬那袋未开封的狗粮了。
  狗粮碗空空荡荡。
  左思协深深叹了口气。
  他从书房找到了一支记号笔,然后拆开狗粮,将伊拉贝丝的狗粮碗倒满。
  然后在狗粮袋子的剩余高度处标记了一道横杠。
  今天是第一天。
  第一天,已经倒了一天的分量。
  当然,这些分量,伊拉贝丝一定是吃不完的。现在已经是下午了。
  但明天早上,不论伊拉贝丝有没有吃完,他都会倒掉前一天的剩余,然后重新倒一整碗。
  他把狗粮袋子封口并收好,放在了伊拉贝丝够不到的高处。
  他再次确认了手表时间。
  4:48。
  保险起见,他还有一个确认方式。
  当然,这个方式凑效的前提是,家里的“妻子”,是茑萝,或者完全以茑萝为原型。
  那就是,茑萝不喜欢以面条作为午餐或晚餐。
  她只会在早餐的时候吃面条,其余时候都不吃。
  没有为什么。她就是不喜欢。
  就跟她只喜欢红色不喜欢别的颜色一样。她就是要这样。
  有些事情本来就是没法解释的。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比如左思协自己就不喜欢穿长款的衣物。他就是觉得别扭、不习惯,就是不喜欢。
  你就算拿个大喇叭在他耳边循环播放“长款好看”“帅”“保暖”“女孩子喜欢”,他也不会穿。他就是不喜欢。
  当然,除了某些家庭的某些父母,一般人也不会非要逼着别人去吃对方不喜欢的食物,去穿对方不喜欢的衣服。
  所以很多时候,他非常理解,也非常包容茑萝的娇蛮和任性。
  大家都一样嘛。
  不过感觉除了他,也很少会有性格这么温吞的男人能忍受茑萝的脾气了……
  唉。
  “好丈夫”难当。
  然而,这些比较私人的小习惯,在当前这种情况下,反而可以用来作为紧急情况的破局方式。
  即,他在五点钟左右的饭点,给“妻子”做一碗面条。
  如果“妻子”吃了,说明现在是早上。
  如果“妻子”摔碗,说明现在是下午。
  但是。
  作为一个“好丈夫”,怎么可能不知道妻子的饮食习惯?
  这个方式确实可以突破“时间”的困局,但也会带来难以预测的危险。
  这个时候就需要权衡利弊了。
  完美的破局方式或许会有。但在被他想出来之前,就约等于不存在。
  他只是个普通人,不是什么思维天才,在任何时候无法做到十全十美。人当然是会犯错的,他又不是机器人。
  左思协忽然觉得,倒也没必要对自己那么严格,吹毛求疵吧。
  这得多累啊。
  其实狗粮那条线索就已经差不多表明了现在是下午了,他没必要必须得百分百确认。
  等以后遇到了连狗粮都无法辨别出的“时间”困局,他再冒险向“妻子”求证吧。
  用一些san值来换取一个确切的局面用于分析,总比清醒地被困在恐惧和未知中要好。
  左思协深吸一口气,平复好自己的心情,然后神色如常地回到厨房,去准备真正的“晚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