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规则怪谈简笔录 > 第三章 Day.1

第三章 Day.1


  没想到,有一天他还会经历“真假茑萝”的辨别情况。
  于他自己,肯定是对那个离家出走的,给自己打电话的,写便签的茑萝,信任度更高一些。
  而对家里这个看不见的,喜怒无常的,占有欲强得几乎病态的茑萝,信任度肯定非常低了。
  茑萝可不会在乎他碰不碰她的私人物品。她是真不在乎。
  左思协更是经常把她换洗的衣服从洗衣机里专门挑出来,不跟其他衣服一起洗。因为茑萝只穿红色衣服,跟别的一起洗会串色。
  以及,茑萝确实挑食。她不爱吃的,一口都不会碰。有爱吃的,她就只盯着那一盘菜吃。
  但左思协也不会闲的没事专门买她不爱吃的菜逼着她吃啊……他可没有那么爱找茬。不爱吃就不买咯。
  而且,不管他的饭菜做得有多难吃,茑萝都绝对绝对,不会摔盘子摔碗的。
  如果这一餐左思协做的菜她没一个爱吃的,她就自己去冰箱里拿拌饭酱和榨菜来,就着那些东西吃白饭。
  就算想吃白粥了,她也会提前很久就跟他说清楚。绝对不会在已经煮好了米饭的情况下,把饭一摔吵着闹着要吃白粥。
  除非……除非茑萝性情大变。
  但……这样的话,左思协认错真假茑萝,只能说理所当然。他死得心服口服,认栽认命好吧。
  假妻子跟真妻子一模一样,真妻子性情大变跟个假的一样。
  别说左思协了,谁来都得跪。
  跟他菜不菜没啥关系。这是规则怪谈世界官方不让他活。
  所以。
  他还是暂且认为,家里的这个是假的。
  那么便签就是可信的。
  不过,要是后面有别的线索证明家里的才是真的,那到时候再重新分辨好了。
  光靠脑测肯定是不行的。
  左思协检查了一下冰箱,冷雪区除了仨鸡蛋以外,那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白桃汽水倒是还剩几罐。
  冷冻区也没有储存冻肉,不过左思协在最底层的抽屉里发现了某人偷藏的雪糕,这倒很像是茑萝会做出来的事。
  左思协突然警惕起来。
  这算是私人物品吗?
  老婆偷藏雪糕,作为一个好丈夫,应该怎么处理?
  ……哈哈。
  当然是不处理了。
  左思协果断地关上抽屉和冰箱门。
  他可干不出来偷吃的事情。毕竟,一个好丈夫怎么可能偷吃妻子的雪糕。
  不是,他为什么要吃雪糕?!
  啧,见鬼,搞得他都神经兮兮了。
  厨房橱柜和菜篮子里也没有菜。
  好的,那么第一个任务来了:“好丈夫”该出门买菜了。
  不然的话,“妻子”的晚饭就没得吃了。
  左思协从厨房里装零钱的抽屉里拿了几张零钱出来,看了看手表准备出门买菜了。
  让他大吃一惊的是,时间居然显示14:31。
  他回到家已经过了两个半小时吗?怎么可能?
  他才做了几件事?
  读门上的便签,拿手表,读厨房的便签,检查冰箱。
  顶多花了一点点思考的时间吧?
  时间过得也太快了!还是说,是这只表的问题?表比实际的时间更快?
  但……
  只有手表的时间才是可信的。挂钟和手机时间都不可信。
  茑萝写给他的第一条规则就是这一条,重要性不言而喻。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13:17。
  这个时间合理多了!
  但……不。左思协感觉,在这种世界,似乎合理的、正常的,反而才是危险的。
  左思协还是决定相信茑萝,相信这只机械表。
  表的时间过得很快。
  “七天”的时限,一定也是以手表显示的时间为准。如果手表过了一天,那么“实际”就是过了一天,即使窗外的天色并没有改变一个轮回。
  以手表为准!
  左思协没敢耽搁,拿起厨房里的购物袋就离开了家里,并记下了手表上的时间。
  不能离开家三个小时,当然也是指手表时间。
  伊拉贝丝摇着尾巴跟在左思协后面,绕着他疯狂转圈圈,看起来非常亲近他的样子,甚至还想跟着他一起出门。
  左思协严厉地把它赶回了家里面。
  伊拉贝丝汪汪叫了两声,沮丧地回到家里去了。
  它好像不喜欢待在家里?或者说,它不太想跟家里那个“看不见的妻子”待在一起?
  伊拉贝丝亲近茑萝,也亲近左思协。那它不亲近的,肯定就是与左思协和“真”茑萝不同阵营的了。
  又一条线索证明家里的“茑萝”是假的。
  要说有没有可能狗狗是假的呢?
  不会。
  因为狗狗亲近左思协,就这么简单。
  他可以不相信自己,但一定要相信狗狗。这里所有的存在甚至可以直接用狗狗来进行辨别,即:狗狗亲近的,和狗狗不亲近的。
  狗狗亲近左思协,那么左思协就可以相信狗狗亲近的其他存在,警惕狗狗有敌意的其他存在。
  如果狗狗突然对左思协有敌意了……
  左思协就完蛋了。
  又或者,是狗狗自己出了问题。
  比如……
  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又比如……
  被喊错名字。
  那么,它就不再是“伊拉贝丝”了。也就不再是之前那只,可以完全信任的狗狗了。
  那么一切就要反着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它表现出有敌意的存在,才是左思协可以相信的存在了。
  不过那只是后备方案。
  狗狗不出问题当然是最好的,左思协可不是那种为了寻求刺激挑战极限,而主动给自己增加难度的人。
  他只是谨慎而已。这些事情他可以不去验证,但他心里一定要有个底,用来作为自己的退路,以防万一。
  小区的道路和布局他都一清二楚,毕竟在这里生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到了地平线上,夕阳给整个白羽小区镀上了一层橘黄色的光晕。
  明明两个小时前……
  这里还是艳阳高照。
  左思协不想多在小区内停留,出了单元楼就直奔佳佳超市。
  这个超市的老板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据说一直都没有结婚。平时不在超市里露面,看店的都是雇来的员工。
  有几个卖菜的摊位就在佳佳超市一楼的院子里。当然,他们是要给佳佳超市交摊位费的,毕竟小区内禁止摆摊。
  左思协一看到这熟悉的超市和摊位布置,不免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真的……一模一样。
  但他知道,这里根本不是现实世界。
  唉。
  嗯……茑萝在便签里说的那个“死秃头”,应该就是指佳佳超市一楼这里一个卖肉和蔬菜摊位的摊主。经验之谈,这家的肉感觉要新鲜一点。
  这里所有摊位的菜和肉的价格,差不多都一样,毕竟大家都挨得这么近,你降低价格不就是恶意竞争嘛。
  除非你的菜确实不怎么新鲜,降价出售大家都能理解。
  不过那个光头摊主,左思协倒是有很深印象。可是,他感觉对方人挺好的啊……
  左思协没少到他那儿买过菜,就从来没感觉到过对方给自己称得缺斤少两过啊。
  有时候那师傅还会送俩把小葱,或者俩头大蒜呢。
  话说……
  茑萝很少买菜的吧?她真的给家里买过肉吗?
  左思协很怀疑。
  对方称的肉少了二两什么的……其实是借口吧?
  为什么茑萝——左思协是指家里那个“看不见的茑萝”,不吃这个光头师傅卖的菜呢?
  好吧,很难理解。
  毕竟是没法解释的东西。那不吃就不吃吧!
  如果什么都要思考个所以然来,只会越来越钻牛角尖。
  他走到摊位附近,不动声色地扫视了一遍摊位上摆放的各类蔬菜。
  倒是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
  摊位后面,一个扎着高马尾辫子的小妹妹正在趴在便携折叠桌上写作业。当然,也许是在无聊地乱涂乱画。
  看到有人来了,她就连忙把手里的笔往桌子上一丢,从椅子上蹦了下来,步伐轻快地来到了蔬菜摊的后面,熟练地开始调试电子秤。
  一看就是早当家的孩子了。
  “叔叔,你要买什么,看看。你来得正巧,这些菜都是今天早上刚从我爸的菜园子里新摘的。”小妹妹热情地介绍道。
  左思协沉默了。
  为什么是叔叔……
  我tm才26岁啊。
  不过这个小妹妹的话,他听起来怎么觉得怪怪的。
  “今天早上刚从菜园子里摘的?”左思协问。
  他说完之后,忍不住往外面看了一眼,那片光线渐暗的天空。
  天都要黑了……
  早上,“刚”摘?
  他再确认了一眼手表,15:36。
  不是吧,出门到现在,这就一个小时过去了?
  也就一百多米的路程!
  就算是乌龟爬,那也不会爬一个小时吧?
  乱了,全乱了。
  “对呀!”小妹妹认真点头,似乎是以为左思协觉得菜不新鲜,连忙道,“叔叔你自己看嘛!菜上面还有露水呢!都是刚摘的!”
  左思协克制住心里那种诡异的、毛毛的感觉,十分镇静地回应道:“嗯,是挺新鲜的。”
  一下子买七天份额的菜肯定不行,到时候菜都不新鲜了。一个“好丈夫”可不会这样子偷懒。
  但一天一买的方式也不保险。
  因为他不敢保证每次来都是这个小妹妹看摊。万一是那个光头师傅看摊,他就不能买菜了。那总不能当天就让老婆饿肚子吧?
  所以,他还是得买得稍微多一点。
  如果明天还是小妹妹看摊,他再继续买。
  如果明天是她老爸看摊,他就不买,然后当天就吃前一天买多的菜。
  这样的买菜方式才是最保险的。
  所以他直接买了两天份额的蔬菜,又称了两斤猪肉。
  肉倒是无所谓,可以放冰箱冻着,不用常买。
  付完钱,他看了一眼手表,急匆匆地拎着刚买的菜回到家中。
  一个“好丈夫”,可真他妈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