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规则怪谈简笔录 > 第二章

  【崇理高中学生校规】
  【崇理高中是市级重点高中,校内教师资源充沛,教学质量优秀,致力于培养学生的德智体美劳素养。】
  【为保证高质量教学的安全进行,请全体学生务必阅读并遵循以下规章制度。】
  【教学楼篇:】
  【1.崇理高中的校服颜色为蓝白相间,没有红白相间的校服。如果在教学楼走廊内遇到了身穿红白相间校服的学生,请远离,并立即进入教室,直到对方离开。】
  【注:如果身穿红白相间校服的学生进入教室,则立刻离开教室,前往行政楼,向一楼教务处的老师寻求帮助。】
  【2.崇理高中为全封闭军事化管理,每周周五第四节课结束后放假,周日下午六点之前需返校。放假之前,不允许学生进出学校。每天傍晚18点后,禁止任何学生进出校门,不论当天放假或者收假,不论是否持有请假条。】
  【3.崇理高中有且只有两栋教学楼,分别是博学楼和致远楼,博学楼为高一高二教学区,致远楼则为高三教学区。教学楼的五楼为考试区,非考试期间禁止进入。崇理高中没有静思楼和笃行楼。请相信“静思楼和笃行楼是不存在的”。如果遇到了标示这两个字样的建筑,不要进入并无视。】
  【注:如果有人,或者你认为是人的存在,接近你并邀请、带领或强制你进入所谓笃行楼、静思楼,婉拒并迅速离开。】
  【4.崇理高中校长室有且仅有一个,位于行政楼五楼。】
  【5.本校为理科专校,不会开设任何政治、历史等文科课程。若在上课期间,任课老师开始教授任何文科知识,则立刻打断任课老师的讲课,必要时,可选择破坏教学环境,直到老师停止教授或下课。】
  【注:如果在你做出任何措施之前,教室环境已经发生了在你认知外的变化,立即停止任何行动,趴在课桌上,假寐。期间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能睁眼,直到下课铃响起。下课后,立刻前往行政楼教务处寻求帮助。】
  【6.本校下晚自习时间为21:20,22:00之后,不允许任何学生停留在教学楼内。如需学习,请回到宿舍楼内进行。】
  【7.教学楼内不会张贴任何照片或画像。如果发现教学楼内张贴有照片或画像,不要与其对视,假装没有看见,并迅速离开教学楼前往行政楼教务处,教务处的老师会处理。】
  左思协往后一翻,还有【宿舍篇】和【食堂篇】。他自认为记忆力还不错,但是这些内容实在是有些多,比起囫囵吞枣全部浏览一遍,他更愿意看一篇消化一篇。
  他还不饿,所以不准备去食堂。现在才六点,所以他也不必去宿舍。
  “这写的什么鬼东西啊,神神叨叨的……”刘春磊突然嘀咕了起来,他以为自己很小声,但是大家都听得见,原来还在全神贯注阅读这些诡异校规的众人本身就已经很害怕了,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一吓,紧绷的神经立刻就断掉了。
  “你冷不丁说话才吓人呢!”宋明明恼怒地冲他喊道,或许她本来心弦已经够紧张了,一时间忘了调整情绪,也就导致她的声音又尖又细,听着就没什么好意。
  刘春磊朝她翻了个白眼,把手里的校规一关,随手卷成筒,转身就走,嘴里接着嘀咕:
  “什么狗屁校规,我看就是吓唬人的,你们要信就自己信去,反正我是懒得跟你们一起浪费时间了。”
  简白看了眼他的背影,呵呵干笑了两声。
  你要真不信,有本事你把手里的校规丢了啊!
  左思协也关上手里的校规往教学楼走去。
  其他人估计校规还没看完,没有人跟着他。
  今天是周日,也就是说,他们的身份,是崇理高中收假返回学校的学生。
  按照校规教学楼篇第二条,最可能的逃离方法是,在学校里存活五天五夜,并在下个星期五的第四节课之后、六点之前,离开学校。
  既然他是崇理高中的学生,那么就要上课,就要去上晚自习。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即使校规上没刻意写,那也必须要去做。
  身上的校服是在公交车上就已经换上了的,胸口别着印有学号和班级的胸牌。不过没有名字。这也是左思协最初会考虑写假名的原因之一。
  毕竟如果胸牌上有名字,那登记的时候写胸牌上的名字就行了。
  校规上说崇理高中是市重点高中,实际上这个学校一点儿也不大。没走几步就可以看到两栋高高的五层教学楼,第五层的墙外用红色瓷砖拼砌了“博学楼”和“致远楼”的字样。
  反复确认了教学楼上的字样无误后,左思协进入了致远楼。他的班级是3班,教室就在一楼,非常方便。晚自习已经开始了,教学楼走廊内没有看见学生走动。
  向值班的课代表打了个报告之后,左思协回到了座位上。
  “你到哪儿去了?”同桌突然凑了过来,好奇地看着他,“你居然敢迟到!幸好徐老师晚自习不喜欢来教室,不然被他发现,你就要被叫出去罚站咯。”
  左思协尴尬地扯出一个笑容,但并没有接他的话茬。
  他的脑子里正在一遍遍回忆着校规的教学楼篇,以至于以后他能从之后了解到的一切信息里,提炼出和校规有关联的地方,用来规避危险。
  虽然大部分都没什么用,但谨慎一些总没错。
  同桌见左思协不搭理他,便无趣地扭过了头,继续写他的练习册。
  左思协悄然打量着教室里的学生。都是蓝白相间的校服。他觉得有几个学生的情况不是很对劲,左思协一时间说不出来那种不对劲是什么情况,只能暗暗记下他们的模样。
  左思协见没有人在意他,便拿出校服里藏着的校规本子,用课桌上的练习册遮掩着,先是复习了一遍教学楼篇,再开始观看新的篇章。
  【宿舍篇:】
  【1.崇理高中的宿舍楼全部为八人间,只有1-4号床可供崇理高中学生住宿,5-8号床不会有人住宿,也不允许学生私自将床铺搬离至5-8号床。】
  【2.崇理高中的熄灯时间为22:40,学生可开台灯继续学习,但必须在24:00之前关闭一切光源。】
  【3.在24:00至次日6:00的时间段内,学生不允许离开宿舍。】
  【4.淋浴室的热水24小时供应,但饮用水将会在22:40之后停止供应。22:40之后宿舍饮水机供应的液体禁止饮用。】
  【5.入睡前,请将脱下的校服藏好,不得悬挂在床铺外或随意丢弃在宿舍内。】
  【6.宿舍离教学楼很远,所以不可能有通往教学楼的走廊。】
  【食堂篇:】
  【1.食堂全天开放,但不供应夜宵。】
  【2.食堂免费供应的饮料为酸梅汤,并非可乐。如果有人或你认为是人的存在向你赠送可乐,婉拒。】
  【3.食堂的餐盘是不锈钢的,所以不会生锈,也不会有血迹。】
  【3.就餐时请前往人多的餐桌区域,切勿在空无一人的餐桌上独自就餐,节省食堂空间。】
  【4.如果有身穿红白色校服的学生与你在同一张餐桌上就餐,不必惊慌,保持镇定,立即停止就餐,转而与他打相同的饭菜并返回餐位即可。不允许更换座位。】
  【5.食堂的环境干净卫生,不会有苍蝇。】
  左思协翻到下一页,却是一片空白。
  他皱了皱眉,数了数这个本子剩下的页数,除最后一页外,还剩四页空白页。他不认为一本已经订制完成的校规会无缘无故留下四页空白页,但凡只有一页空白页,他都不会起疑。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还有内容没显示。
  或者显示了,但他现在看不见。
  左思协花了整个晚自习的时间将整本校规已经显示的部分翻来覆去地看了个遍,直到自己已经把已有的内容记得滚瓜烂熟。
  下晚自习的时间是21:40,他有一个小时的空闲时间可以参观学校,虽然……左思协的直觉并不建议他这么做。
  他有一点是认同简白的,想要活下去,遵守规则是绝对正确的。
  他听说过规则怪谈,但他了解得不多,因为他的工作很忙,空闲时间还要陪自己的伴侣,所以根本没有时间去看网上的这些奇怪知识。
  至于穿着红白相间校服的学生……到底存在吗?
  校规给出的说明很矛盾,一边强调“崇理高中没有红白相间的校服”,但又在不少条例中告知了“如果遇到了穿着红白校服的学生该怎么做”。
  如果只是当一个文字游戏来破解的话,那就是,“穿着红白相间校服的学生是存在的,但对方不是崇理高中的学生”。
  或者,就是单纯的看错了。你看对方校服的颜色是红白色的,实际不是。
  “认知错误”。
  左思协的心脏骤然停了一瞬。当他脑海里出现这四个字之后,密密麻麻的寒意从脚底直直地爬上了他的后背,令他寒毛直竖,仿佛浑身的血液也在霎时间凝固了。
  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注视了!
  那个东西不怀好意地盯着他。
  从上下左右,从四面八方,从他身边的各个角度,从不知名的高远处,亦或是从所有的地方,笔直地盯着他!
  他感觉到教室里正在写作业的学生们似乎都停下了笔。
  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声,翻动书页的哗哗声——在一瞬间,全部消失了。
  周围突然寂静得可怕。
  日灯光突然发出“滋啦”的电流声,闪烁两下后,光线的亮度在以肉眼难以察觉的幅度开始缓慢下降。
  整个教室像是一朵正在慢慢枯萎的蘑菇,“蔫”了下去——雪白的墙皮开始变灰,老化的白垩一片片地剥落下来,露出青灰色的混凝土层。
  空气也开始变得湿润粘稠了起来,这种空气钻进鼻子里,像是爬如鼻腔的小蛇,让他的一呼一吸都变得艰难和滞涩。
  教室里学生的身体和脑袋似乎都在缓缓地扭动……朝他所在的位置,缓缓地转过来。
  光线越来越暗,左思协……已经难以分辨他们校服的颜色了。
  左思协突然间闭上了眼睛。
  规则怪谈里,没法确认到底哪种认知是正确的。
  也许都正确。
  他想……自己并不需要去分辨真假。只需要保证自己的认知,与校规一致就好。
  以校规为准。
  校规是可信的。
  时刻记住,自己是崇理高中的学生,自己的校服是蓝白相间的。
  他位于致远楼,根据校规教学楼篇第三条,他在这里是安全的。根据校规教学楼篇第一条,可推理出红白色校服的学生是无法进入教室的。所以他现在在教室里,是安全的。
  现在是安全的。
  心里默念三遍后,左思协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