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我在警局打副本 > 第二百七十八章 8·12富豪绑架案

第二百七十八章 8·12富豪绑架案


  “欢迎欢迎,你就是李队长吧,果然年轻有为。”
  安以文是nc市的局长,在接到省厅通知,有指导组过来协助他们侦破8·12富豪绑架案后,他便对这个指导组关注了起来。
  经过多方打探,其实也不是多方,李想上一个案子,运城1号案,在全国来说也是轰动一时的大案,他们指导组亲自赶赴运城,短短两个月,就把这桩拖了十年的案子给破的,顺带还帮他们破了一起无身人头案,队长李想,更不是一般人。
  据他在省厅的人讲,现在的李想,是李厅面前的红人,更有小道消息称,李想是李厅的私.嘶,这话就不好说了。
  所以,不管是哪一点,这个李想,不简单。
  他们慎重一点,总不会错。
  “安局长,你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我们受宠若惊啊。”
  李想也没想到,他们这次过来的待遇,居然有点像领导视察工作。
  “这次能请到指导组过来,我们全局上下是盼星星盼月亮,来,李队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刑侦2队的大队长姜拓,也是担任此次专案组组长一职,后面伱们需要什么,直接找他就行。”
  “李队长你好,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那以后就多麻烦姜队长了。”
  “不客气。”
  姜拓不苟言笑,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认真,给人的感觉,他是一个铁面无私的人。
  今天坐了将近四个小时车,大家也都比较累,安以文安排姜拓带他们先去准备好的宿舍,大家将行李都放下,然后各自整理内务。
  晚上安局长准备了接风宴,会同专案组的同时,提前借着晚饭的时间,大家互相认识了。
  以后的一段时间,大家都要配合工作,互相之间熟悉起来,也能方便工作的开展。
  联合指挥部
  其实这个会议,也是在帮助指导组,快速熟悉案情。
  “姜队长,开始吧。”
  “好,那么时间回到三年前,2020年8月12日,我们接到沈友林的老婆盛叶红报警,她称自己的老公被人绑架了,绑匪索要赎金200万,并且给了一个境外的银行卡,要求转账。”
  姜拓一边介绍案情,一边将相关证据以照片的形式投影到幕布上,此时照片正显示一条短信,内容正是绑匪索要赎金的短信,而这个号码的主人,正是沈友林的号码发出来的。
  “沈友林是本地的一家民营企业老板,家境殷实,我们接到报警后,立即组织民警赶到她家,同时成立营救小组,随时待命,技术组也对盛叶红的电话进行了监听,一旦绑匪再次联系盛叶红的时候,我们一方面决定答应绑匪,尽量安抚绑匪拖延时间,同时也是保证人质安全,另一方面也是给技术组一些时间,让他们锁定绑匪的具体位置,但是很可惜,从那以后,我们一直等了三天,绑匪再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一般绑架案,绑匪的目的就是赎金,他既然已经联系了家属,不太可能放弃高额的赎金,就在这个时候,负责调查沈友林资金流水的民警有了新的发现,沈友林名下的几张银行卡,在广省的蓝田市各个营业网点,通过atm机在8月9日至12日这四天时间,一共取走了七十五万元,我们立即通过蓝田警方,联系银行,拿到了取款的录像,请看,这是当时的银行监控录像。”
  姜拓将当时的监控画面投放到了投影仪上,只见视频监控里,出现一个全副武装的女人,大热天的,她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加上又是凌晨一两点,视线有些模糊,隐约能够看出来,取款的人是女性。
  “我们请蓝田警方调取了沿街监控,看到女子最后上了一辆套牌面包车,驶出郊外后,就彻底失联了,事后我们调查了沈友林的行踪,发现在8月6日,乘坐飞机前往了广省的福慧市出差,福慧和蓝田相邻,差不多一百多公里,据盛叶红讲,丈夫出差是去谈生意,那边有一个大客户,他每年都会去两次,去一次最少一个月,只是没想到,这次一去不复返了。”
  “案件发生后,我们也立即成立了专案组,派遣行动小组前往福慧调查,和沈友林合作的人叫杜华,据他所说,沈友林在8月6日确实过来找过他,但是当天就离开了,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通过杜华门口的监控,能证实这一点,沈友林下午四点离开杜华公司,出来后打了一辆车,从那以后,沈友林便失联了。”
  听了姜拓的介绍,李想也是眉头紧锁:“这么看来,从8月6日到9日这三天时间,沈友林应该被囚禁在某处,并且身上的银行卡密码也已经被逼问了出来,恐怕人已经凶多吉少了。”
  “我们当时也是这么认为的,随后我们调取了沈友林的手机通话记录,发现他在失踪前,和一个号码联系比较频繁,最后一个电话,也是和她联系的,经过我们调查,电话的主人名叫栗小芳,是福慧
  “我们当即便对栗小芳展开全面调查,8月6日晚上,沈友林来找她的时候,她刚好上夜班,两人就吃了一个晚饭,就分开了,从那以后,沈友林就失联了,栗小芳一位他回去了,也就没放在心上,等到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才知道出事了,经过我们调查,她这段时间刚好值夜班,没有作案时间,我们也把她和视频里取钱的人进行了对比,并不是她,基本排除了她的嫌疑,案件到这里,线索也就断了。”
  将整起案子梳理了一遍,姜拓关闭了幻灯片,看向李想他们指导组说道:“李队长,你有什么看法?”
  “虽然听你刚刚介绍了一遍,对案件的基本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还有很多案件的细节,我觉得还需要再仔细研究一下,方便的话,我们想把案件的完整卷宗拿过来,再详细地过一遍,这样才能跟上你们的步伐。”
  李想没有贸然发表看法,现在他也只是对案件了解个一知半解,姜队长刚刚讲的再仔细,也没有卷宗来得仔细,但也不能说他刚刚讲的没用。
  刚刚的分析会,是帮助他们快速地过一遍案子的全部过程,这样在翻阅卷宗的时候,能首尾呼应,不会遗漏重要细节。
  “方便,卷宗我们都整理好了,一会儿我安排人搬你们办公室去。”
  “我们来搬就行。”
  一行人将卷宗全部搬回了指导组的办公室,这间办公室也是南充警方临时腾出来的,不过打扫得很干净。
  8·12富豪绑架案的卷宗并没有运城1号案的卷宗多,那毕竟是一起连环杀人案,而绑架案相对来说则比较简单,卷宗也不是很多。
  “大家先看看卷宗吧,相信大家对本案的疑难点都有了一定的了解,我也就不再多说了,三天后我们碰一下头,希望大家能有自己的见解。”
  李想给大家规定了时间,下达了指标。
  他们毕竟是省厅挑出来的精英,不给他们加加压力,还真当自己过来是指导别人工作的?
  李想话音刚落,众人便立即行动起来了。
  卷宗被分成十来份,每人一份看了起来,看完以后再和别人换着来。
  这次卷宗的数量不多,三天时间,足够他们全部看完。
  当天晚上,孙志东学精了,吃完晚饭,他就在群里问了一句:“各位今天晚上加班奋战吗?”
  齐利燕:“其他人我不知道,我晚上是要去看的,今天有点头绪,我准备理出来。”
  周舰:“那我也去吧。”
  严新东:“+1。”
  纪欢欢:“+1。”
  看到群里大家的回复,孙志东有些得意,于是在群里说道:“几个人加班啊?加班的今晚我请喝星巴克。”
  杨明:“呦,待遇不错哦,算我一个。”
  左义龙:“既然都去,那就一起吧。”
  最后,整个指导组的人,机会都来了。
  没办法,大家都太卷了,其他人加班,自己不加班,这个待遇只有队长能享受。
  没错,群里的李想直接潜水,他才不会为了一杯星巴克出卖自己的睡眠。
  “小东,就我们自己喝不合适吧?要不你也送一杯给李队?”
  孙志东一想也是,自己可是李队的嫡系,喝咖啡大家都有份,可不能漏了李想。
  于是他便也送了一杯给李想。
  “我又不熬夜,也有咖啡喝?”
  “瞧你说的,那也不能漏了你啊。”
  “好兄弟。”
  李想抱着不浪费的原则,还是接过了,和孙志东他可不客气,斗地主,打土豪,义不容辞。
  咖啡他还是喝掉了,最后的结果就是,晚上睡不着。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根本睡不着。
  拿出手机,看了眼系统,今天的任务已经出来了:
  【任务名称:8·12富豪绑架案】
  【任务说明:一起绑架案,绑匪却没有收赎金,被害人沈友林至今下落不明,专案组调查三年,至今毫无线索,真相到底是什么?你将带着指导组亲历现场,在迷雾中抽丝剥茧,一步步逼近真相。】
  【任务要求:协助南充专案组,查明案件真相】
  【任务奖励:经验+2500,钻石+12500】
  这次的奖励没有上次多,想来难度应该没有那次强,想到这里,李想放松了下来,玩了会儿手机,还是睡不着。
  “草率了,睡前一杯咖啡下肚,这晚上根本睡不着啊。”
  最后没办法,李想还是爬起来,来到指导组的办公室。
  “李队,今天你也陪我们一起加班啊?”
  指导组的众人看到李想,都很意外:他怎么来了?
  “啊~对,我看大家的积极性都很高,就过来陪陪大家,你们继续,我也拿一份材料到办公室去看。”
  李想肯定不会承认,自己贪杯喝了一杯咖啡睡不着,那不得被孙志东笑话。
  指导组的办公室里,灯火通明,姜拓晚上来办公室拿东西的时候,抬头一看,楼上属于指导组的办公室里,灯全亮着:“这么晚了还在加班?”
  指导组的人,不太可能出现人走灯不灭的情况,就算有例外,也只可能出现个别现象,不可能出现所有灯都不关这种现象。
  出于好奇,他还是上了楼,走在走廊上往里看去。
  果然,指导组的所有人全都埋头苦读,认真钻研着手里的卷宗。
  看到他们如此努力,这才来
  能进指导组的人,都是集天赋和努力于一身的人。
  他下意识地拿出手机,对着众人拍了一张照片,他要用这张照片,来激励自己手下的兵。
  人家比你优秀,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家比你优秀,还比你努力。
  “谁?”
  孙志东无意中看到窗外有一个人影,吓了一跳。
  办公室里面开灯的话,是看不太清外面什么情况。
  其他人听到孙志东的声音,也纷纷抬头往窗外看去。
  “是我,别紧张,是我。”姜拓连忙绕到正门走了进去。
  “姜队长,这么晚了,有事吗?”
  齐利燕看到是姜拓,好奇地问道。
  “没事,我就是过来拿个东西,看到你们灯还没关,就上来看看,这么晚了还没回去休息啊?”
  姜拓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回宿舍也没事,晚上睡不着,干脆大家再看看卷宗,早点熟悉案子,好跟上你们的进度。”
  “你们客气了,这次你们能来支援,我们对破案很有信心。”
  “姜队来了?”
  李想坐在办公室里,听到外面的动静后也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