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我在警局打副本 > 第二百七十七章 院士候选人

第二百七十七章 院士候选人


  “李厅,李队,你们终于来了,马院士在机房的控制中心,我们这就过去吧。”
  叶伯言接到李忠庆的回电后,就在门口等了起来,此时看到他们俩,便将他们接了进来。
  一路来到控制中心,李想便看到一群人站在一个老头的身边,将其围住。
  而老头则对着这些人不断地讲解。
  “这款人工智能对资源的调度,已经达到了极致,设计开发这款软件的人,简直是天才。”
  “马院士,我把你口中的天才给喊过来了。”叶伯言听到马院士的赞美立即接话道。
  马宏源听到声音往门口看去,其他围着的人也都往两边散去。
  “你就是开发小木的作者?”
  李忠庆看到马院士问向自己,顿时便知道是误会了,于是连忙引荐:“开发小木的作者是我身后这位,他叫李想。”
  “原来是伱,年轻,太年轻了,也只有你们年轻人,才能有这样的想法,我有几个问题想要和你请教。”
  马院士知道自己认错人了,但李想的样貌在这摆着,年轻得不像话,如果不是叶教授言之凿凿地说开发这款软件的人叫李想,他真不敢相信会是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开发的。
  “请教不敢当,我一定知无不言。”
  “学无前后,达者为师,在这方面你走在我们的前面,我们请教也是应该的,你是通过什么办法让系统调用多线程资源都能达到单核性能极限的?彼此之间还能互不干扰又互相协作,这个问题一直是我们研究所致力攻克的问题,没想到在你这却轻易地给解决了。”
  他们团队也在研究人工智能,这个问题一直是他们科研路上的绊脚石,他们试了很多办法,都没有用,此时看到小木的解决方案简直完美,他这才急于见到李想,想问个明白。
  “其实方法很简单,我们可以单独建立一个库threading,让代码的运行方法更加丰富有效,这个库可以直接调用其中的函数,随后在主程序main()内部,我们可以引入了几个多线程运算的核心概念,例如:线程池……”
  面对马院士提出的问题,李想几乎没有思考便脱口而出。
  李忠庆反正什么也不懂,就当听天书,但是看到马院士听完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便知道李想的这个回答已经给了马院士启发。
  叶伯言本身就是研究计算机的,虽然没有从事人工智能的研发,但好歹是有基础的,此时听到李想的这套理论也是没有紧锁,他听不太懂。
  这已经涉及了他的知识盲区了。
  “妙啊,妙啊,这个想法简直是画龙点睛,一下子就解决了多线程彼此之间的干扰,李教授,请问你是哪所学校毕业的?你的导师是谁?能教出你这么优秀的学生,我改天一定要去你学校拜访一下。”
  “咳~”
  李想用咳嗽掩饰了自己的尴尬。
  “怎么了?不方便说吗?”
  “那倒没有,我是靖海轻工大学毕业,是一所野鸡大学,计算机技术是我自学的。”
  “果然,天才的世界别人没有办法理解,比尔·盖茨13岁学编程,19岁从哈佛大学辍学,依然能建立微软,乔布斯也是19岁的时候辍学,建立了苹果,现在又有了你,虽然不是名校毕业,但依然能开发出这么优秀的人工智能,你将来的成就,不亚于他们。”
  马院士似乎看出了李想的尴尬,居然自己帮他解了围。
  “华罗庚初中毕业,也能成为中科院数学研究所所长,凭你的计算机技术,也足以进入中科院,我愿意当你的推荐人,推荐你为院士候选人。”
  李忠庆也没想到,马院士如此看中李想,他为李想铺的路还是一步一个脚印,先读研,然后再凭杰出青年和长江学者,最后才敢争取一下中科院院士,享受特殊人才津贴。
  但是对于中科院的马院士来说,不拘一格降人才,真正有大才能的人,又怎么会被条条框框所制约呢?
  院士候选人推荐途径,有院士直接推荐候选人。
  每次增选,每位院士推荐候选人限额不超过两名。
  获得3名或3名以上院士推荐有效。
  也就是说,李想想要获得院士候选人的资格,就必须有三位院士联名推荐他。
  现在看样子,已经有一位院士对他的人工智能产生了兴趣,剩下两位,还远吗?
  “谢谢马院士,我的研发能造福百姓,是我的荣幸,至于当不当院士,那是真不敢想。”
  李想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触摸到院士头衔,自己只是一个警察,一不小心,在科研领域,达到了顶峰,这算不算不务正业?
  “我还有一些问题,希望你能帮我解答一下。”
  “没问题。”
  马院士将这两天积累的问题,全都拿出来进行了讨论,李想也是知无不言,尽量解答。
  “小木”目前的水平,只是达到了弱·人工智能,就连成熟体版本还没有完成,但就是这样,也足以领先了。
  他根本就不担心这个世界上有谁能超越小木,如果有,那就更新一下版本,保持领先。
  他还有终极大招,强·人工智能。
  要想开发强·人工智能,那么e级超算项目必须上马,要不然也带不动系统。
  两人讨论问题,一时间忘记了时间,等到他们醒悟的时候,此时外面的天色早就暗了下来。
  叶伯言连忙安排晚饭,李想惦记家里的媳妇,于是婉拒了他们的好意,坚持要走。
  马宏源也惺惺相惜,舍不得李想走,他的意思恨不得李想晚上也留在这,促膝夜谈。
  那更不可能了。
  平时就没时间和媳妇亲亲,难得放假这么长时间,此时不亲亲更待何时?
  良辰美景,和老头促膝夜谈,画面太美,不敢看。
  在马院士的再三恳求下,李想答应明天再过来指导半天。
  关于人工智能的问题,讲个三天三夜也讲不完,李想也不想自己的时间,就专门给他们上课,答应再抽出半天时间,也是看在院士的头衔上。
  李想一口就答应了。
  价钱和给神威研究所一个价,也是十万一年。
  这算是友情价,马院士痛快地签下合约。
  自此,李想的小木,又卖出去一份。
  这来钱快。
  然而,让李想没想到的是,马院士回去以后,李想的人工智能小木,就在特定的圈子内火了起来。
  且一发不可收拾。
  先从国内的研究机构开始,陆陆续续地有人过来谈授权的事,接着就是一些国企,他们的嗅觉也非常地灵敏,最后才是私企。
  短短三天时间,他的电话就没停下来过。
  都是对接授权的事。
  李想来者不拒,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不管是研究所,还是国企,私企,全国统一指导价:十万一年。
  三天授权出去了153份“小木”。
  李想简直都麻了,就没见过这么疯狂的事。
  电话打到烫手。
  最后没办法,李想只好将这个手机号码丢给了林菲菲的助理小艾,让她帮李想处理授权的事。
  这才让他从频繁的电话中脱身出来。
  他是真的见识到了,一款产品火了以后,带来的连锁反应,那钱就像长了翅膀一样,一个劲地往他银行卡里飞。
  这三天,他就看自己银行卡里的数字,一直在往上跳,最终达到八位数存款,直接触发了银行的反洗钱系统,银行的工作人员直接打电话过来询问存款异常,再一番解释说明,这才解除了警报。
  而李想也
  不过李想无所谓,交钱纳税是每个公民的义务,现在有这么多钱,他已经很满足了。
  他是一个小富即安的人,没有太大的赚钱欲望。
  之所以一直想赚钱,也就是想给自己买套房子,在省城落户安家,不用一直租房子住。
  现在,这个梦想距离自己,触手可及。
  一周的假期,李想过得很不真实。
  没钱的时候想各种法子赚钱,等真的有钱了,他才发现,他其实对钱不感兴趣。
  他真正的快乐,还是在破案。
  那种抽丝剥茧,一步一步撕开凶手的伪装,那才是他真正的快乐。
  一周后,指导组再次聚集在办公室。
  经过这几天的休养,大家的状态都很好,每个人的眼里都有光。
  “李队,早上好。”
  “李队,早。”
  “大家早。”
  “李队,吃早餐了吗?我给你带的。”
  “谢谢。”李想接过纪欢欢递来的早餐,道了一声谢。
  早上他还真没吃早餐。
  等所有人都到齐后,李想给范永林打去电话:“范局,我们指导组人到齐了,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
  “我马上过来。”
  听到指导组的人全了以后,范永林将早就准备好的档案拿在手里,往指导组的办公室走了过来。
  “这周时间大家休息得怎么样?”
  范永林笑眯眯地走进办公室,关心了一句。
  “还行,嘿嘿。”
  “嘴都笑歪了,就来一句还行?下次还想不想长假了?”
  “想~”
  “想得美。”
  一阵玩笑过后,范永林这才把档案放在桌上说道:“这桩8·12南充富豪绑架案,难度不下于运城1号案,死者家属几乎每年都会到公安局了解案件情况,但因为案件线索有限,至今为止,警方连死者尸体在什么地方都还没有找到。”
  听到范永林这么说,指导组的众人顿时收起了嬉笑,没有尸体的案子?
  这恐怕比运城1号案还要棘手。
  “被害人身份比较特殊,他叫沈友林,是nc市知名企业家,三年前,家人收到一条勒索短信,让他妻子盛叶红往一个境外银行卡打款200万,要不然就撕票。盛叶红收到短信后
  范永林将这起案件的基本情况和大家说了一下,最后才说道:“南充警方压力很大,于是把这桩案子报了上来,你们有没有信心去把凶手抓回来?”
  “有。”
  虽然听范永林讲,这桩案子的线索很少,他们要办案,其难度可能比运城1号案还要有挑战,但经历了运城1号案的洗礼,指导组的众人配合更加默契了,再说团队里有李想在,他们的信心还是很足的。
  “好,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出发吧,我已经和南充警方对接好了,他们那边会把之前专案组的原班人马再次召集起来,像1号案一样,成立联合调查组,这个案子就拜托你们了。”
  “范局,你就放心吧,咱们有李队带队,就没有他破不了的案子。”
  听到纪欢欢在给自己戴高帽子,李想顿时不干了:“喂喂喂,这话说得太满了,这案子连尸体都没有,要想破案可没有那么容易。”
  李想听了范局的介绍,便知道这桩案子并不简单,被害人很有可能已经死了,但是案发现场在哪里都不知道,嫌疑人都没办法锁定,这还怎么查?
  没有窥见案件的全貌,李想也不敢给自己打包票,现在被人捧得越高,案子破不了,少不了一些说风凉话的人。
  “行了,东西收拾一下,你们出发吧。”
  众人都有经验,已经做好了出差的准备,在范永林的一声令下,指导组的人整装待发,乘坐专车,前往南充。
  一路走了三个半小时,他们从南充高速口下来了。
  根据导航,来到nc市公安局。
  在路上,李想早就和这边联系好了,nc市公安局很重视指导组的到来,局长亲自站在门口列队欢迎,门口的显示屏上,也写着欢迎省厅指导组莅临指导工作。
  排面拉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