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梦黄梁 > 三

  第一场春狩后,宋惊澜满手血污,混身各处也有小的擦伤,不过血并不是宋惊澜的,而是江九千和猎物的。
  
  宋惊澜用手帕细细的擦拭着江九千伤口边缘上的血渍,小心翼翼的为江九千包扎好伤口。
  
  江九千也只是腆着脸。
  
  包好后,宋惊澜捧着江九千的脸担心道:“小九,我若是未提剑你是真要替我葬身于虎腹吗?”
  
  江九千轻轻的推开宋惊澜的手道:“殿下,小九不敢,但小九亦不敢逾矩,还请殿下自重。”
  
  宋惊澜摇了摇头道:“什么逾矩,小九啊,你难道?”
  
  宋惊澜想了想。
  
  “也罢,我才不管什么情情爱爱,反正小九以后都是我一人的暗卫了。”
  
  江九千望望手中宋惊澜的帕子,笑了笑道:“好啊,小九以后都是太子殿下一人的暗卫了。”
  
  归京后,太子紧握着江九千的手坐于轿中,头却又看向窗外思虑着,江九千一手解下腰间的玉佩道。
  
  “殿下,这玉给殿下吧。”
  
  宋惊澜转过身接过玉佩道:“九千,日后莫唤我殿下,唤我名惊澜。”
  
  江九千笑靥如花。
  
  宋惊澜又道:“九千,皇姑母要你去东厂,你日后不在我身边,要照料好自己,我日后尽量去东厂看看你。”
  
  江九千望见宋惊澜转过头呆呆的看着窗外,脸上的泪水不住的流,他小心的擦拭着宋惊澜的泪水,宋惊澜回头强笑道。
  
  “我才没哭呢。”
  
  另一手却捧着江九千的脸,满脸温存的吻了上去。
  
  江九千羞涩的小声道:“惊澜。”
  
  轿子停了,宋惊澜依依不舍的松开牵着江九千的手,江九千却不敢望向宋惊澜的方向,只是紧紧攥着宋惊澜的手帕,宋惊澜也不敢看向江九千,只是呆坐着。
  
  日复一日,江九千在华昭大公主宋婠妤手下做事时,总喜用严刑等残酷的方法来逼供对宋婠妤不利的人。
  
  不止于此,他还嗜烟如命,亦嗜赌如麻,还有了九千岁的名号,宋惊澜只敢在东厂门前偷偷的看着一个个的宦官进进出出,却依旧没有望见他的小九。
  
  江九千此时刚杀完右相,正悠悠的提着右相颜若弦的头颅把玩,手上满是血腥,他疯笑道:“哈哈哈哈,右相大人,您也有今天。”
  
  忽然一望,正见东厂门外墙头的树枝上藏着个人,正是他心心念念的太子殿下宋惊澜,江九千连忙放下颜若弦的头颅,又叫一旁工作的小宦官帮他洗去手上的血渍,便装成若无其事的躲在东厂门外墙头。
  
  宋惊澜非常失望的转过头,正打算下树,却发现正对着江九千的眼睛。
  
  江九千装模作样的惊道:“惊澜?!你怎么来了。”
  
  宋惊澜揉揉头道:“只不过是碰巧路过。”
  
  江九千宠溺道:“那为何我的阿澜要藏匿于这枝间,难不成~”
  
  “江九千!”
  
  宋惊澜其实是心喜的,好不容易才见到江九千,可他的小九却愈发没个样了。
  
  江九千轻轻的勾了下宋惊澜的鼻尖,笑道:“惊澜,我本还想给你备桂花糕的,你曾经是最爱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