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玉正 > 第四章 启程1

第四章 启程1


  头疼。
  现在肖锦弦脑子里就只能蹦出来这两个字。本来找剑就已经够忙的了。结果,结果还出来一个跟屁虫要来一起找,这可如何是好?
  肖锦弦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能冲出门外到处打听。走之前还往餐馆里的两个人喊了一声:“我先走了!你们可以去前面的巷子里等我啊!”
  “大爷您好,”他抓住一只老鬼,道,“您有没有见过一把银色的,没有主的仙剑?”那老鬼看了一眼肖锦弦,摇摇头道了声没有。
  讯问无果,影响不大,接着问。
  可惜,恨不得这整条街上都没有认识那把剑的。罢了,干脆画下来挨个问就好了。他随便顺了一张纸,拿了一根烧焦了的树枝,根据残缺不全的记忆里那把剑的形状给画了下来。动作麻利,毫不拖泥带水。
  “好的,这下应该轻松多了。”肖锦弦扔掉树枝,拍了拍手,又开始询问起来。
  他也不嫌累。
  肖锦弦看见前方应该是有一队官兵,心想:他们天天巡逻,什么都见到过。兴许见过我的剑?
  “请问,”他摊开这张画的皱巴巴的纸问,“你们有见到过这把剑吗?”
  其中一位兵斜着眼看这张破纸,喝了一口茶便放下杯子:“这把剑我见倒是见过,可是你……是怎么知道这把剑的?”
  肖锦弦忙抓起纸,边慢慢挪腿边道:“不是、不,你听我说……这只是个误会。”
  那官兵的脸猛的一贴近,盯着他仔细端详着:“你……不是鬼。
  “你是个人,对吧。而且是个活人。
  “能闯到这儿来不简单。来人,抓住他!”
  肖锦弦见情况不妙,抽出身来就跑,后面的官兵一个个都拔出了剑,“噌噌”的刺耳声贯穿了肖锦弦的耳朵。
  “抓住他!咱们这儿不知道为什么闯进来了一个凡人,把他抓住,送给咱王爷看看!”
  肖锦弦一听,更害怕了,两条腿像不听使唤一般疯狂的向前跑。不料,跑到一条漆黑的小巷子,前面没了路。
  “可恶……”肖锦弦心想,“怎么运气这么差,真是差到家了。”
  他正面对着墙,手里的灵力缓缓冒出。一张略显红润的脸在墙的倒影下反倒有些可怕。肖锦弦抬起手,看着他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珠子盯着他看,道:“怎么了,要把我活剥了吗?瞧瞧你们这幅样子,当鬼?不配!”
  肖锦弦手里的灵力越发的强烈,马上就要打到对面的几只鬼身上了,突然来了一个一身黑衣、双脚蹬着一双藏蓝色的靴子,仔细一看,这人好像……比他高出来好多。
  “王爷!”带头的官兵把剑收入鞘中,“这人是个活的!正好被我们堵在这儿了,要不您看看?”这只鬼笑嘻嘻的伸手指着肖锦弦,似乎要请这王爷上前来看。
  “不用看。放了他吧。”前面这王爷冷声说道。
  “您看嘿嘿嘿……啥、啥??”这只鬼下巴都要脱臼了,“不是,爷,我们哥几个好不容易把他堵住的……”
  “哼,”这王爷冷哼一声,“你以为,你能打过他了?痴心妄想。赶紧滚。”
  “哦哦,好……”说罢这几只鬼便赶忙跑了,边跑嘴里还边嘟囔着为什么。
  肖锦弦哑声了半晌,他眯眯眼,想看清楚着王爷长什么样子。可惜他背着光,根本看不见。他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难听:“咳咳……王爷好。”
  “嗯。走吧。”扔下这句话,还没等肖锦弦作回应,便“嗖”的化为了黑影走了。
  ……霸气。不过讨人喜欢。肖锦弦这样想着。
  等肖锦弦藏头盖脸的回到了那条巷子,才看见林珩衿坐在那儿闭目养神,肖云散拿着一串糖葫芦啃。
  他靠到墙上,叹了口气。旁边的林珩衿睁开眼,发现了异常,道:“你用灵力了?”
  “是啊,”肖锦弦闭上眼睛,全身都要累瘫痪了,“不用灵力或许你们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告诉过你不用灵力的。算了。”林珩衿摇摇头闭上眼睛继续养神。
  肖锦弦看着林珩衿出了神。
  林珩衿这人……有点冷。可是他人不错啊。人善良,长的也好看,肯定有许多小姑娘追他吧。
  林珩衿睁开眼,看见肖锦弦盯着他发呆。皱着眉头好一会儿,说:“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啊……没事!”肖锦弦捂了捂脸,说,“我想问你个问题。你们这儿……是不是有什么王爷啊?”
  肖云散刚吃完糖葫芦,急忙喊道:“我知道我知道!”随后看了一眼林珩衿,又说,“其实这个……不太好说,让他给你说。”
  还未等林珩衿开口,天空中乌黑的云朵已经压了上来,眨眼的功夫,已经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这雨越下越大,空中还刮着狂乱的风,有些不结实的牌匾被风刮了下来,险些砸到路上跑回家的鬼。
  肖锦弦看见身旁有一顶斗笠,便拿起来扣在了脑袋上,以防头发被淋湿以至于感冒。
  “走吧,去客栈说。”肖锦弦快步走向客栈,站在屋檐下对着这边的两个人喊道,“快来呀愣着干吗!”
  林珩衿拽起来还在傻着的肖云散跑了过去。
  大雨下得倾盆而下,路上渐渐湿了起来。肖锦弦也跑进去跟客栈要了一间房,从乾坤袖里掏出所剩无几的银子。没错,八两金子,花的只剩下几两银子了。
  开完房间了,但不妙的是只有一间房了。果不其然,林珩衿跟肖云散又吵起来了。很令人头疼。
  “好了!别吵了,肖云散跟我睡。林珩衿睡地上。”肖锦弦脱了外衬,躺在床上说道。
  林珩衿气哼哼的踢了踢铺在地上稻草,这才脱衣服睡觉。
  熄了灯,外面寂静的氛围透过窗户来到了客栈里。夜里睡不着的肖锦弦看着天花板,耳边还响着肖云散的打鼾声。
  他皱了皱眉头。烦躁之下身上愈发的燥热,于是抬手把内衬给解开了两个扣子,这才得以舒缓。
  奇怪,明明是快要冬至的天气,怎会这么热。肖锦弦这样想着,上眼皮下眼皮渐渐的黏在了一起,慢慢的闭上眼睛睡着了。外面的冷风一阵阵的吹进来,冻得他一阵哆嗦,不由得拽过来身边的被子盖到了自己身上。
  梦里,还是有个人再演绎着似乎关于他的事情。可是不再是藏蓝色衣服的少年了,而是一位一身白衣的成年男子。肖锦弦看不清楚他的脸,可是看他的举止,好像很忧郁。就这么看着他演绎了一整个梦,天也亮了起来,他就猛的醒了。
  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肖云散被自己踹到了地上,还在呼呼大睡着。桌子上的林珩衿已经拿着早饭吃起来了。
  “……”肖锦弦看着地上的肖云散,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老早就被你踹下来了。凌晨我被他吵的睡不着,就先起来了。”林珩衿一边吃着饭一边对他说。
  “……哦,原来是这样。”肖锦弦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忙把内衬的两只扣子扣好,“我正好也有点饿了,吃点你买的早饭,你不介意吧?”
  林珩衿抬眼看了看他,笑了笑:“你也听见这小子说了,我阔绰的很。以后你不用花钱了,我来就行。”
  肖锦弦点点头,做到板凳上慢慢吃起饭来。他正在回想自己是不是忘了点什么事。饭都快吃完了,也没能想起来,从脑子里蹦出来的都是昨晚梦里的那个男子演绎的情节。
  他疑惑地端起一杯水,用嘴小口小口地抿着喝。
  “哦对我想起来了!”肖锦弦突然大叫一声,“昨晚忘了问你了,那个王爷……到底是谁啊?”
  “嗯……这个啊,是我。”
  “啊???”肖锦弦下巴差点掉下来,“可是,可是,可是那人比你高很多啊!”
  “你忘了吗,我以前说过,这不是我的真身。如你所见,昨晚那个才是我的真身。”
  “真的假的。”
  “如假包换。”
  肖锦弦内心飘过一万个不简单。这真的是,太奇妙了。不得不说,鬼界的变身术是值得一夸的。相貌、声音都不同,完全看不出来是同一个人。
  刚才肖锦弦的那一声叫把肖云散叫醒了。他从地上爬起来,内衬的扣子大开,敞着胸脯,揉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看见两人在吃早饭,他眨眨眼缓解眼睛的干涩,朗声笑道:“早啊哥!”
  林珩衿看着他白了一眼。
  肖云散挠挠头:“白眼我干吗啊。”
  肖锦弦站起身来,示意他赶紧吃饭。肖云散嘿嘿一笑,跑过来坐在凳子上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那……”肖锦弦穿好了衣服,坐在床上对林珩衿说,“我可以看一下你的原身吗?”
  林珩衿擦着手顿了一下:“可以啊。”
  肖云散若无其事地吃着饭。
  瞬间,林珩衿周身冒出了丝丝黑气,这股黑气迸发的越来越多,将他逐渐包裹了起来。等待黑气散去,林珩衿仿佛变了一个人——身高更加高挑,仍然是高马尾,右耳戴了一只红水晶耳坠,眉眼犀利,下颌线明显,妥妥一位美男子。脚下穿着一双藏蓝色皮靴,上面的金色链条走一下就会发出声响,皮靴紧紧包裹着林珩衿紧实的小腿,显得他更加帅气逼人。
  肖云散在旁边边吃边说:“我昨天想告诉你的,可是他不让我说啊。可能是怕人多耳杂吧。”
  “是。我要是用这幅样子出去见人,会成为焦点。但是你需要隐密地找线索,所以我就不能用原身了。”林珩衿坐下来,对肖锦弦说。
  “原来如此。你不是鬼王吗,怎么又成王爷了?”
  “实力相仿而已。我喜欢让他们叫我王爷。”
  殊不知,因为昨天的那个梦肖锦弦脑子里的记忆碎片又在一点点拼接了一部分,他又恢复了一点记忆。此时此刻,某个角落里的人正缓缓的勾起嘴角。
  肖锦弦脑袋晕乎乎的,可能是昨晚睡的太晚了造成的。他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耳旁林珩衿的声音正在喊他,音调逐渐急促,最终倒在床上又睡着了。
  林珩衿:“……又睡着了。等等你哥吧。”
  肖云散:“这……不等也得等啊。”
  林珩衿从怀里掏出那张地图,又仔细地看了起来,思考下一步该去哪,既然都到了鬼界了,那要不要去最危险的地方,带肖锦弦冒一次险呢。
  
  又过了一个时辰,肖锦弦终于睡好了。揉揉眼睛,看见眼前的两个人正在着急地看着他。
  “这是怎么了?”肖锦弦问道。
  林珩衿说,他在地图上发现了好几个可能会有他那把剑的地方,让他感应一下哪个地方对他的吸引最高。
  肖锦弦听了,就把手放在上面,开启身临其境。
  “不是……不是……这个也不是……”他闭着眼喃喃自语道,“啊…这个就是了。”
  他睁开眼,手放的地方名字叫做“无尽深渊”。
  林珩衿看了,脸色有些不太好。
  “怎么了?这个地方有什么不可以去的吗?”肖锦弦歪歪头问道。
  “是的。这个地方妖魔鬼怪甚多。有的强大到需要我驱使鬼才能打败。可是那个破地方的鬼都有主了,我驱使不动。”林珩衿黑着脸看着地图。
  “哦……那又何妨呢,”肖锦弦微微一笑,“只要有信念在心里,我觉得是不足以打败我们的。毕竟我们有三个人呢。再怎么说,我也是半个神仙,实在不行我找点天界的人来帮我们,如何?”
  林珩衿不作响。
  “哎呀我们就去吧,我的剑可在那儿呢。”
  “……行吧。”
  “好嘞!我这就向天界请俩人来助我。”肖锦弦双手合十,开启连结术,“是禹杰神官吗?我希望你能派两个帮手来昭阳城助我。”
  “为何?”禹杰在那头疑惑地问。
  “我这儿……有点棘手的事需要帮助。多谢了。”肖锦弦说完就赶紧结束连结了,心想真是要感谢他还给我派两个神官给我帮忙了。感谢天界,感谢所有人。
  过了半个时辰,就有了两个神官邀请肖锦弦进入连结术。
  林珩衿忍不住问道:“怎么样了?”
  肖锦弦摆了一个“嘘”的手势,开启了连结术:“你们好,我是肖锦弦。请问你们二位是……?”
  “暨安。”
  “纪宇。”
  “哦……好,你们好。”肖锦弦放下心来。原来是暨将军和纪将军的部下,这下去无尽深渊可算是有底了。肖锦弦美滋滋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