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楔形之沙漠鬼袭 > 沙漠鬼事之藤蔓施虐 上

沙漠鬼事之藤蔓施虐 上


  月降兄弟,我顾辰辰在前一年一个夜晚听你说起来在宁夏自治州有一个一望无际的沙漠区域里有一个流传了很久诡异传说是吗?
  天地玄机,不可轻泄,世间万物,命运已定,沙漠之秘,谁能窥见?惟恐天灾人祸,降临世间,震颤命运,荡漾人生。
  沙漠之中一切神秘的鬼事,我月降这位月家人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一切天机和玄机
  那打扰了不好意思,顾炜辰哥这位月降兄弟太神秘了,说的话我一句都没听懂
  顾炜辰辰辰,你还是没问清楚吗?那算了
  炜辰,这位月降兄弟所在的月氏家族,我当时早就感觉不对劲了
  不只是你们,我墨淇淇也很蒙,这沙漠里面的事情谁都知道
  月降那位兄弟的打扮看起来像异域风情的那种
  这位月降,身着一身异域风情的男士服装,是一位神秘而优雅的男子。他那深邃的眼神和神秘的微笑,让人不禁想要靠近他,了解他身上所隐藏的故事。或许他是一位有着特殊身份的月氏,他的身上流淌着月氏一族的血液,带着令人惊叹的异域风情。不禁想要探索他身上所隐藏的奥秘,一探究竟。
  顾炜辰最近,宁夏那边因为沙漠藤女妖施虐搞得人心惶惶的,本来还可以向月降兄弟问清楚的。恐怕不行了
  沙漠藤蔓女妖?我的映像中好像只有仙人掌等植物
  顾炜辰据说,有一本关于沙漠奇异生物的古籍,我顾炜辰曾看见过其中记载,这种生长于沙漠中的藤蔓女妖,其攻击力极为强大,几乎无人可敌。即便火势再猛烈,也难以对其造成丝毫伤害。
  顾炜辰在图书馆里翻遍了每一本书籍,搜寻着关于沙漠怪物和女妖的记述,却无从找到对抗沙漠藤蔓女妖的方法。
  顾炜辰你确定这种沙漠藤蔓女妖无法对付?
  顾炜辰我确定!以及肯定!据说几百年前就有人在宁夏那沙漠里遇到过这种女妖,不是遇害就是精神失常或者...
  这么险恶和邪门吗?
  顾炜辰
  顾炜辰喏这就是沙漠藤妖的面目
  顾炜辰不要看她和我们身边女孩一样人畜无害,反之亦然她就是利用自己和人类女性一样的特征迷惑了很多人
  这位藤蔓女妖她可真是一个让我们不能只看表面的妖怪
  这就是沙漠藤蔓女妖?看着和人类无异,我也知道这个典故
  而我迂琪也和这个女妖穿的红衣服,会不会太巧了点
  顾炜辰他还是想搏一搏,他就不信用火还真的会烧不死那位在沙漠中的施虐杀人的藤蔓女妖
  顾炜辰伙计们咱们还是搏一搏带上火枪咱们去会会那个在沙漠里由藤蔓植物化成的女妖
  顾炜辰虽然路程会很远,但是值得一试
  顾先生,我月降有句话还是要说的,你们这样真的...好吗,真要如此挑战沙漠藤妖?
  顾炜辰月降,起初我让我双胞胎弟弟辰辰他来问你关于击败沙漠藤妖的方式方法,你只字不提
  顾炜辰现在,我们只有这样试试看,既然我们这些一阶凡人或许到时候会抵挡不住沙漠藤妖的攻击很诱惑
  顾炜辰但总要一试便知,总不能遇到危险了坐以待毙吧
  哥,你说得对,不能坐以待毙
  不久,顾炜辰、富有沙漠探险经验的吴祉昊和这位年轻勇敢的墨淇淇,三人驾驶一辆车迅速驶出,向着广袤无垠的沙漠进发。与他们同行的,还有迂琪和月降跟顾炜辰双胞胎弟弟顾辰辰三人一车,他们将一路尾随,与顾炜辰等人会合。
  不行了,我有点晕车了。停车我想休息一下。拜托拜托
  小顾先生,你是一辈子没有坐过车吗?
  月降,不要调侃人家停下车吧,我也有点不舒服休息一下
  等会再去沙漠和顾炜辰墨淇淇,吴祉昊三人会合
  处于晕车状态中的顾辰辰在休息了半小时后,逐渐恢复正常,而迂琪她这位常年坐车的人也在前往沙漠途中出现短暂晕车现象,但也得到了缓解
  两位,现在好点了吗?
  好点了,咱们快到了吗。
  看样子,我哥他们已经停车了,咱们下车吧
  顾辰辰兄弟,且慢,万万不可大意。据我月降观察,这很有可能是临近沙漠前出现的沙土幻境的假象。在沙漠的边缘,有着一种神秘的力量,能够将幻境投射到人的心中,让人产生仿佛置身于沙漠中的错觉。但是,请注意,这并非真实存在的世界,而是一种错觉。所以,请不要掉以轻心,应当用心去感受沙漠的气息,聆听沙漠的声音,才能真正地融入这片广袤的沙漠。
  果然是个幻象,顾辰辰我们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切莫不可下车
  好险,差点我顾辰辰就从车里下去了
  由于这个沙土幻境造成的假象差点迷惑住顾炜辰双胞胎弟弟,要是再晚点顾辰辰这个大男孩就要从世界上消失了
  当月降这位神秘的异域男生和顾炜辰未婚妻迂琪,和顾炜辰弟弟顾辰辰他们的这一车人在安全驶出沙土幻境,即将到达真正的沙漠区域时,一个灰头土脸的女孩突然从月降的汽车前方跳出来,张开双臂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停车!停车!
  唉呀妈呀,咋回事!谁啊半路上拦车
  哎呀,月降兄弟,你怎么了,突然踩刹车...
  有个女孩在我开车的前方拦车!太危险了
  差点撞到她
  这个女孩灰头土脸的浑身脏兮兮的看着就不舒服不过她人长得还蛮好看的,我看她是想上车
  你有问她的名字吗?
  对不起对不起,三位老师,我是崖天衣,我刚一个沙漠坏人组织里逃出来!无路可去
  能让我上车一起走吗?
  崖天衣小姐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做一辆车
  而且我看你身上一点伤口和被坏人折磨痕迹都没有
  你该不会是伪造了自己被折磨被受伤吧!
  你全身上下完好无损,而且你出现的时机也不对劲
  月降手握方向盘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在车外面的崖天衣说什么也不让她上车
  月降先生,你可真是个神人这都能看出来!
  没错,我是没有被人欺负和受伤害,但是我确实是从别人地盘逃出来的
  我这一身衣服和我身体从头到脚皮肤上的沾着沙子就能看出来
  崖天衣小姐,要不我给你开车门,你快上车,有什么事可以去找我哥哥说
  那个崖小姐这位月降兄弟是个神秘个性人,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就是,崖小姐我相信你是个好女孩
  先上车吧我们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