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热恋的夏天 > 怎么可能便便就跟我在班?

怎么可能便便就跟我在班?


  她不信他不知道
  这边回到群里,有些人还在讨论自己去表白这个事情,但有些人又开始了新的一局大冒险
  Yu:完了
  A:wc?完了?哪个完了?
  B:表白完了?谁啊?同意了吗?
  纪梦雨:聊天记录发出来看看呗
  已经无所谓了
  白莳瑜把他的头像截了出去,想起来刚刚纪梦雨的截屏,把备注也截走了
  几张图往群里一发,瞬间成了班里的世纪级新闻
  A:我去!!!!!
  D:瑜瑜抱抱不哭
  这边收到私信
  陈衣楠:我去!白莳瑜闷声干大事啊!怎么样,他同意了吗?
  Yu:这不是显而易见了
  陈衣楠:别难过,你好歹现在也是特殊的了,好好睡一觉,我们不想这些
  白莳瑜放下手机,去到卫生间里看了看泪痕干在脸上的自己
  胡乱的洗了把脸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不断重复着初中的画面,还有刚才的场景,为了不内耗自己,她坐起身来,辗转经历了好久才坐下这个决定,又登上QQ,删了“.”的好友
  想了想,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好像也没有必要留着,删了“一梦潇湘“
  这才躺下睡着
  ……
  思绪又被拉回到现在,和陈衣楠打着电话:“不对啊!我在慌什么?只是同学一场,我想这么多干什么?况且都过去一个多月了。”
  陈衣楠对于她态度的转变有点猝不及防:“对啊,慌什么?”
  “本小姐才不怕呢,星耀高三将近六百个学生,十二个班,文科一共四个班一个班四五十个人,怎么可能偏偏就跟我在一个班?”
  听着白莳瑜自己安慰自己,陈衣楠感叹道:“对!加油白莳瑜!记得到时候给我汇报进展如何。”
  白莳瑜听着这话总是感觉不对劲:“什么叫汇报进展?不会有进展的,连交集都不会有就这样吧,我洗澡去了。”
  想起来刚刚安云初好像有事情找自己,还有她那个撒娇的语气,又打了个电话给安云初:“莳瑜,你没事吧?”
  对于对方用这种担忧的语气突然问自己没事儿吧,有点没反应过来:“我能有什么事?倒是你,你刚刚找我怎么了?”
  想到这儿安云初把刚刚白莳瑜急切又紧张的语气跟自己说一会儿再打给自己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求求你了莳瑜宝贝,你最好了,我想要英语政治历史的答案,呜呜呜呜呜。”
  白莳瑜听着手机里发出的哀嚎,打开衣柜的收纳抽屉,拿了换洗的衣服和睡衣,又把校服从衣架上摘了下来,丢在床脚的长条软凳上:“一会发给你,不过这次有点多,你今晚通宵可能都写不完,明天早上就开学了,能不能有点时间观念?”
  安云初听着她的碎碎念:“知道了,知道了,你对我最好了,我要去奋斗了。”
  白莳瑜挂了电话,放了一首放松的音乐,去洗了个澡,吹完头发,爸爸妈妈都下班回来了
  她跑出房间,高兴地接过妈妈手里的菜和水果,“爸妈,今晚怎么一起回来啊?”
  白妈妈把买的烤肉放在桌子上,“今晚我们都不加班,你爸顺路接我,我们一起去买了点东西。“
  四处看了看“妹妹呢?”
  白莳瑜又洗了一盘水果出来“妹妹在房间睡觉。”
  白妈妈准备做饭了,“快把她叫起来差不多吃饭了。”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