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血月升起龙王娶妻 > 怕狗的女孩2

怕狗的女孩2


  没有理会那些网友的留言,贺兰安继续坐回去给刚刚看八字的小姑娘介绍适合她带的转运饰品。
  “姐姐,你真的是大仙吗?我看直播了,你好厉害啊,你一喊那闪电就下来了,你能不能教教我啊?”
  这小姑娘满眼星星的看着贺兰安。
  贺兰安说“那不是我引下来的闪电!就是凑巧了,其实我也是挺害怕的,只不过正好我看见那边有乌云,就喊了一声,谁知道正好这闪电就下来了呢,凑巧罢了。”
  “真的吗?我不信,看起来明明就是你引下来的嘛。”
  “真不是我!我要是会这个本事,还开店干嘛啊,哪里干旱了我去喊几声让下雨,那老百姓不都高兴死了。”
  看贺兰安不承认,这个小姑娘也失去了再继续问下去的兴趣,随便选了一样小东西就走了。
  王胖子有些不理解,问贺兰安“妹,你说现在直播这么挣钱,你干嘛不开个直播啊?你知道吗,直播一个小时挣的钱恐怕比你这店一个月挣的都多呢,还没这么麻烦,只需要动动嘴皮子的事。”
  贺兰安说“有些钱能挣,有些钱不能挣,直播是挣钱,可是你看这个陈仙儿,昨天以前还是人人崇拜的陈小仙儿呢,可是今天呢?就变成人人唾骂的陈桂香了,我不想以后被人追上门骂。”
  王胖子又说“她那都是假的,别人肯定要骂她了,可是你是真的会啊,别人肯定不会骂你。”
  “我会什么?我会看八字?会看八字比我看的准的人多了去了!你别把心思放在那些不着调的事情上了好不好,店里人这么多,你赶紧帮忙接待去!”
  把贺兰安赶去接待顾客,贺兰安坐在小佛堂里跟萧亦归说话。
  “真不知道这次的事热度会维持多久,天天跟人解释的我头都大了。”
  萧亦归说“大不了关门几天,现在网上什么事热度来的快去的也快,没事的,回家老公好好心疼你啊乖宝。”
  贺兰安知道萧亦归说的心疼自己完全就是走肾不走心,所以也懒得跟这个小乌龟说话了,起身说去买奶茶喝。
  刚走到店门口,就看到小晴跟一个男人往自己店里正准备进,小晴还是那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样子,任由男人把她拉进来。
  看到小晴来了,贺兰安确实是有点没想到,就把二人带进店里坐下,问是想看看什么水晶。
  那男人看着贺兰安,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才说“小师傅,求你救救我女儿吧。”
  一听这话,贺兰安赶紧问“别这么说,先把话说清楚,小晴是怎么了?”
  小晴的爸爸说“小晴被蛇妖缠上了,那蛇妖要是不把小晴害死,是不会走的,这么多年,我找了很多师傅都说没办法,还都劝我说让我提前准备好后事,可是小晴才十八岁啊,我就这一个女儿!我怎么能,我怎么能忍心看着女儿就这么被蛇妖害死!”
  小晴听着自己爸爸这么说,不但没有任何担心的表情,反而还露出了一个似有似无的冷笑。
  贺兰安看见小晴冷笑的样子身上都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说真心话,从一个十八岁的女孩脸上看到这种冷到骨子里的表情,真的是挺渗人的。
  因为感觉到小晴的爸爸即将说的事情肯定很曲折,所以贺兰安示意小晴的爸爸跟自己去到店后面的小佛堂,清清楚楚的把事情说明白。
  原来这件事还要从小晴的爷爷说起,小晴的爷爷小时候就总是发现自己家里莫名其妙会出现蛇的鳞片,有时候是在地下,有时候是在床上,但是却从来没看见过家里有蛇出现,所以小晴的爷爷就问他爸爸,就是小晴的曾爷爷,没想到小晴的曾爷爷听见这事后,居然激动的让自己儿子以后不许再提看见蛇鳞的事。
  小晴的爷爷不理解为什么自己只是说了蛇鳞,爸爸就会这么生气,但是既然自己父亲不许自己再提,小晴的爷爷就没再说过这件事,只是屋里面还是不断能发现新的蛇鳞。
  后来有一天深夜,小晴的爷爷起身去屋外上厕所,看见爸爸跪在自家院子的篱笆墙旁边,一个人嘀嘀咕咕的说话,又像是在哭,因为怕爸爸在外面跪着冷,所以小晴的爷爷就回屋拿了件衣服想要去给爸爸,可是他出来的时候,爸爸已经回屋了。
  小晴爷爷有点好奇爸爸刚才跪在篱笆墙边干什么,就走过去看,这一看把他吓了一跳,因为小晴爷爷看见自己爸爸刚才跪着的篱笆墙边上,有一张像是蛇蜕一样的皮,那颜色很好看,红红的还有暗纹,小晴爷爷不知道这蛇蜕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但是有些害怕不敢靠近去看,所以就赶紧跑回了屋。
  自从那天以后,小晴爷爷就发现自己的爸身体好像越来越差了,明明是三十多岁的汉子,却眼见着精气神还不如隔壁七十多岁的老头,小晴爷爷很是担心,就问爸爸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可是小晴爷爷不管怎么问,他爸爸都只是说没事,让他乖乖听话就好。
  过了不到一年时间,小晴爷爷的爸爸就毫无征兆的在一个夜晚断了气。
  等到小晴爷爷长到十六七岁的时候,某一天他又在家里看见了那熟悉的蛇鳞,这一次看见的蛇鳞要比他小时候看见的大上一圈,而颜色也是跟他曾经看见过的那张红色蛇蜕一样,红色带着暗纹,很是好看。
  因为已经习惯了看见这个红色的蛇鳞,小晴爷爷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谁知道就在小晴爷爷娶了媳妇的当天,他居然做梦梦到了一条蛇,那蛇非常长,浑身是发着光的红色带暗纹鳞片,就跟他看见过的蛇鳞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