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山河有画 > 第六十五章 重伤与失踪

第六十五章 重伤与失踪


  在看见这一道剑气后,黑袍似是回忆起了什么,突然眼中精芒一闪,仔细打量着沈千雪。
  片刻之后黑袍突然放声大笑,十分不屑地看了苏清河一眼,随后又将目光移回到沈千雪的身上,语气极为严肃地问道:“他,是你什么人?”
  “家父。”
  沈千雪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将苏清河搀扶起来。
  沈千雪站在苏清河的身边,双眼凝出一道凌厉的剑意直逼黑袍,声音清冷地说道:“我夫君。”
  只见黑袍虎躯一震,一道真气射出将沈千雪的剑意尽数化解。
  想不到那位的女儿竟会在此,而且居然还嫁给了一个六品境的蝼蚁。
  依那位的脾气,自己若是真伤了此女分毫,还不得提剑一路追杀自己到金楚去!
  思虑片刻,黑袍果断作出让步:“哈哈哈,好,本尊今日卖你这个面子,说出花家的丫头在哪,本尊就此离去。”
  “我只能告诉你,她不在此处。”沈千雪身上剑意凛然,气势丝毫不弱于黑袍。
  黑袍看到那熟悉的剑意,仿佛再次回到了那一年,那一袭白衣迎风而立,一剑断江重创自己后飘然而去。
  黑袍额间流下一抹冷汗,面具下的那张脸也不禁露出一丝苦笑,八品巅峰看似距离九品仅是一步之遥,但其中差距只有切身体会后才能明白那是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不是任何内功心法或是武学能够弥补的。
  那位自己可是真得罪不起啊。
  黑袍冷哼一声,一步踏出便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句话:“也罢,今日便饶过尔等一条性命。”
  待黑袍走出苏府一刹那,苏府上下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沈千雪面色焦急地查看着苏清河身上的伤势。
  苏清河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自沈千雪行走江湖开始便不曾告诉过任何人自己的真实身份,免得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就连苏清河也是在新婚之夜才知晓自己究竟是娶了个什么样的大人物。
  时至今日,苏府上下也只有自苏清河知道沈千雪的真实身份,但如今众目睽睽之下,众人都看见了沈千雪逼退了一位大宗师,难免不会多想。
  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就是苏家众人有守口如瓶之心也是于事无补。
  今夜过后,外界至少也知道苏家身后有一位能让大宗师都不愿招惹的存在。
  俗话说明抢易挡,暗箭难防。
  苏清河着实不想让沈千雪暴露在那些老家伙的眼中。
  朝堂不比江湖,博弈之间杀人不见血。
  千雪是一个十分纯粹的江湖人,为了自己放弃了快哉江湖,心甘情愿地做这紫衣侯的夫人。
  可到头来自己却没有办法让她远离那些勾心斗角的腌臜之事。
  沈千雪抬手抚平了苏清河那皱在一处的眉头,搀扶着到一旁坐下,头轻轻地靠在苏清河怀里说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千雪是苏家人。”
  沈千雪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苏清河身躯一怔。
  “你今日好生奇怪。想那么多作甚?你可是苏家的苏清河啊。难不成那个试剑江湖,一人一剑便敢打上秋风剑阁的苏清河如今竟变成了一个胆、小、鬼?”
  说到最后沈千雪俏皮地朝苏清河眨了眨眼睛。
  苏清河深情地看着怀中的女子,默然不语。
  她已身为人母还是这般古灵精怪的模样,真好!
  见苏清河良久不语,沈千雪小脸气鼓鼓地说道:“苏老二,你不是被吓破胆了吧?昔日英雄变狗熊,小女子怕是要移情别恋了。”
  闻言就连苏清河眉头一挑,抬手捏住了沈千雪的脸蛋,用力揉捏着的同时说道:“沈千雪,你刚才说了什么?为夫没听清,你要不要再说一遍?”
  “错了,错了,快放手!”
  沈千雪不断拍打着苏清河的大手,原本白皙的脸蛋被苏清河捏得通红。
  苏清河冷哼一声,意犹未尽地将手放开。
  手感真好,嘿嘿嘿!
  看着一脸幽怨的沈千雪,苏清河讪讪一笑,轻轻将其揽入怀中说道:“最多给我三年的时间,届时纵是九品我也要让他在你面前卑躬屈膝!”
  “嗯。”
  沈千雪用力地点了点头,静静地靠在苏清河怀里,她知道此时这个男人的心情是怎样的复杂与不甘,自己要做的就是这样陪在他身边就好。
  一个多月后的某日夜里,原本平静的景云小筑突然遭受了暴风雨般的打击。
  残垣断瓦不说,院中更是一片狼藉。
  徐文海浑身是血的昏死在院中,周围再不见其他身影。
  苏清河赶过来后不禁皱了皱眉,对身边的沈千雪问道:“武林高手都这么小心眼吗?”
  “才不是呢,我爹脾气就很好的。”后者马上摇头反驳道。
  苏清河闻言不可置否地笑了笑,当初大婚之时,你爹得的那一剑差点要了我半条命!
  脾气好是指他老人家没直接劈死我,手下留情了吧!
  “月儿的住处要不要修啊,还是再另寻一处?”沈千雪问道。
  “不,这样就好。”
  苏清河双眼一转,给出了一个出人意料地回答,看着沈千雪充满疑惑的目光,轻轻笑道:“等那浑小子回来看到这副景象,你说会怎样?”
  “依照月儿的脾气,八成会火冒三丈,将那人抽筋剥皮。”沈千雪想了想,捂着嘴笑着说道。
  “是啊,依那小子的性子必然会闹个鸡犬不宁。届时为夫也能趁机大闹一番!”苏清河恨恨地说道。
  看着闹小孩子脾气的苏清河,沈千雪莞尔一笑,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强闯剑宗将自己掳走的猖狂少年。
  “走吧,将消息送去玉肴居看看花家的动作,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布的局,连那个层次的人都被卷了进来。”
  花无谋在收到消息后,一掌拍碎了眼前的一张青石桌子,面色阴沉地问道:“关老,小蜂如今情况如何?”
  “少爷两日后即可出关。”
  随着声音响起,这才发现在花无谋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老者,虽已年迈,但说话声音却中气十足。
  观其双眸似于常人无异,但那流露出来的气息却彰显着其八品宗师的身份。
  若是苏君月在此定会发现,这位关老也同玥溪谷中的几位一样,也是一位神芒内敛,返璞归真之人,
  “好,等小蜂出关劳烦您将此事告知于他。”
  “是,那您……”
  “您看看吧。”说着花无谋将书信递给了关老:“徐老重伤,出手之人至少也是位八品宗师中的翘楚。”
  被唤作关老的老者接过书信,逐字逐句得看了一遍。
  “大宗师,此人实力怕是已不在阁主之下,小姐她……”
  “早在几年前半仙玉天清就为小蝶算了一卦,卦象所示小蝶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却不会有性命之危。
  但敢对我女儿出手,我这当爹的可没办法当作没看见啊。”
  花无谋起身走到院外:“这几日就麻烦关老了,我去见一见老友。”
  这一日听风阁主再现江湖,一时间江湖中颇有一股风雨欲来的味道。
  闭关之地的花小蜂察觉到父亲的气息不见,顿时猜到可能出事了,随即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狠色。
  经过这段时间的闭关,大还丹的药力已然尽数炼化吸收,如今的花小蜂已是五品境,距离六品金身铁骨之境也只剩临门一脚,眼下便是到了铸铁骨的最后阶段。
  但现在意识到外面发生变动,父亲的离去就说明姐姐很有可能出事了,花小蜂心中作狠,当即以罡气调动金针,毫不犹豫地刺入身上几处大穴。
  金针渡穴,不成功便成仁!
  一口鲜血喷出,花小蜂体内罡气四处流窜。
  强忍着浑身撕裂般的痛苦,花小蜂盘膝坐好,以罡气铸就铁骨。
  几日后,一名少年策马扬鞭直奔龙明城,眼神中杀意流转宛如实质,凡拦路贼寇一剑毙之,同时还有两纸飞鸽传书分别送往玥溪谷,以及剑宗。
  咳!咳!
  咳!咳!
  身处两地的苏君月、李知风在收到信件后不约而同地咳嗽了两声。
  李知风在接到书信后顿时大惊,当即请求下山,对于龙明城中的变故李知风早已有心理准备,但却没想到出事的会是花小蜂的姐姐。
  而消息闭塞的苏君月在收到信件后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
  虽然自己看不惯花小蝶那副奸商嘴脸,但也不希望那么一个大美人就这样香消玉殒了呀。
  苏君月连招呼没有打,只留下了一张字条塞到了大师兄玉道人的门缝里就溜出了玥溪谷。
  此时的苏君月和李知风二人不可同日而语。
  如今的苏君月已经将武学一式三千修至入门,李知风也在沈凌峰的教导下重塑武道踏入了剑道的大门,实力更胜往昔。
  三个人,三条不同的路却都指向了如今的风暴之地。
  花小蜂一人一马激起一路烟尘;李知风一人一剑穿林而过。
  苏君月的身影自林间纵横,一式三千,步式,流云踏浪!
  这段时间苏君月对一式三千小有所悟,便突发奇想能否用一式三千的法子将流云步与踏浪鹰飞这两门顶尖武学整合为一。
  鬼酒在知晓苏军月的想法后也是见猎心喜,当即将踏浪鹰飞讨要了过去。
  经过鬼酒苦心研究多日,终于将踏浪鹰飞与流云步二者合一,互取所长。
  鬼酒将其称之为流云踏浪,同样分为入门,小成,大成,圆满四境。
  由于二者本就都是极其高深的武学,这也就导致了想要修习流云踏浪的难度难上加难。
  如今苏君月也仅仅只是将其修炼到入门而已,但其威势却已不亚于之前苏君月小成境的流云步。
  这门武学大成乃至圆满之境会如何玄妙就是鬼酒也说不准。
  说不定真的可以做到身若流云,踏浪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