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山河有画 > 第五十四章 逐出李家

第五十四章 逐出李家


  立下承诺的赵溪凡在临近家门的时候正巧碰到李家二爷,李知风的父亲,李孝文。
  看到来人,赵溪凡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忐忑,如今吴赵两家正逢多事之秋,这位此时来此八成是为了自己妹子的那桩婚事吧。
  就在赵溪凡踌躇不前的时候,李孝文已经发现了他。
  虽然说赵家封锁了消息,但若是他李孝文有心查探到也不难,毕竟赵家老爷子已经有些日子没露过面了。
  面对赵家近日来所发生的事,李孝文心中早就有了主意。
  明哲保身!
  今日李孝文来此就是来做这个恶人的,李家必须与赵家划清界限!
  虽说有些不仁,但如今谁知道暗地里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这里,又有多少人准备借此事大做文章,稍有一个不慎,即便是他李家也有可能因此遭难!
  这可不是他李孝文危言耸听。
  从李孝文出身将门却投身商贾中就不难看出此人有些离经叛道,可事实上如今李家近乎半数家业都是李孝文打拼下来的。
  其中手段可见一斑。
  凭借商人的敏锐性,单就眼下时局来看,李孝文深知规避风险方才是上上之选。
  赵一鸣可是手握实权的当朝一品大员啊!
  到时夏皇必将震怒,整个朝堂都要面临重新洗牌的局面。
  如今的吴赵两家就如同一个绞肉的大杀器一般,谁牵扯进来都要做好被刮去一层肉的准备。
  这还只是其一。
  其二就是现如今已经有人对李家出手了。
  今日早上李孝文才知道李家已经有三间铺子易主了,尽管这对于李家来说不痛不痒,但李孝文知道这只是一个警告。
  能在他李孝文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地挖走三家铺子,就说明对方手段极其高明,同时也透露出一个的消息,那就是对方有足够的底气,丝毫不惧他护国公府。
  敌在暗我在明,李孝文一时间还摸不清对方的底细,所以也不好轻易冒险。
  赵溪凡看着面容严肃的李孝文,心中暗自苦笑却也无可奈何,毕竟这件事本身就不是他能阻止的了的。
  二人一进入赵府便看到李知风与赵颖儿二人站在一起亲密无间的模样。
  赵溪凡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李孝文却发现对方脸色有些不悦,心中愈发担心起自己那妹妹了。
  待听到李知风那一句“我的意思就是护国公府的意思”的时候,李孝文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这臭小子行事风格越发像苏君月那浑小子了,简直是无法无天!
  “风儿,有些话不可乱说!”李孝文沉声说道。
  赵家众人见李孝文现身此地不由得心中一惊,这位爷怎么来了?
  别看他李孝文投身商贾被一众权贵视为自甘堕落的耻辱,可却没有人敢当面说他李孝文如何如何。
  李孝文手中掌握着的可是整个云夏的布匹命脉!
  要是惹这位爷不高兴了,保准到时你家里连个线头都找不出来。
  更恐怖的还是当年这位在丞相府做出的壮举,以一匹蜀锦代苏家下聘,骗取了丞相府的一纸婚约,让堂堂相国司徒文有苦难言。
  见到这位突然来此,就是李知风也不禁皱紧了眉头,牵着赵颖儿的手也下意识地加重了几分力道,捏得赵颖儿有些吃疼。
  赵珣身为一家之主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不必多说,单凭方才李孝文训斥李知风的那一句话,对于对方的来意便已经猜到了几分。
  但看到自己女儿方才激动的样子,赵珣的心中还是抱起了几分侥幸,万一,万一自己猜错了呢?
  “感谢李兄能来我赵府……”
  “不必,等会儿你就可能会恨不得将我赶出你赵家大门了。”
  不等赵珣把话说完,李孝文便打断了赵珣的话。
  “还不过来。”李孝文冷着张脸,语气十分不悦地说道。
  要说生起气来的李孝文有多恐怖,李知风最有发言权。
  年幼时李知风误把李孝文最喜欢的一幅字画毁了,这位也是如今日这般冷着张脸,还说若是自己不能临摹出一幅一模一样的字画就后果自负。
  期间李孝文那一双满是怒意的眼睛无时无刻直勾勾地盯着李知风,那脊背生寒战战兢兢的感觉堪称折磨,还不如痛痛快快地揍他一顿呢。
  导致后来接连几日李知风做梦都会梦见一双可怕的眼睛在盯着自己!
  如同梦魇一般挥之不去。
  永远不要试图揣度惹怒这位后,他会用什么手段来对付你,因为你永不会知道他会用怎样的方式让你终身难忘。
  只见李知风吞咽了一下口水,对于李孝文的话置若罔闻,只不过身形却稍稍向后退了一小步,在外人看起来就像是躲在了赵颖儿身后一般。
  赵颖儿则是一脸茫然地看着李知风,眼神中夹杂着一丝怨气,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就直说了,如今这龙明城中可以说是风雨欲来,不知有多少人都盯着你赵家。
  赵老爷子也已有数日不见踪迹,想必也是凶多吉少。
  现如今的赵家可以说是处于风口浪尖,只需一个引子,莫说你赵家,凡是与你赵家有所关联的人,都有可能受到牵连。”
  李孝文一字一句分析着赵家的处境既是说给赵珣听也是说给李知风与赵颖儿听。
  停顿了片刻,李孝文终于说出了那句话,“所以,风儿与你家小女的婚事……就此作罢吧。”
  “想必赵家丫头也不愿让风儿卷进这浑水之中吧。”李孝文强按下心中不忍,转头对赵颖儿说道。
  就此作罢,四个字落在赵颖儿耳中仿佛一把刀子插进心中,悲痛欲绝之下的赵颖儿霎时间俏脸煞白,毫无血色,指甲也深深嵌进了掌心之中。
  赵颖儿强忍着眼中的泪水,颤声说道:“李伯父说得对,这婚约就……就作废吧。”
  “我不同意!”
  李知风一把将赵颖儿拉到身后,沉声对李孝文说道:“父亲,此时我李家选择明哲保身,未免有落井下石之嫌,这可不像是我李家的作风!”
  “你懂个屁!此时这偌大的龙明城中不知有多少人盯着这里。赵老爷子广交好友,这江湖之中、朝堂之上与老爷子有私交的大有人在。其中关系之复杂,牵扯之广,你可知晓?
  甚至说不定还会以此事为由清洗朝堂,就是马踏江湖也未可知。其中的凶险,你又可曾明白?”
  面对李知风的反驳,李孝文皱着眉耐心地说道,倘若当真有人想要借题发挥,那么一旦到了那种局面,即便是李家也别想独善其身。
  对于父亲所说的这些李知风心中自然明白,如今明哲保身,作壁上观确为上策,但是自己放不下身侧的这个傻丫头,也不想放下。
  对于如今这种僵持的局面李知风有些束手无策,如果,如果苏君月那小子在的话,他能有什么鬼主意?
  突然李知风似是想到了什么,面露一丝狡黠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说道:“父亲,众世家小辈中,您总说苏君月那个浑小子连您都看不透,那您说说若是如今日之事放在他身上,他会怎么做?”
  李孝文冷哼一声,突然面露沉思,别看苏家那小子平日里的行径令人不齿,又是还有点疯疯癫癫的,但那小子却从来都没有吃过亏。
  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来,那小子就不是个省油的灯。
  但眼下这般局面可不是小打小闹,容不得半点马虎,李孝文目光略有些不善,语气也有些不耐烦地说道:“那浑小子除了那些无赖行径,还能做什么。”
  “他会发疯,六亲不认的那种。”
  只见李知风极为认真地说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答案。
  众人回想苏君月平日里那嬉皮笑脸,大大咧咧的样子,发疯?可就算他发疯又能如何?
  看着众人不解的样子,李知风哈哈大笑,一把将赵颖儿搂在怀里。
  毕竟尚未成亲只是有着一纸婚约而已,这番举动着实有些不合体统,但这无赖一般的举动确实有点某个人的影子。
  “一直以来爷爷总是让我学着如何掌管李家。正好今日我就试上一试这代家主的权力有多大。”
  听到李知风这番话,李孝文突然感到一丝不妙。
  就听李知风大声喝道:“李孝文你若是再敢阻拦本公子娶妻,本公子便行使代家主之权将你逐出李家!”
  “放肆!”
  听罢,李孝文气得吹胡子瞪眼,一不留神竟生生拔掉了自己几根胡子。
  李孝文抬起手指着李知风浑身颤抖的厉声骂道:“竖子,好胆!大逆不道,大逆不道!”
  一众赵家人看着这对闹起来的父子都傻了眼,乖乖呦,小的要把老子逐出家门,这可真是开了眼了。
  赵珣更是眨巴着眼睛一脸震惊地看着李知风,心道:这姑爷能处,有事他是真上啊!
  只有赵颖儿细心地发现虽然李知风看起来十分镇定,但那藏在背后的手却颤抖个不停。
  任由李孝文如何谩骂,李知风就是无动于衷,全然一副滚刀肉的模样。
  思绪穿过时间长河,李孝文仿佛看到了当初自己也是这般站在老爷子李忠泽的面前执意要去从商。
  李孝文目光复杂地看着李知风问道:“你当真想好了?”
  李知风淡然地点了点头,说道:“今日,孩儿想做一回苏君月,当一回无赖发一回疯!”
  看着李知风那坚定的目光以及那一副您老能把我怎样的无赖模样,李孝文愤然拂袖离去。
  也罢,便顺了这小子的意,天塌下来还有他这当爹的扛着不是,他李孝文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龙潭渊能折了他护国公府这根定海针!
  李知风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躬身行礼大声说道:“多谢父亲成全!”
  只听那远去的身影缓缓飘来一句话:“以后离那个浑小子远点!”
  就在李孝文将要踏出房门的那一刻,突然叹了口气回头说道:“算了,得空你还是给那小子写封信吧,叫他回来,这事他苏家也别想置身事外。”
  既然是滩浑水,那就不妨让他浑上加浑,谁也别想好!
  老子倒要看看那背后之人如何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