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山河有画 > 第四十章 冲突

第四十章 冲突


  见有人上门挑事,寨中的一众匪寇纷纷抄起兵刃,目露凶光地看着苏君月等人。
  更有人出言笑骂苏君月几人不自量力,不过是几个毛头小子也跟学人来拜山门,当真是初生的牛犊,它不怕那山中的大王啊!
  在确认了苏君月身后确实是徐桃儿无疑之后,其中一名匪寇立马向徐杨汇报去了。
  徐家寨大厅内,身为大当家的徐杨正与一名书生打扮的年轻男子交谈着什么。
  但若是细细看去竟会发现徐扬虽然身居主位,可样子上却略显拘谨,似乎对此人有些忌惮。
  这时只见一人快步跑了进来,俯身在徐杨耳边小声汇报着外面的情况。
  “混账!”
  随后便见徐杨脸色突变,拍案而起,眉宇之间的怒意清晰可见。
  “发生什么事了吗?徐大当家。”
  只见那年轻男子拿起茶杯,轻轻拨动着盖子,有模有样地品了口茶,那温文尔雅的模样倒是与这土匪寨子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哼!外面来了几个自不量力的家伙拜山门,还挟持了我家妹子,还请方匪首在此稍等片刻,某去去便回!”
  说着徐扬起身就朝外面走去。
  而被徐扬唤作方匪首的年轻男子,名叫方平,乃是这天阳山上六大匪首中的最后一位。
  只见方平看着杯中的茶水,轻声笑道:“拜山门?有意思,在下与大当家一同前去。”
  说着方平站起身与徐扬一同走了出去。
  苏君月等人站在山门外,久久不见徐杨的身影,心中暗自纳闷,扭头朝身边的徐桃儿问道:“你哥该不会不要你了吧?”
  闻言徐桃儿没好气地白了苏君月一眼,冷哼了一声,把脸扭到一边不去看他,让苏君月碰了一鼻子灰。
  花小蜂和李知风二人在看到苏君月吃瘪后,毫不留情地加以嘲笑。
  反倒是武昭月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目光看向别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就是你们几个要拜山门?”
  就在此时,一道雄厚有力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朵。
  不待众人有所反应,便听徐桃儿喊道:“哥!”
  众人定睛一看,来人一共三人。
  左边之人看上去贼眉鼠眼的,但苏君月却发现那人眼神中透着一股狠辣,甚至在看向自己等人的时候眼底还闪过了一抹杀意!
  自己等人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么个家伙?
  苏君月将此人暗暗记在心底,转头打量起另外两人。
  右边那人瞧着倒是顺眼得多,书生打扮,看上去就像是个谋士之类的小角色。但无论是从气场还是神态上此人不像是一个下属,甚至隐隐有种上位者的姿态,此人究竟是何身份?
  再看中间之人,那个头约莫着能有两个自己那么高,虎背熊腰的,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狠角色。
  方才说话之人正是中间这名魁梧男子。
  就看男子虎步上前,强壮的身躯配上手中散发着淡淡寒芒的巨斧,给人十足的压迫感。
  徐杨看了自家妹子一眼发现并无大碍后,说道:“几位来此所为何事不妨直说,何必为难我家妹子。”
  闻言苏君月用手肘碰了碰身旁的花小蜂,指着徐扬说道:“你瞧瞧人家这话说得多好啊!正所谓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你拜山门就拜山门,抓人家妹子干什么!”
  再看花小蜂十分配合地说道:“老大教训得是,小弟知错了。”
  紧接着就见苏君月阴阳怪气道:“错了就得改,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天阳山!这一片是人家徐大当家的地盘。
  万一咱们前脚把人放了,后脚被人家徐大当家的人剁碎了喂狗怎么办?
  去,直接弄死那娘们儿,留给徐大当家一个全尸。”
  听到这话,徐桃儿瞪大了双眼,瞧你苏君月长得人模人样的,跟人沾边的事儿,你是一件也不干啊!
  只听徐扬大喝一声:“住手!你这小白脸子,少他娘的在这儿跟老子阴阳怪气儿,老子还不屑去做这没脸没皮的事。”
  苏君月冷笑一声说道:“这话,徐大当家的您自己信吗?”
  闻言徐杨心中也生起了一丝火气,厉声喝道:“都给老子退下!”
  徐杨抬起手中的巨斧,朝前一指,一双怒目恶狠狠地盯着苏君月道:“小子,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放了我妹子!”
  见徐杨竟因为自己的几句话就轻易动怒,苏君月也是心中一愣,依这位的脾气应该是那种直接召集人马,拦路抢上一笔的悍匪。
  想到此,苏君月出言问道:“徐大当家够爽快!不知徐大当家可知徐家村?”
  又是徐家村?
  徐杨回头看了一眼六匪首方平,皱了皱眉头,心中暗自嘀咕:今日这位六匪首方平来此也提到了那徐家村,可偏偏自己对此事一概不知。
  如今眼前这小子因为那什么狗屁的徐家村甚至还挟持了自家妹子,徐杨觉得自己真需要要好好的查一查,这徐家村到底是何方神圣。
  徐杨也不藏着掖着道:“今日之前不曾听过。”
  苏君月回头看了眼徐桃儿,见后者也是一副吃惊的样子,当即明白了其中原委,这女人八成是被什么人给忽悠了。
  “那这事您就得好好问问你这妹子了。”
  说着苏君月将徐桃儿拉到了身前。
  可不等徐杨开口,那个一直站在徐杨身后贼眉鼠眼的人突然开口地道:“你少说废话,赶快放人!不然我让你走不出这徐家寨!”
  “放人!”
  “放人!”
  ……
  苏君月早早就注意到了此人,此人身上那股阴冷的气息着实让苏君月不喜,也不知对方是否存心打断徐杨的话,但经此人这一番挑唆,群情激愤,形势不妙啊!
  苏君月看了眼同样皱着眉头,但目光却一直紧盯着自己的徐杨,缓缓叹了口气。
  随后苏君月竟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巴掌拍在了徐桃儿的翘臀上,示意后者自由了。
  感觉到身后的异样,徐桃儿顿时满脸通红,一脸羞愤地回头狠狠瞪了苏君月一眼。
  可就在此时,那人突然抄起了兵刃,高声喊道:“胆敢欺辱我徐家寨的大小姐,找死!动手!”
  随着男子一声令下,众多匪寇手持兵刃一齐冲杀向苏君月几人。
  徐桃儿见状也是大惊失色道:“耗子哥,住手!”
  徐杨十分不解地看了自家妹子一眼,伸手将徐桃儿拽到身后就要持斧上前。
  徐桃儿连忙拉住了徐杨向后者说明着什么。
  那名叫耗子的男子见徐杨和徐桃儿二人在一旁吵了起来,心中不由得一阵烦躁,看向苏君月的目光也越发凶狠起来。
  “弄死他!”
  原来徐家兄妹二人本不是这天阳山的人,可自多年以前徐扬与徐桃儿一起来到此处后,竟只用了短短几个月便拉起了一队人马。
  随后更是十分强势地扫平了这周围大大小小十几个寨子,受到了六匪首的赏识,彻底在这天阳山上扎下根来。
  耗子本想着从此能过上作威作福的日子,可不成想那徐杨明明是个土匪却不杀不抢,全然一副正道派头。
  非但不准手底下的人骚扰百姓,甚至每逢灾年还要去给那些人送粮食,真当他自己是活菩萨吗?
  这让在天阳山上土生土长的耗子很快便对徐杨心生不满。
  可以说是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的耗子当即便打定主意要在暗中扶植一股小势力,这就是打着徐家寨名头的徐家村。
  一开始为掩人耳目,徐家村还只是小打小闹抢些金银首饰罢了,但随着这股势力越来越大便开始打砸抢烧。
  原本还指望着他日就算不能杀掉徐杨取而代之,也可以借此自立山门,不想却被眼前这几人坏了自己的大事。
  今日一早六匪首方平来到寨子中询问徐家村一事的时候,耗子便知道事情败露了。
  可为什么高高在上的六匪首会知晓一个徐家村的事?
  耗子当即派人出去打听,这一打听可倒好,徐家村竟然被烧了!
  下手人来报说月前有几个身份不凡的年轻人进了山,随后先是杀了徐勇,后来误打误撞的又找到徐家村。
  可那徐学昌为了给自己孙子报仇竟没有将此事报上来,只在信上说碰到了几只扎手的肥羊,武功不凡,想要向自己借几个人。
  自己当初还以为这是个难得可以除掉徐家人的大好机会,就将徐桃儿骗了过去,可结果这徐桃儿非但没死,就连徐家村都被人给烧了个精光!
  此刻耗子只想将眼前这几人碎尸万断。
  只见耗子如同疯魔了一般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声嘶力竭地吼
  道:“都是你们,就是因为你们几个杂碎坏了老子的好事!死,都给老子死!”
  苏君月连连脚踩流云步后退,这人魔怔了吧!
  耗子眼神中凶光闪烁,脚下用力一踏,身形陡然加快了几分,一记拨云见月,手中长刀直刺苏君月胸膛!
  见状,一旁的武昭月眼中寒光一闪,飞身上前,一招飞燕啄目,枪尖精准无比地点在刀身之上。
  耗子顿时被刀身传来的巨大力道逼退。
  一连倒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的耗子,仿佛一头发怒的野兽一般,怒吼一声。
  提刀指着苏君月和武昭月二人破口大骂:“臭婆娘,你找死!小王八蛋,有本事别躲在娘们儿身后!”
  苏君月听到对方肆意辱骂,心中怒火横生,作势就要冲上去。
  只见武昭月一把抓住苏君月的衣领将其拽到身后,冷声说道:“一边儿待着去。”
  说罢武昭月提起长枪只身杀向耗子。
  不过短短交手二十余招,耗子便开始有些力不从心了。
  这女人身上的杀意竟比自己还强,仿佛不要命一般只杀不退,枪枪都指向要害,逼得自己只能一退再退,真他娘的晦气!
  渐渐冷静下来的耗子自知不敌,心中不禁萌生了几分退意,可嘴上却不甘示弱的骂道:“疯婆娘,臭婊子,贱女人,你到底想怎样,为了一个小白脸儿,不要命了!”
  武昭月冷笑一声说道:“我男人也是你能评头论足的?你,配吗?”
  说话的同时,武昭月手下突然发力,一枪直指耗子咽喉!
  耗子手中长刀一挡的同时头迅速向侧一偏,这才堪堪躲过这夺命的一枪,纵是如此,脸上也被划出了一道血痕。
  武昭月哪里肯放过这大好的机会,立马又是一枪刺出。
  感觉到脸上的传来的伤痛,耗子恶狠狠地说道:“臭婆娘想玩命儿?老子陪你!”
  只见耗子身形往下一压,任由武昭月一枪刺入肩头,忍着剧痛,不退反进,一刀直刺武昭月胸口!
  “贱女人,去死吧!”
  “你骂谁?”
  耗子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当即心中大惊,手中动作也下意识地慢了几分,糟了!
  短暂失神的耗子立马回过神,别管身后之人是谁,如今自己手中动作一慢,必死无疑!
  顿时耗子只感觉脖子一凉,紧接着就看到自己的身子离自己越来越远,我,死了?
  扑通!
  随着耗子的人头滚落在地,只听那人依然用冰冷的语气,接着说道:“我家的笨丫头也是你能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