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山河有画 > 第七章 贵人来访

第七章 贵人来访


  回到苏府,原本想收拾东西跑路的苏君月突然被苏清河叫了过去,说是家中有什么贵人来访。
  满脸不情愿的苏君月只好老老实实地跟在苏清河屁股后面移步到院子里。
  院子里花团锦簇,姹紫嫣红,两只黄鹂在树间啼叫。
  但即便如此美景也无法将苏君月心中的烦闷消去一丝一毫。
  苏君月心中暗自发狠,敢断小爷的江湖梦,管你是谁,待会一见面小爷非把你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个遍不可。
  来到亭子的苏君月,不待看清来人的面容便破口大骂:“孙贼……卧槽!”
  只见苏君月话都没说完,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心中忐忑不安。
  一旁的苏清河浑身颤抖,极力地憋笑,这小子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所谓的贵人不是别人,正是苏君月刚刚才见过的夏皇,夏元龙。
  苏清河看着眼前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苏君月,最终还是忍不住地笑出了声,到最后甚至捧腹大笑起来。
  此时的苏君月早已在心中将苏清河骂开了花,这老匹夫误我啊!
  这就是小爷的亲爹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怕不是想要重新练个小号了吧。
  夏元龙面不改色的拿起手中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开口说道:“哼!大胆苏君月!竟敢辱骂孤……”
  完了,完了!这是要治自己的罪了,辱骂当今圣上那可是大罪啊,会被杀头的吧,一定会被杀头的啊!不行,不行,我得想个办法开脱。
  一瞬间苏君月思如泉涌,想到千百种方法但都一一否决。
  毕竟自己那声孙贼喊得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怕是大半个苏府都听到了,最后苏君月想到了一个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
  苏君月立刻打断夏元龙的话,开口说道:“臣并非辱骂圣上,臣说的是,孙子见过圣上。”
  噗!
  此时坐在夏元龙身旁的苏清河猛将刚喝到嘴里的茶水一口喷了出来,自己就喝口水的功夫,这就降了一辈儿?
  回头看着夏元龙哈哈大笑的样子,苏清河面色一僵,死死地盯着苏君月。
  苏君月感受到苏清河那杀人般的目光,脊背一寒,当下就知道家里又有一把玄铁扫帚要香消玉殒了,但是自己也没办法啊。
  夏元龙得意地冲苏清河挑了挑眉,随后对苏君月说道:“既如此,你这孙儿我就认下了,哈哈哈。”
  听到这话,苏清河脸色一黑,说道:“夏元龙,你够了啊!”
  闻言夏元龙立刻收起了笑声,但嘴角的笑意却是十分明显。
  而此时仍跪在地上的苏君月却是猛地抬起头,吃惊地看着二人。
  我若是没听错的话,老爹刚才好像直呼了夏皇的名号,而且夏皇还毫不介意,再看二人说话的语气这关系好像不一般啊。
  夏元龙看着苏君月吃惊呆傻的样子,轻声说道:“我与你父亲年轻时曾一起在外游历江湖,乃是八拜之交,当然了,我是大哥。”
  苏君月瞪大了双眼,一脸惊讶地看向苏清河,只见苏清河不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合着当今夏皇是自家人啊,想到此处,苏君月站起来拍了拍腿,拱手行礼说道:“苏君月见过额……。”
  苏君月想到夏皇是父亲的大哥,按道理说应该是自己的大伯,叫大伯?苏清山怎么办?叫皇伯伯?自己又不是皇室子弟,一时间苏君月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位夏皇了。
  夏元龙似是看出了苏君月的难处,哈哈一笑,说道:“我曾与你父亲说过,待他有了孩子,我便做孩子的干爹,你唤我一声父皇也无妨。”
  苏君月听到这话心头一颤,下意识地说出一句:“那我岂不是有很多干娘?”
  咳咳,一听这话夏元龙剧烈咳嗽起来,瞪了苏君月一眼,你这小子关注的点倒是挺特别啊。
  夏元龙喝下一口茶水,说道:“不用,你只管萧皇后唤一声母后就行了。”
  苏君月这才放下心来,在此行礼说道:“苏君月见过父皇。”
  夏元龙笑着点了点头,甚是满意,正要伸手将苏君月拉到身前,就听见一旁一直未开口的苏清河突然说道:“堂堂一国之君认了个干儿子,连见面礼都没有吗?”
  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让空气顿时安静下来,夏元龙眯着眼看着苏清河,这绝对是报复,赤裸裸的报复。
  云夏举国上下无人知道夏元龙与苏清河的关系,可想而知,其保密工作做得有多好,至于为什么要保密,那就不得而知了。
  但能知道的是,此行夏元龙确实是疏忽了,他是真没带什么见面礼能给苏君月,这下尴尬了。
  直接忽视了夏元龙的目光,苏清河再次开口说道:“怎么,难道我们的圣上连一件给小辈的见面礼都拿不出来了吗?”
  身为一国之君,为了自己的颜面夏元龙能承认吗?
  当然不能!
  于是夏元龙只能硬着头皮,咬牙切齿地说道:“区区一个见面礼,孤怎会拿不出来。”
  说着夏元龙一脸心疼地取下了手上那枚雪玉金丝龙纹扳指,扳指通体白玉通透,极品雪玉散发一丝寒气,有提神醒脑之效,金丝龙纹宛若天成,更是透露着无上威严。
  这枚扳指可以说是无价之宝,因为整个云夏仅此一枚,可以说是这枚扳指就象征着夏皇,更重要的是夏元龙极其喜欢这枚扳指,可以说是视如珍宝。
  夏元龙将扳指递到苏君月面前,说道:“这枚扳指就赠与你,见此扳指,如孤亲至。”
  苏君月连忙将扳指收好,生怕夏元龙反悔:“儿臣谢过父皇。”
  看着苏君月一把夺过扳指,夏元龙的心更痛了。
  一旁的苏清河见状笑了笑,对夏元龙说道:“干儿子也认了,礼也送了,没别的事你就回去吧。月儿送客!”
  夏元龙一脸惊诧,送客?这是敲诈完了就赶我走啊。苏清河你个狗贼,孤要诛你九族!
  夏元龙脸色阴沉地说道:“不必了,孤自己走!乖孙儿,得了空多到宫里看看皇爷爷,皇爷爷先回去了。
  至于校场大比,皇爷爷很是期待你的表现。你若是不来,皇爷爷就下旨派人把你绑过来!”
  说完夏元龙头也不回的就从后门离开了苏府。
  苏君月目瞪口呆地看着夏元龙远去的背影,心道完了,这还让自己怎么跑?
  自己前脚刚溜出家门,后脚自己的通缉令可能就传到了各地的府衙,到时候别说游历江湖了,游历大牢还差不多。
  就在此时苏君月深感跑路无望,江湖梦碎的时候,突然感受到身后阵阵杀气袭来,苏君月二话不说,拔腿就跑,却不想苏清河早有预料,流星赶月般追了上去,手中还拿着一把不知从哪里来的玄铁扫帚。
  下一刻苏清河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苏君月身后,抬手就是一记抽刀断水式狠狠地抽在了苏君月的屁股上面,随后斩刀劈山式、立刀止江式、横刀破军式……
  谁家老爹打儿子还带招的啊!
  良久之后,偌大的院子里只剩下那把断了的玄铁扫帚和欲哭无泪的苏君月,哦,还有苏君月那高高肿起的屁股。
  傍晚,吃饭的时候,苏君月在沈千雪诧异的目光下,一瘸一拐地走进大厅内。
  面对沈千雪的疑问,苏君月纵使心中千般委屈也只能回答无碍。
  毕竟自己也是要面子的,屁股被打肿了这种话是断然不会说出口的。
  然后苏君月再一次站着吃完了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