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凡亦是仙 > 第九百九十九章 赶到火山口

第九百九十九章 赶到火山口

.com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只见此女红衣胜血、长发如丝,眉如墨染、鬓似剪裁、一泓秋波婉转有神,两只柔荑纤柔合度,众人不禁心中一叹:好美。
  再一开口:“诸位,让你们久等了。”
  声比黄莺、尤若杜鹃,完全就是一个天造的尤物。
  她就是人们等待的水娆公主。
  当然,下面跪着的这些人此时不敢乱想,因为他们现在想着的有的是自己的性命,有的则是想要别人的性命,所以倒也没有出现失态。
  “你们都起来吧。”水娆公主看着面前这矮了半截的男人们,眉头微皱道。
  赵忘正准备起来,却发现身前的赵光完全没动,于是也没敢动,转头再看,一如所料,没有一个人起来。
  “怎么,我说的话不算数还是不管用?”看没有人动,水娆公主问。语调间读不出丝毫的情绪起伏,让人琢磨不透她是在生气还是只是在责问。
  “小三,你也不听话了吗?”眼看着还是没有动静,水娆公主一眼看向赵光。
  赵光略一迟疑,起身的同时将赵忘也拉了起来。
  眼见二人起身,孙辅毫不犹豫的也站了起来,然后就见水娆公主看着他轻笑了一下,然后口中道:“我久未现身,人们居然都没了怕性,真叫我难堪!”
  说着右手一拍椅背,就见数道白光出现,直接落在了依然跪在地上的几人身上,而后几人就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站了起来。
  从旁一看,就像是几人忽然腾空,然后站的笔直落在了地上,不过在亲历的几人而言远没有那么飘逸,他们先是觉得身体被莫名的力量包覆住,而后瞬间提起,再将之从头到脚捋了一下,捋的笔直后再像插秧一样插回了地上。
  “公主,罪在老夫。请停止施法,容老夫禀告。”虽然刚才的感觉绝对不会是舒服的,不过显然并没有伤到几人,太皇上在站稳之后马上开口道。
  “哦?呵呵,你想说什么?”水娆公主见有人开口,于是好整以暇的问道。
  “老夫想斗胆先问一句,公主此次所为何来?”太皇上在见到水娆公主并未直接就对他们动手后,心思明显灵活了起来。
  若水娆公主不是为了当年的事情而来,那他们如果先招了,那岂不是失策之至。
  水娆公主眼睛一转,问道:“你觉得我所为何来啊?”
  “呃,公主莫不是静极思动”太皇上边心下转着主意边问。
  “二十几年前我已经静极思动过了。”水娆公主的答案让几人一阵心惊,这是在提醒他们吗?
  “那公主这次是是”太皇上心里度量着要不要就直接放弃,因为刚才公主话里明显存了调侃的意思,但他又实在不想人家还没问就直接自己先招,故而犹豫起来。
  “孙贤诚,你这辈子做的唯一正确的决定大概就是早早的传位给了儿子。你自己听一听你刚才说的话,唯唯诺诺、充满试探,偷奸耍滑、妄图逃避,你还有一点一国之君的风采吗?”
  水娆公主脸色齐整,语气渐冷,说着转向四国的四位,“你们四个,也要如此吗?”
  四人一听全部摇头,却不敢说些什么,直到听到水娆公主又怒哼一声,李立山才壮着胆子说道:“公主息怒,我来说。不管公主所为何来,我等前来这里,特为向公主请罪。”
  “你等何罪之有?”水娆公主轻轻问道。
  “十五年前,我等遵上国命令,围剿云岚,收缴公主遗落云岚之物四件,为保物品周全,四国商榷后各守一件,以免物品全部丢失。”
  李立山这种说辞显然是思考了许久才定好的,而且事前也知会了其他几人,所以他不打磕绊的说完了前半部分。
  “照你这么说,你们为我守物劳苦功高,又哪儿来的罪过?”水娆公主展颜笑问,不过这好像并不是什么高兴的事情。
  “可恨的是,月余前,四国所守之物居然被盗,我等看守不力,请您责罚。”李立山痛心疾首的说着。
  “丢了几件?”水娆公主再问。
  “全部丢失。”李立山自己都不知道这句话谁会信。
  “你们的守卫都是猪吗?”水娆公主忽然骂道,但却依然听不出生气的味道,而后摇了摇头,“可曾看到窃贼?”
  “不曾看到。”李立山回答,忽而觉得不对,转而道:“我的孩儿似乎看到一个着夜行衣的男子,后来就被他打昏了,想来应该有些关系。”
  “是,我们宫中的侍卫也曾看到一道黑影飘过。”穿石国那位向来萎缩在人后的统领也开口附和道。
  “一个身着夜行衣的窃贼盗走了你们帮我看守的东西,所以你们前来请罪,对吗?”水娆公主斜着眼睛看着四人。
  “额,是。”几人先后应答,萎缩统领还不忘加上一句“那个可耻的窃贼”。
  水娆公主冲着他们不自然的点了下头,然后问:“孙贤诚,是这样吗?”
  太皇上孙贤诚思考良久才说:“是,他们就是这样了。但是我还有些错误要和公主坦白。”
  “哦,还有什么?”水娆有些怀疑。
  “他们刚才提到的关于下令围剿云岚之事,命令虽是我所下,但是我也是听浩渺主国之命行事,绝非擅自决定,这一点,赵光可以为我作证。而且,其实当年这事是我一手传达,华云辅国的其他人一概不知,恳请公主放过他们。”孙贤诚一副罪全在我的态度。
  “哦,你们这样一说,我似乎明白了。”
  水娆公主一边站起身思考着什么边说:“十五年前你们受浩渺主国之命围剿云岚,缴获了我的四件物品,于是决定每国一件替我看护,然后十五年后两个月内,四件物品被盗,于是今天集体向我来请罪,对吗?”
  水娆公主每说一句话就走几步,不多的几句话,他在五位请罪的老人身前走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孙贤诚身前。
  咬了咬牙,孙贤诚点头道:“对!”
  “哈哈,”水娆公主忽然大声的笑了一下,绝对的嘲笑。
  然后向着殿顶喊道:“小红,出来!今天我终于遇到比你还不要脸的人了。”
  话声刚落,就见一道短小的红色身影飘飘忽忽落入殿内,公主口中的小红出现在众人面前。
  大家看到的是一个只有十几岁左右身高的孩子,身穿一套红色道童装,背后背着一支带银色剑鞘的宝剑,粉雕玉琢的脸庞怎么看怎么招人喜欢。
  不过这个孩子却苦着个脸,他一落地并没有和水绕公主打招呼,而是直接跑到赵光的面前跪了下来,“主人,小的该死,请主人责罚。”
  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小孩,赵光瞬间觉得有点恍惚,眼前这人,可不正是自己不久前还和张世杰提到过的、自己十五年前的近卫小红?
  “小红,居然是你,真的是你。”五味杂陈的他不知该说什么好,忽而又意识到了什么,问道:“你怎么还是十五年前的样子?”
  “这个”小红瑟缩的看了看水娆公主,见水娆公主也看着他,只好继续说下去:“这是小的应受的责罚,也是公主殿下送小的的礼物。”
  “你倒是嘴巧,说的轻松。”水娆公主接过话头说道:“这就是我对撒谎的人的一种惩罚。不如你再说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哦,公主,”小红苦着个脸,“那我能说我也是为了请罪吗?”说罢还讨好的笑笑。
  但是不想水娆公主一听这话忽然一拍腰间,手中立即多出一条洁白皮鞭手一挥。
  也不知这皮鞭是用什么材料制成,反正入目晶莹,仿佛闪着光芒般,接着就听啪的一声,小红就像被一股大力抽中,忽然凌空转了三圈倒地,然后捂着屁股惨叫起来:“公主,小奴不敢了,小奴再也不贫嘴了,公主饶命啊”。
  “哼,真的以为我今天是来和你们开玩笑的吗?”
  水娆公主寒着脸,但是却没有再抽下去,而是转向五位说自己有罪并且前来领罪的人说道:“既然你们到如今还是不肯说出当年的真相,那就我来说,也请你们认真的听好,看看我说的是否有错。”
  说罢转身走回座位坐好,对着赵光招手道:“小三,你过来我这里,不然一会儿我要是忍不住生气的话波及到你就不好了。”
  “是,国师。”赵光应一声,带着赵忘走向水娆公主的身边。
  “咦?他是谁?”水娆公主指着赵忘问。
  “禀告国师,他是我的儿子赵忘。”赵光谨守着自己的礼仪。
  “赵忘,好名字,难得你心胸开阔,能忍别人之不能忍。不过你刚才叫我什么?”水娆公主看着赵光,目中莫名光彩流转。
  “国师。”赵光刚刚一句话出口,就发现水娆公主手中的那支鞭子快速的到来,只差一点点就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我再给你个机会,如果你还是叫不对我的称谓,今天也让你尝尝这只打狗鞭的厉害。”说这话时水娆公主的语气间显然没有什么寒意,不过这只鞭,赵光估计自己也受不了几下。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