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末日崛起 > 第1791章、恩将仇报

第1791章、恩将仇报


  玉雪龙浑身是针眼,体型消瘦了一半,本来英俊的脸庞现在变得皮包骨头,眼窝深陷,犹如骷髅,听见广炼虹的呼叫,玉雪龙回头看了一眼,这一分神,立刻给了金针金边枯蚊机会,犹如一道闪电激射而至。
  “小心——”广炼虹大惊失色。
  玉雪龙本就受伤,分神之下,几乎无有可能躲开金针金边枯蚊的攻击,玉雪龙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本来就没有血色的脸浮现绝望,千钧一发之际,一缕刀芒破空而至,准确无误地击中了金针金边枯蚊口器的尖端。
  当——
  两股力量撞击,爆发出可怕的冲击波,近在咫尺的玉雪龙直接撞飞了出去。第三刀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一个回旋劈在金针金边枯蚊的羽翅上,火光四射,金针金边枯蚊的羽翅出现一个豁口,金针金边枯蚊发出‘嗡’的一声。
  一道音波击中刘危安,刘危安当场就喷出了一口鲜血,刘危安这个时候也注意到金针金边枯蚊腹部的地方有一道伤口,他忍着剧痛,一指点出。
  “问心指!”
  金针金边枯蚊一振,速度慢了半拍,第三刀化作一道闪电斩中了金针金边枯蚊的腹部,伤口扩大,几乎占据了金针金边枯蚊腹部的一半,可是第三刀也被金针金边枯蚊的羽翅扇中。
  当——
  第三刀脱手,化作一道光芒射向天边。
  “大审判拳!”
  刘危安半身酸麻,右臂没有半点知觉,从第三刀传来的力量经过第三刀的过滤,只有一小半了,但是依然大的超越普通人的极限。换做一般人,这个时候的做法一点是后退避让,刘危安没有这样做,《不灭传承经》在体内高速运转,十分之一息的时间,右臂恢复了一丝知觉,刘危安立刻一拳轰出。
  雷电包裹着的拳头绽放出刺目的银色光芒,在金针金边枯蚊的口器刺中他的身体之前,拳头击中了金针金边枯蚊的腹部。
  砰!
  两者相撞,爆发出闷雷一般的沉重巨响,金针金边枯蚊的腹部四分五裂,寸寸碎片溅射四面八方,金针金边枯蚊翅膀煽动,两股风暴席卷而来,刘危安的第二拳被迫改变方向。
  嗡——
  音波无形,却把刘危安悄然祭出的‘寂灭之剑’给冲散了,余势未竭,击中了刘危安的胸口,刘危安暴退三米多,再也没忍住,一口鲜血喷出。
  金针金边枯蚊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天边,它腹部以下的部位没有了,竟然不死,还知道逃走,生命力相当强大,就不知道没了肚子,它还吸不吸血,吸的血装在哪里。
  十几张符箓点燃,驱散扑过来的铁针枯蚊,刘危安右手张开,第三刀自动从远处飞回手上,刀刃完整,还好,没有崩出缺口,金针金边枯蚊的口器太坚硬了,他还真没把握。https://m.baiycap
  广炼虹扶着玉雪龙走了过来,玉雪龙看着刘危安,表情复杂,显然没想到会遇上刘危安,更加没想到他会救自己,从见面开始,他就一直在针对、仇视刘危安,刘危安如果见识不见,太正常不过了,刘危安却没有袖手旁观,而是现在了救援。
  刘危安的强大实力也让他震惊,他被金针金边枯蚊偷袭,几乎死亡,一盏茶的时间都没有撑到,刘危安不仅击退了金针金边枯蚊,还重创了金针金边枯蚊,双方对比,高下立判。
  玉雪龙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被仇人相救,他很难接受,一边又舍不得死,这使得他不知该如何面对刘危安,还是广炼虹出言道谢。
  “此地不宜久留。”刘危安还是这句话,心中很是挂念张舞鹤与虎跃山,在铁针枯蚊的围攻下,他怕两人有危险,如果没有金针金边枯蚊也就罢了,金针金边枯蚊神出鬼没的偷袭,能避开者,寥寥无几。
  救援玉雪龙,实际上是无心插柳,他的主要目的还是击杀金针金边枯蚊,目前发现的金针金边枯蚊有两只,如果能击杀一只,安全系数就增加一半,张舞鹤以及虎跃山的保障就高一分。
  出手后,刘危安的心中实际上是闪过一丝后悔的,应该在玉雪龙被金针金边枯蚊杀了之后才出手的,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全力出手,不过,见到玉雪龙那一闪而逝的怀疑,他突然又觉得,这样的结果也挺好。
  玉雪龙怀疑刘危安与广炼虹的关系,毕竟两人是一起出现的,而且看起来还挺亲密,联想到刘危安之前说过的话,由不得玉雪龙不多想。广炼虹对他一直是不冷不热,虽然没有表现出反感,但是通过一些细节也能看出广炼虹实际上对他并未动心,只是碍于家族的约定。
  玉雪龙对此是感到沮丧和挫败的,如果没有刘危安的出现,维持如今的现状也是不错的,一旦成婚,那就是盖棺定论尘埃落地,广炼虹即使有再多的想法,也必须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从此以他的意志为准。
  本应该与张舞鹤在一起的刘危安却与广炼虹一块儿出现,且不说两人是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下遇上的,光是广炼虹不抗拒与刘危安同行,对玉雪龙来说便是一种背叛。
  因为刘危安救了他的命,他还不能指责什么,否则就是恩将仇报,心里别提多憋屈了。
  玉雪龙的脸越黑,刘危安越开心,如果不是赶时间,他都想逗一逗玉雪龙。广炼虹与玉雪龙都是有伤在身,如果不跟着刘危安,两人即使联手,也走不出铁针枯蚊的攻击圈,玉雪龙心里万分不愿意,可是为了小命着想,不得不跟着刘危安。
  反而是广炼虹这个被刘危安俘虏过的人,对跟着刘危安没有半分抗拒。
  刘危安在前面开路,玉雪龙与广炼虹断后,铁针枯蚊的密度太大,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刘危安走得极为辛苦,但是这都不算什么,铁针枯蚊的叫声有迷惑心智的力量,一开始不觉得,时间久了,就会感觉脑子不清醒,昏昏沉沉,刘危安有两次都差点走错了方向,这让他愈发的焦急,张舞鹤与虎跃山的意志力比不上他,可能就是这样迷路的。
  打斗声传入耳中的时候,玉雪龙与广炼虹都是一喜,有打斗声,就说明有活人,不管是谁,总归是自己人,只有刘危安没有多少期待,每个人的打斗都有自己的特点,兵器、拳脚发出的声音都是不同的,声音传入耳朵的瞬间,他就判断出并非张舞鹤与虎跃山,因此也没有兴趣靠近。
  玉雪龙巴不得他不去,当即与他分道扬镳,广炼虹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玉雪龙走了,刘危安没什么好可惜的,少了两个累赘,他的速度反而更快,只不过,很快他就开心不起来了,金色的光芒从乌云中激射而出,恐怖的气息如泰山压顶,他顿时感觉落入了泥潭,速度一下子慢了。
  “镇魂!”
  古老而神秘的力量绽放,金色的光芒停止了刹那,这是一只身体完好的金针金边枯蚊,气息比之前遇上的都要强大。
  第三刀以令人无法想象的速度劈中了金针金边枯蚊的羽翅,刘危安放弃了口器,选择了羽翅,就是想避免与金针金边枯蚊硬碰硬,火光四射,刘危安被反震之力震得半身酸麻,金针金边枯蚊的羽翅完好无损。
  一面盾牌浮现在身前,几乎同时,金针金边枯蚊的音波到了,盾牌刹那化为粉末,不过也为刘危安争取到了一丝时间,刘危安一个闪身,出现在了金针金边枯蚊的后面,金针金边枯蚊灵活无比,闪电点头,双翅振出两股风暴,左右袭来。
  “大审判拳!”
  “问心指!”
  “寂灭之剑!”
  ……
  刘危安没想取巧了,全力出手,双方一时间打的山崩地裂,虚空扭曲,大地沉沦,不知道多少铁针枯蚊被冲击波扫过,刹那粉碎。
  刘危安出手如电,战斗经验极为吩咐,金针金边枯蚊不需要什么技巧,完全以实力碾压,刘危安已经毫无保留了,依然节节败退,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亿万铁针枯蚊之中进化出来的王者,能差吗?
  “给我破!”
  刘危安突然冒险,被闪电包裹的拳头狠狠地击中了金针金边枯蚊的左边翅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金针金边枯蚊的左边鱼翅破碎,只剩下三分之二,与此同时,金针金边枯蚊的声波攻击也击中了刘危安。
  一瞬间,刘危安仿佛被高速行驶的火车头撞中,整个人直接抛飞出去,即使有第三刀挡在胸前,肋骨还是不知道断掉了多少根,内脏出血,刘危安忍住痛苦一指点出。
  “问心指!”
  金针金边枯蚊的断翅再断三分之一,如今就剩下三分之一了,速度一下子慢下来了,并且身体失衡,飞在空中,歪歪斜斜,样子滑稽。刘危安刚松了一口气,一股带着寒气的可怕力量从背后沛然袭来。
  砰——
  刘危安如遭雷击,直接改变方向,射向金针金边枯蚊,刘危安不顾鲜血狂喷,用力扭头的时候,听见了广炼虹焦急的声音。
  “不要——”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