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末日崛起 > 第1790章、以德报怨

第1790章、以德报怨


  偷袭他的人是雷伶,这是刘危安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的。他想过是格鲁仓薷,是玉雪龙,是庾重席等几个老一辈,甚至想过是展羽堂、宗狄等人,唯独没想到会是雷伶。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刘危安问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因为他知道,自己问了一句废话。
  “到了地狱,你就会知道。”雷伶没用他标志性的流星锤,一掌拍出,大地出现一个巨大的掌印。
  掌力落地的瞬间,雷伶感觉不对劲,猛然回头,背后出现了一个人,不是刘危安还是谁?刘危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你,你——”雷伶话没说完,脖子一歪,气绝身亡。刘危安缓缓从他身上拔出了第三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体内发出噼里啪啦,断骨重生,经脉自续,体内淡黄色的光芒涌动,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雷伶大意了!
  他偷袭成功,一掌把刘危安击成了重伤,失去了行动能力,却没想到刘危安身怀《不灭传承经》,一句话的时间,伤势好了大半,鬼魅般绕到他的身后,刺穿了他的心脏,刀速太快,雷伶都没感觉到疼痛。
  “大侠?”刘危安手腕一抖,第三刀绽放出无数刀气,扑上来的铁针枯蚊瞬间化作碎片,簌簌落下。
  雷伶肯定不是因为格鲁仓薷那句陷害的话对付他,九鼎阵法破碎是格鲁仓薷搞得贵,但是格鲁仓薷喊了一嗓子,不知情的众人应该认为他刘危安才是坏蛋,其他人或许是相信格鲁仓薷的,认定了他就是凶手,但是雷伶是大侠,号称公平公正的一个人,就算是怀疑,也不会冒然动手。
  雷伶偷袭的一掌是冲着他的命来的,根本没有留手,他的护体真气深厚,要不然,这一掌真的要凶多吉少。
  雷伶心中的杀意说明是另有他事,但是究竟所谓何事,刘危安就不知道了,他以前不认识雷伶,按照道理,是不存在直接恩怨的,至于间接恩怨,可能性太多了,无从猜起。刘危安把雷伶身上的物品全部收刮,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了,一拳轰出,雷伶的尸体化为粉末,消散在天地间。
  雷伶是本土居民,死了就死了,没办法复活。
  雷伶这种名声加持的人,杀了会很麻烦,为了以后少点麻烦,毁尸灭迹是最省事的做法。
  被雷伶这样一耽搁,砸入地底的金针金边枯蚊早就跑的没影了,不知去了哪里,在这无穷无尽的铁针枯蚊大军中,寻找一只金针金边枯蚊,困难程度与大海捞针一样,前进了没多久,刘危安听见巨大的碰撞声隐隐约约传来。
  如果没有铁针枯蚊的嗡嗡之声,碰撞声肯定是响亮无比,但是在充斥整个空间的嗡嗡声中,其他任何声音都会被淹没,刘危安能听见,是因为他耳力好。
  从心理上讲,刘危安是不想多管闲事的,但是又担心是张舞鹤与虎跃山,犹豫了一下,他朝着声音传出的方向行进,黑暗中,每走一步都艰难无比,铁针枯蚊的攻击是360度的,无死角,任何一个意外,都可能导致死亡。
  第三刀在真气的灌注下,绽放出淡黄色的光芒,高贵、大气,每一道刀光破空而出,都有数万字铁针枯蚊死亡,铁针枯蚊的尸体还未落地,刘危安的第二刀已经劈成,刀与刀相连,间隔的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见,能把以大开大阔为主的大刀使得水泼不进,即使刀法高手也不容易做到,刘危安一个散人高手,能做到这一步,证明他的刀法造诣已经超越了很多刀客了。
  刘危安气息悠长,已经劈出了上千刀,依然精神奕奕,丝毫没有体力不支的迹象,被金针金边枯蚊造成的伤口已经痊愈,什么时候不痒了,刘危安自己都没注意,他现在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防御铁针枯蚊上了。
  火光在视野中扩大,由一个点,骤然铺开,眼前的一片空间都变成了火焰的世界,无数的铁针枯蚊烧成了焦尸落下。
  广炼虹!
  刘危安立刻知道是什么人了,能释放如此火焰的人,非广炼虹莫属,如果广炼虹能维持火焰一直燃烧的话,铁针枯蚊便是多上一倍,也不是她一个人的对手,很可惜,广炼虹还没有修炼到这个程度。
  广炼虹受伤了,刘危安还没有看见广炼虹的人,但是通过火焰起伏的变化他一眼就能判断,广炼虹受伤了,而且伤势不轻。
  火焰只是持续了10秒左右就潮水般褪去,露出的真空中央的广炼虹,广炼虹脸色苍白,摇摇欲坠,只有他一个人,广北菖、广家的战车、广炼虹的未婚夫玉雪龙都没看见。刘危安没有冒然上前,左右观察了一下,确定附近没人才走了上去。
  他走过去的时候,火焰烧出来的真空在以惊人的速度减小着,刘危安走到广炼虹的面前的时候,真空也几乎不见了,铁针枯蚊几乎要扑到刘危安脸上的时候,火焰再度绽放,把铁针枯蚊烧成了灰烬。
  这次不是广炼虹的火焰,是火焰符箓的火焰,刘危安丢出去的。
  “你好像受伤!”刘危安看着广炼虹。
  “张舞鹤和你的手下去了那个方向。”广炼虹的声音很微弱,随时可能倒下。
  “他们怎么会去北方?”刘危安第一反应是不信,他当初把两人送出去,是西南方向,广炼虹指的方向却是北方,南辕北辙倒是小事,关键是,北方是森林深处的方向,张舞鹤与虎跃山不至于这么傻。
  “信不信由你。”广炼虹看出了刘危安眼中的怀疑,她没有过多的解释,实际上,她也没有力气解释。
  “你的长辈呢?”刘危安问。
  “失散了。”广炼虹的眼中闪过一丝焦急,不知道是在担心自己,还是担心家族的长辈,火焰符箓的火焰即将熄灭。
  “希望你没有骗我,否则后果很严重。”刘危安淡淡地道,火焰即将熄灭的时候,刀光绽放,环绕身体一周,扑上来的铁针枯蚊全部化为碎片。
  广炼虹的神色缓和了一点,她表现的平静,内心深处还是不想死的,能活着,谁愿意死呢?
  “你随身应该有丹药才对?”刘危安问道,广炼虹现在的状态是走路都成问题,他可以救人,但是不愿意救一个完全累赘,总不能背着她走吧,虽然广炼虹是一个美女,但是这种环境下,他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我的经脉断了。”广炼虹道。
  “怎么搞的?”刘危安不由分说抓住了她的手腕,一股内心传送过去,广炼虹没有撒谎,奇经之鱼。
  广炼虹的先天之体确实不凡,前进的过程中,伤势不仅没有恶化,反而以惊人的速度愈合,虽然有丹药的辅助,但是体质肯定是主要原因。她的气色越来越好,呼吸变得平稳,火焰的范围越来越广。
  突然,开路的刘危安停下了脚步,广炼虹一惊,顺着刘危安的目光看过去,脸色剧变:“玉雪龙!”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