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末日崛起 > 第1786章、九鼎阵法 上

第1786章、九鼎阵法 上


  “就怕办法想到了的时候,我们这里的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玉雪龙的话刚刚说完,便听见庾家的庾重演和庾重席大吼一声。
  “该死!”
  “畜生!”
  一座山岳从半空中落下,不知道多少铁针枯蚊被压成了粉碎,一道金光在山岳下一闪而过,快到极致,即将没入黑云之之中的之后,一杆战戟横空,仿佛要把天地切成两半,金光略微停顿,冲破战戟幻化出来刀影,射入了铁针枯蚊群中,山岳与战戟再想追击,已经找不到金针金边枯蚊的影子了。
  庾重演和庾重席满脸铁青,愤怒无比,在他们的脚下,躺着庾重寒的尸体,心脏已经破碎,尸体缩水严重,血液至少丢失了一半,比张震岗丢的少点,不过庾重寒身材消瘦,死状看起来比张震岗还惨。
  庾家的几个子弟,手足冰凉,第一反应是愤怒,第二反应是害怕。庾重寒都死于金针金边枯蚊之口,他们的实力比不上庾重寒。
  庾重寒的死亡,验证了玉雪龙的话,压力一下落到了张舞鹤的身上,人心惶惶之下,大家突然觉得玉雪龙的建议很不错,道德在这一刻变得不重要了。
  “谁都无法决定他人的生死。”雷伶这句话要承受很大的压力,但是他义无反顾。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怕死。”玉雪龙盯着张舞鹤冷冷地道。
  “身为一个男人,却想着让女人去冒险,你也配当男人?难怪广炼虹说对你没感觉,她是淑女,说的委婉,其实就是说你不够男人。”刘危安不在客气了,这个玉雪龙屡次挑衅他,他也是有脾气的。
  “你说什么?”玉雪龙仿佛被踩着了尾巴的猫,跳了起来。
  “其实你心里应该清楚,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见到玉雪龙的反应,刘危安反而有底气了。玉雪龙心虚了,为什么心虚,最大的可能就是他胡编乱造的话,说中了玉雪龙的心思。
  “你找死!”玉雪龙气息涌动,背后一座雪山浮现,寒气一波接着一波,扑上来的铁针枯蚊都被冻成了粉碎,他的眼神冰冷,缓缓飘向了空中,他经过的地方,虚空仿佛都要凝固。张舞鹤脸色凝重,玉雪龙很讨厌,但是实力确实可怕,他的眼神,仿佛能杀死人。
  “雪龙!”
  就在玉雪龙即将出手的时候,被广北菖叫住了。
  “刘危安,这个时候,大家应该一致对外,而不是挑拨离间,做一些破坏团结稳定的事情,你这样做,害人害己。”广北菖看着刘危安,脸色十分不悦,他对刘危安是没有半点好感的,若非太白仙人调解,广家是不会放过刘危安的。
  “你是眼神不好,还是耳朵不好,谁先挑的头,你不知道吗?堂堂前辈,做派令人作呕。”刘危安冷冷地道。
  “你,你,你……”广北菖气得脸都白了。
  雷伶与展羽堂赶紧劝架,不过,两人的安慰显然没什么效果,广北菖气呼呼的就要动手,还是边六指开口,他才安静下来。
  “现在确实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如果张姑娘愿意站出来的话,老夫保证,一定不会让你发生意外。”边六指道。
  “还有我!”郑一耀沉声道:“张姑娘请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安危的。”
  “张姑娘如果不放心的话,我这里有一枚‘还阳丹’你含在这里。”边六指道。
  众人为之动容,‘还阳丹’号称与死神作对的丹药,只要一枚‘还阳丹’,想死都不容易。
  刘危安还没来得及拒绝,张舞鹤已经抢着喊道:“行,为了杀死金针金边枯蚊,我豁出去了。”
  “你不要命了?”刘危安急忙道。
  “我的生死安危,就包在你身上了,他们肯定不是真心要保护我,只能靠你了。”张舞鹤道。
  “知道不是真心还答应。”刘危安怒道。
  “都是一个团队的,总要有人做出牺牲。”张舞鹤认真道:“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困在这里。”
  “你……”刘危安不知道说什么了,他一眼就看出了张舞鹤的心思,就是冲着‘还阳丹’去的,为了‘还阳丹’连命都不顾了。
  玉雪龙的心思很坏,但是眼光毒辣,张舞鹤确实对金针金边枯蚊有莫大的吸引力,她走出去不到一分钟,一道金色的光芒冲出乌云,金光的速度太快了,眼光稍差之人,根本捕捉不到金针金边枯蚊的本体,只能看见掠过虚空来不及消散的残影。
  “化劫指!”
  郑一耀一指点出,所有人都赶到灵魂一阵战栗,有种要涣散的可怕感觉,难怪郑一耀敢说大话,原来确有国人之处。
  嗤——
  金针金边枯蚊的左边羽翅多了一个洞,速度略微减缓。
  “御山诀!”边六指的手法很像太极,但是远比太极复杂,天地之间的力量被他借走,随着他的手势移动,形成一股洪流。
  金针金边枯蚊被卷入其中,眼看就要淹没,金针金边枯蚊突然射出一缕金芒,边六指别看年纪不小,身手比年轻人都要灵活,他左手闪电一夹,精准地夹住了金芒,原来是金针金边枯蚊的口器,为了脱身,金针金边枯蚊把口器射出来了。
  “不好——”看清楚是什么东西,边六指脸色一变,不妙的预感才浮现,他的两根手指头就变成了金色。
  边六指连想都没想,立刻丢弃了口器,抽出一把小刀切掉了变成了金色的两根手指头。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边上的人还没有看清楚金芒是什么,边六指已经切掉了自己的手指头,如此一分神,金针金边枯蚊激射而出,还不死心,依然扑向张舞鹤。
  玉雪龙隔空一剑刺出,虚空开裂。
  “敢耳!”刘危安见状大怒,玉雪龙这一剑看似针对的金针金边枯蚊,实际上却把张舞鹤也笼罩再内。这一剑,有三种结果,第一种是金针金边枯蚊完全挡住,这一剑无功而返,第二种结果是金针金边枯蚊避开,张舞鹤中剑,第三种结果是金针金边枯蚊挡不住,剑气余势未竭,伤害张舞鹤。
  金针金边枯蚊用心险恶,怎不让刘危安生气?
  “镇魂!”
  神秘而古老的力量席卷八方,一切都停滞了,唯独金针金边枯蚊还在飞行,不过,速度却慢下来了。
  刘危安的第三刀闪电劈出。
  当——
  火光四射,第三刀砍中金针金边枯蚊的时候,一股可怕的力量反震过来,刘危安差点没有握住刀。
  不过,金针金边枯蚊虽然没被击伤,飞行却停下来了,一轮明月袭至,是张舞鹤的圆月弯刀。
  接着,郑一耀的‘化劫指’、边六指的‘柔手’、庾重演、庾重席、宗狄、郑书东等高手纷纷出手,如此多的高手围攻,就算是六级魔兽也得死亡,然而,金针金边枯蚊活下来了,丢下了几只脚,冲破毁灭力量形成的风暴,逃回了乌云之中。
  嗖——
  嗖——
  谢步安与刘危安同时射进,一道金色,一道银色的长虹破开乌云射中了金针金边枯蚊,刹那间,爆炸引发虚空破碎,那一个区域,出现了一个直径百米的真空,数百万只铁针枯蚊化为粉尘,但是很快,真空被无尽的铁针枯蚊填充,光线再度黑暗下来了。m.baiycap
  大家看向谢步安,谢步安缓缓摇头,大家又看向刘危安,刘危安也面无表情摇头,金针金边枯蚊的可怕超乎想象,连环箭也没能射杀它,两支箭上,一支是兵刀咒,一支是解尸咒,以刘危安如今的符咒能力,解尸咒可以把钢铁分解,却分解不了一只巴掌大的蚊子。
  金针金边枯蚊或许是受伤了,但是没死。
  众人又惊又不安,金针金边枯蚊的强大同样出乎他们的意料,本以为,集合这么多人的力量,杀死金针金边枯蚊是必然的,现实给了每个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刘危安目光盯向玉雪龙的时候,被张舞鹤拉住了,她附在刘危安的耳边小声道:“现在找他算账,大家都会拉架,我们后面找机会,阴回来。”
  “听你的。”刘危安犹豫了一下,同意了。除非他现在做好了和所有人翻脸的准备,否则这种情况下,很难对付玉雪龙,广家不会坐视不管,其他人也不会任由他杀人的。
  “金针金边枯蚊拥有一定的指挥,这次受伤,它不会再上当了,不过,金针金边枯蚊的报复性极强,大家要小心。”边六指的脸色不太好,不仅没能留下金针金边枯蚊,还损失了两根手指头,就他最亏了。
  玉雪龙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开口,他是想把诱饵之策进行到底的,但是边六指先开了口,他没办法反对边六指。
  刘危安用第三刀把金针金边枯蚊的口器挑起来了,口器的边上还有两根金光灿灿的手指头,不过,边六指估计是没打算要了,正眼都没看一眼。
  张舞鹤正想问刘危安见到口器来干什么,好消息传来,埋头布阵的格鲁仓薷直起了身子:“阵法布置好了,大家进来。”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