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朝日非我 > 16

  盛日长空下,徐鹤白百无聊赖的蹲在树荫下,秦天也懒懒的在旁边坐着。
  夏日蝉鸣,叫得人好不心烦。
  池衍烦躁的踢飞地上的石子,又兀自松了松衬衫上的衣扣,长长吐出一口气。
  烦闷的问道:“那你们说我现在该怎么做?”
  徐鹤白和秦天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却没有下文。
  “你俩怎么了?想说什么?”池衍察觉到两人的不对劲儿。
  “嗐!”徐鹤白一拍大腿,自顾站起身来,“池衍,你就老实交代吧,你是不是还对人温北希有意思呢?”
  “是阿,池衍,我也觉得是这样。”秦天说。
  池衍眉头皱起,否认的话刚要说出口,脑海中却闪现出温北希的模样来。
  乖巧可爱,天真活泼。
  可是……不可能,他明明现在是喜欢洛青栀的,温北希对他而言已经过去了。
  “那是以前,我现在对她已经没什么感觉了。”池衍笃定地开口。
  “是这样吗?那对人家既然没什么感觉了,你为什么还要多管闲事,当着几乎是我们所有人的面,拉着温北希走呢?”
  “既然你已经不在意她了,那她身体舒不舒服,情绪好还是坏,又干你什么事呢?你这样做,难道没有想过如果被洛青栀看到,她会不会误会吗?!”
  徐鹤白的话就像是一把尖锐的刀,直插入他的心脏。
  让他瞬间清醒过来。
  他的行为……是过界了。
  “池衍,我看阿,你现在还是乖乖地,真诚一点去找洛青栀道歉吧。”秦天拍掉落在腿上的树叶。
  池衍动了动脚步,随后又迟疑似的问道:“那她是已经误会了?”
  “你说呢?!!”徐鹤白和秦天异口同声道。
  池衍放开脚步,朝教学楼跑去。今日是周五,学校里学生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而这两天,洛青栀也都没有理他。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洛青栀就像是没看到,没听到一样。
  他也烦躁的可以,原来女生生气这么难哄。
  刺眼的日光扫在楼梯道上,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充斥在整个楼道里。她们哈哈大笑,似乎话题很好笑。
  池衍的眉头越皱越深,不知道一会儿洛青栀会不会对他的道歉置之不理。
  长腿两步迈上三层台阶,池衍走的匆忙。心里像堵着一口气似的。
  “池衍?”
  一道清脆的女声叫住他。
  温北希笑容暖暖的靠在墙边,手里拎着扫把。
  她穿着短袖,长长的校服被她随意系在了腰间。或许是由于打扫的缘故,空气中浮荡着些许小灰尘。
  像是隔了一层朦胧,少女的小脸几乎是净瓷色。鼻间有一层细汗,脸蛋红扑扑的,乖乖的刘海迎着流动的空气轻轻晃动。
  她的眼睛那样大而有神,甜甜的清澈。
  池衍愣了愣神,随即带着鼻音似的嗯了声。
  “不好意思,想让你帮个忙,这桶垃圾太重了,我们搬不动。能不能请你帮我们搬下阿?”
  “现在这个点,其他人都走完了。也怪我们太磨蹭了,才拖到这个时间打扫完。我们正发愁该怎么办呢,谁知刚好碰到你………”
  池衍站在原地,有些犹豫。表情为难地往上看了看。
  还有两层,就是七班了。
  温北希笑容软软的,话里透着自责意味。
  却是一双清澈的鹿眼充满期待的看着他。
  “抱歉……”池衍刚开口,这时从楼上传来他熟悉的声音。
  “谢谢你啊,班长。”
  随即,洛青栀和江屿一前一后从拐角处出现,她脸上带着浅浅微笑。
  是这几天他从未见过的表情。
  “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尽管找我帮忙。”
  江屿语气淡淡的,但还是能让人闻出其中的关怀味道。
  池衍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两人正交谈着,走出拐角,却不经意扫到楼下几名陌生面孔。
  视线全都齐刷刷地盯在他们身上。
  还有,池衍那张过于难看的表情。
  洛青栀再次又见到了那个女孩,心里扑腾一跳,像是遁入河中。
  不得不说,她和池衍同框的画面,真的宛若璧人。
  视线短暂的和池衍交汇,池衍赌气般的走到温北希面前。
  “不是要搬东西吗?”
  “阿……哦哦。”
  温北希看了看眼前这个略显冷清的女生,虽然脸上没什么情绪,但还是能让人感觉到她其中在意的眼神。
  又瞅了瞅她身旁站着的清秀男生,几个疑惑的想法在脑海中转阿转,闪现。
  “走阿。”池衍催促道。
  目光却是刻意落在洛青栀身上。
  洛青栀已没在看他,像是对待陌生人一样。同他擦肩而过,脚步轻快地下了楼。
  江屿追上去的瞬间,和池衍眼神交汇。
  池衍发誓,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想用眼神刀死一个人!
  ———
  “喂!池衍,老实说,你和刚刚那个女生是什么关系?”温北希背着挎包,在他身后慢吞吞走着。
  池衍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好奇而已,而且刚刚你脸色那么难看,倒垃圾的时候差点把我们班的桶给踢坏好吗?!”
  “我记得,你以前脾气没那么暴躁吧?”温北希撇撇嘴。
  “以前?”池衍嘁了声,“人都是会变的。”
  路两旁的蔷薇花开得正艳,一片连着一片,像是走不完的花墙一样。
  “我给你出个主意吧!”温北希冲他眨眨眼,开朗笑着。
  “什么?”
  “让你们和好的主意阿!你喜欢那个女生吧?”
  池衍不自在地“嗯”了声,目光落到一朵粉白色的蔷薇花上。
  在一种嫣红的花群里显得那样格格不入。
  但,却是那样吸引他的目光。
  “这样吧,你一会儿去商场给她选一份礼物,她平常最喜欢什么?”
  池衍想了想,随即认真回答道。
  “学习吧,她很在意自己的成绩的。”
  “阿?那……除此之外呢?”总不能给她送一沓试卷去吧!!
  “其他的……”池衍又认真回想起来。
  “钱……吧。”
  温北希满脸黑线,“你要不还是去问问她的好朋友吧。”
  “你说宋枝枝?”
  ———
  洛青栀回到自己的小出租房,狭小逼仄,仅一张课桌,一张床。
  课桌上放着满满的资料,笔记,试卷。
  她不想回家,也不想和徐卫国再发生什么冲突。
  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等一年后的高考之后,她能彻底离开这里。
  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全新人生。
  将书包放到自己的单人床上,洛青栀熟练的拿起热水壶烧水。
  她伸了伸懒腰,准备今天做几套数学试卷。
  热水壶的声响让房间里显得异常安静,她托着脑袋,看着从热水壶中冒出的热气,一时竟睡意朦胧起来。
  少女那张姣好的面容,再一次出现在她的梦中。
  池衍牵起这个女生的手,目光那样坚定。
  她依稀记得,从徐鹤白口中这个女生叫温北希。
  很好听的名字,温润无害,天真可爱,就像她这个人一样。
  那样活泼有朝气。
  她想,如果她是男生,她也会喜欢上温北希这样的女孩的吧。
  两人紧紧地牵着手,背对着她,渐行渐远。
  而她身后,是一望无际的苍凉枯树。
  后背生出许多汗来,她蓦然从梦中惊醒。热水壶已烧停许久。
  窗外的缝隙里,有光线透进来,有绿叶摇晃,还有蝉鸣。
  洛青栀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倒上一杯温开水。重新坐回书桌前。
  梦境是那样真实。
  她不住回想,刚刚的场景。
  池衍几乎没有看她一眼,他的表情那样沉郁。只是在看那个叫温北希的女生时,却不自觉的流露出温柔的眼神。
  而那一刻,她遁入河中的自己就像是突然疯魔了一般。
  她真切地听见自己的心声,她嫉妒那个女生。
  又恐惧自己会从池衍的眼神中看到别样的目光,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几乎是仓皇逃窜。
  她喜欢池衍,可是她并不能保证池衍的心,始终会偏向她。
  万一……
  万一……
  有一天,他变了呢?
  她不敢再想下去,或许从一开始,她就不该贪恋什么。
  这场莫名的感情一开始就是畸形的走向,她一定是疯了。
  才会在本来让自己搏前程的珍贵日子里,去谈一场以为会是温暖救赎的恋爱。
  事实证明,爱情就像是一颗毒药。
  只会让人越陷越深。
  况且,现在她赌不起。
  当池衍有一天不再喜欢她的时候,他可以大大方方,不带一丝留恋地潇洒离开。
  而她呢?只会输的体无完肤。
  她不能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只有从这里考出去,考出去,她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洛青栀长舒一口气,懒懒地靠在椅背上。
  手机响起来电。
  她怅然接起,是江屿打来约她去图书馆的电话。
  想着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总会胡思乱想,不如出去自习。
  “好,我收拾下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