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朝日非我 > 08

  转眼便到周日。
  返校学生拖着重重的行李箱,和朋友三两成群有说有笑的走进校园。
  学校里栽的桑葚树枝叶茂盛,带来大片荫凉,叶子像圆圆的耳朵形状,枝干有劲,抖起许多分叉枝节。
  秦天和徐鹤白背着包蹲在桑葚树下玩手机,等着池衍。树叶舒爽地扬起风,轻柔地钻进人的衣领里。
  “哎,看!!赵棠!!”徐鹤白揪着秦天的衣角。
  “怎么了?”秦天懒洋洋的抬起头,却看见赵棠一行人自发围了一圈,堵着什么人。
  那人小小一只怯懦的被圈在里面。
  秦天挤着眼睛往里瞅了瞅,还是啥也看不着。徐鹤白是个急性子,薅起秦天就直奔人群了。
  “哭什么哭?!是你自己不小心踩上去的,我现在让你照价赔偿,怎么?我欺负你了吗??”
  赵棠高高的抬起下巴,像是和人要打架的姿态。尤其是在平常老爱围着赵棠的一群人的加持下,她的气焰看起来更加嚣张。
  “走路不会看吗??”
  “没长眼睛??”
  “真是倒人胃口,把人鞋踩脏了,不道歉也就算了,还在这儿哭唧唧的干嘛呢?充当受害者吗?搞得我们欺负你了似的。”
  宋枝枝怯生生小声说着:“我道歉了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就完事儿了阿?赔钱,棠儿的新鞋你知道吗?她都没穿过,你就这么给踩了!”
  “我……我……,实在对不起,我擦干净行吗?我保证一定会擦的非常干净的!”宋枝枝小心翼翼请求道。
  天哪!!谁来救救她阿,她竟然惹到了最不好惹的赵棠,她该怎么办阿?!!
  “擦干净??!开什么玩笑,赔钱吧,穷鬼!”
  赵棠跟班女2嘲讽道。
  “这不是……,洛青栀她同桌吗?”徐鹤白对这个宋枝枝基本没什么印象,像她这样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同学。
  不过他好几次去找洛青栀的时候,这个宋枝枝也总是乖乖的在自己座位上坐着。
  扫过几眼,也就面熟而已。
  “那她还真有点倒霉。”秦天接了句。
  越来越多的人上前围观,宋枝枝本来就脸皮薄。人一多,她就更紧张了,连话都开始结巴。
  “拿钱啊!”跟班女2吼道。
  宋枝枝浑身吓得一抖,将脑袋连忙低下,慌乱的伸手去翻书包。
  可越是心急,她就越慌张,越慌张,手上翻到的钱包就突的一下掉到了地上。
  “你们看她这个样子,真是搞笑哈哈哈哈。”赵棠和拥簇者都哈哈笑起来。
  宋枝枝脸色窘得通红,蹲地上慌忙去捡钱包。
  然而,一双略显粗糙的手却先她一步将钱包拾起。
  洛青栀拍打掉上面沾着的灰尘,然后才递给宋枝枝。
  “谢……谢谢。”宋枝枝大脑懵懵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接下来的场面。
  徐鹤白拽紧了秦天的袖子,好奇问道:“你说洛青栀会不会帮她同桌?”
  秦天抬头,看了眼人群中表情始终淡淡的洛青栀,片刻,狐疑道:“应该……不会吧。”
  宋枝枝从钱包里掏出仅有的200块,递了过去,“这些可以吗?”
  她小心翼翼又怯懦的语气,更加想让人得寸进尺。
  “200块?你打发谁呢?你知道棠儿这双鞋可是两千块买的吗?”跟班女1骄傲的昂起头颅。
  赵棠更是得意的撇撇嘴,不屑的看着宋枝枝。
  穷鬼!
  “阿????”宋枝枝简直要疯掉!!2000块?那够她一个学期的花销了。
  这200块还是她这一周的伙食费呢!这可怎么办啊?宋枝枝胆怯又讨好的看着赵棠。
  “我真不是故意的,你的鞋我可以给你擦干净,而且,我身上着的就这200块了……。”
  “呵呵,穷酸鬼!”
  “200块也不知道她怎么好意思拿出来的。”
  赵棠小队里不知谁率先笑了出来,紧跟着,便是传染病一样,小团体们都尖酸刻薄的笑了出来。
  徐鹤白和秦默皱着眉面面相觑,路人也有看着她们的嚣张气焰很不爽的,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别人的闲事,最好别管。
  宋枝枝不知道该怎么办,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我们去找老师。”人群边上的洛青栀突然冷冷清清的开口道。
  如一道碎裂的冰,火热的嘲讽声戛然而止。
  赵棠高高的睥睨着她,“洛青栀,别多管闲事,你的帐,我还没和你算呢!”
  “是吗?”洛青栀挑了挑眉,“既然这样,那就一块算吧。”
  宋枝枝动作很轻的拉了拉她的袖子,提示她别和人硬刚。
  洛青栀回复她个放心的眼神,然后无所畏惧的面对着张牙舞爪的几人。
  “走吧,找老师去。”
  “TM你小学生呢?找老师,找老师!你怎么不找你M阿?!”跟班女2反击。
  “你怎么知道我想找?”洛青栀毫无惧色。
  人群越来越拥挤,伸长了脖子朝里看,小声议论着。
  而洛青栀始终气定神闲。
  赵棠翻了个白眼,“你和池衍闹掰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嚣张什么?还真以为会有谁护着你吗??”
  “我劝你还是乖乖回去翻你的垃圾桶,捡你的空瓶子去吧!!装什么正义之士,还想帮别人呢??电影看多了吧你!”
  洛青栀整个人愈发沉静起来,她缓慢回头,看着宋枝枝,不冷不淡的问:“需要我帮忙吗?”
  宋枝枝害怕的扫了眼赵棠几人,个个气焰嚣张跋扈。恨不得将她踩在脚下,还要吐上几下口水的模样,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她知道,她们就是想欺负人而已,以此来彰显自己的地位和优越感。
  宋枝枝回头紧紧盯着洛青栀,带着哭腔:“青栀,帮帮我。”
  她抓紧了洛青栀的胳膊,第一次和她这个同桌如此亲密。
  洛青栀轻轻“嗯”了声,然后径直拉上宋枝枝,提着自己收拾的大包小包,大步流星的跨进了校园。
  “站住!”赵棠吼道。
  洛青栀充耳不闻,赵棠飙了句脏话出来。洛青栀忽地停下了脚步,将手上的东西放到地上。
  一步,一步。
  朝赵棠走过去。
  眼神是要决斗的狠厉,赵棠突然想起她的小姐妹曾经向她说过。
  她们班上的这个异类,脑子有些不正常的话语。
  有时候的某些行为很歇斯底里,像个疯子。
  赵棠没见过,不过,大概也许,和现在她看到的这样差不多??
  “你
  ……干嘛??”
  赵棠默默退到自己的小姐妹团里面,立刻被人保护了起来。
  洛青栀紧紧盯着她,“再嘴巴不干净,大家就一起受处分吧,嗯?”
  “我……怕你阿?!!”
  “别……多管闲事!!”赵棠看到过洛青栀和人打架的样子,简直像一头野兽。
  洛青栀保持着和她数米远的距离,说话铿锵有力。
  “这件事我会告知徐老师,到时候他会通知你处理结果。”
  至于其他的,你就别想了。
  宋枝枝肩膀微颤,抓着洛青栀的手不敢放,甚至头都没敢回。
  “这样行吗?青栀??”
  “嗯。”
  她本来也不是针对你的,宋枝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