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朝日非我 > 04

  “干嘛这么看着我,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池衍站起身,伸手检查了下她输液的吊瓶。
  多情的桃花眼顺带朝她看去,如三月春风拂面,洛青栀不自在地将视线转移开来。
  看到那件脏兮兮的外套已被脱掉,扔在了一边。而此刻,他就只穿了个白色T恤,肌肉线条流畅,精壮有力的右手臂膀处隐约露出一截纹身。
  洛青栀收起打量的视线,飞快略过能看到他的视角。将脸侧到了窗外。
  外面不知何时变得灰蒙蒙的,好像要下雨。
  “我没事了,你回去吧。”少女清脆的嗓音响起。
  吊瓶还要半个小时才能输完,池衍拉了把椅子过来,在她旁边坐下。
  “不回。”
  接收到洛青栀询问的目光,池衍只好又解释道:“那边我让江屿看着呢,放心吧,没事儿。”
  “现在好点了没?你饿不饿?想吃什么??”
  她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只是摇头。
  池衍有些失望地坐了回去,托着脑袋,就着视线打量了她起来。
  她纤瘦的身形套着破旧校服,布料都已被洗得发白。干净的小脸上一双乌黑的眸子忽闪忽闪,看起来是很乖的性子,可现实嘛……。
  池衍忽地笑了起来,引来少女的视线打量。
  不大的校医室,地方狭小。他挨着她床尾坐下,竟能依稀闻见她身上淡淡的洗衣粉味道,空气中是散播着淡淡薰衣草味道。
  少女长发被扎成马尾,整个人显得清清爽爽的。只是由于刚刚的折腾,发丝有些凌乱略显狼狈。
  床边放着的是一双简单黑色板鞋,白边上泛着黄。款式还是几年前流行的样式。
  池衍忽地凝了眉头。
  输液管滴答滴答缓慢的流淌着。
  洛青栀垂下眼睫,昏昏欲睡。池衍的侧脸好像被隔空定住,背后是白墙,他像是从遥远的他方走来的少年。
  下课铃响起。
  其他班上的几个同学你追我赶,推推搡搡的挤在了校医室门口。
  “呦!看七班的池体委在照顾人呢!”
  “你们看池衍胳膊上的肌肉,他这么穿衣显瘦,脱下有肉呢,不愧是我们的校草阿!”
  “看不出来洛青栀有点段位嘛,知道装柔弱这一招就男生准有用!”
  几个女同学叽叽喳喳攀在门口,窗口处议论个不停。洛青栀本来仅有的一点困意也都被吵得不见了,索性翻了个身,继续看风景。
  池衍不耐烦的瞪着她们几个。
  “闭嘴,很吵。“
  女生们顷刻消停了,话被强行堵在了嘴边。
  “切!当我们稀罕看呢!”
  “走,走,我们回去上课!”
  围观的闲事者走了,不多久,徐鹤白匆匆忙忙的小跑着过来了。
  池衍抬眼一看,直接就给他下达了“命令”。
  “滚远点。”
  “我去!你个狗东西,说什么呢,我又不八卦,就不用滚了吧,我过来找你吃饭呢!”徐鹤白小心看了眼床上躺着的洛青栀,问道,“人怎么样?没事吧?”
  “嗯。”
  “那就行,走!吃饭去!饿死了。”徐鹤白摸着自己干瘪的肚子。
  “你自己吃去!”池衍将旁边自己脱下的脏外套捞了过来,“还有这个,顺便拿回宿舍帮我洗了。”
  “阿??”
  “阿??”
  “池衍,你可是个人啊,就不能干件人事儿吗?!”
  池衍乐了,冲他比划了个拳头的动作,“麻溜的阿,奔跑吧,白鹤!”
  “你大爷的。”徐鹤白咬着牙。
  “哎,哎!洛……洛洛青栀,你怎么起来了?”徐鹤白后槽牙还没咬完,就看到洛青栀从床上坐了起来。
  干净的脸上只剩下苍白。
  池衍原本背对着她,一听徐鹤白的喊声,赶紧转过了身。
  正好对上她的视线。
  “我……倒杯水。”
  洛青栀有些尴尬地保持着下床动作,徐鹤白正要说自己帮她倒,让她赶紧躺会去呢。
  “给!”
  谁知这边池衍水都已经倒好了递来,徐鹤白惊诧地冲他竖起了大拇指。用微弱的只能他俩听到的声音说。
  “我去,你来真的啊。”
  池衍挑挑眉,拍了他一巴掌。
  “我说鹤子,赶紧去吧你,别过来当电灯泡。”
  “你!……行!”徐鹤白一甩袖就要“绝尘离去”,临走了两步,又被池衍给叫住了。
  “鹤儿,你吃完,给我另买两份,打包带过来。别给我放香菜阿,还有……,哦,对了!”池衍说着回过头,洛青栀手上还端着水杯。
  “你有什么忌口么?”
  “没有。”
  “行。”于是,池衍转脸又冲已经迈出门口的工具人道:“鹤儿,记住别放辣椒!”
  “你大爷!池衍!”徐鹤白狠狠回头剜了他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