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朝日非我 > 08

  装修工人们正热火朝天的将“风町网吧”的招牌给摘下来,店内的设备该拆的差不多也都拆完了。这家店线路老化的厉害,就算是不拆了重新装修,估计也撑不了半年。
  “沈哥,真的就不干了啊。”边景延目露惋惜,毕竟,他没事儿待的时候,这个窝可是他的风水宝地阿。
  如今这一拆,他连个庇护所都没了。
  “嗯,反正也开了挺多年了,腻了。”沈惔看着那块被摘下的店牌,风轻云淡。
  “那咱再开个什么店?剧本杀!奶茶店?咖啡店?小超市?”边景延憧憬着,“沈哥,你这样更新一换代,指不定,就是咱这南巷街最靓的店了!!不管你开什么店,就凭沈哥你的颜值,那还不分分钟,搞得热火朝天的?!”
  “对了,最近那什么网上直播不是挺火的吗,沈哥你可以试试啊,到时候我们再请个策划……。”
  沈惔冲他脑门上弹了下,打断他的喋喋不休,“打住,之后的事再说,我现在还没想好要开什么店。”
  “阿??不是吧,沈哥,还没想好,那你就:火急火燎的把店给拆啦??”
  “嗯,我打算先把店面租出去,先休息段时间,就家里的超市都够我忙活的了,再开家店,现在实在没多余的精力。”
  边景延赞同的点点头,“也是,之前网吧这边都是沈叔在打理,现在什么事儿都得你……。”边景延说着,突然打住了。
  停下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沈惔的表情。
  沈惔漫不经心的暼了他一眼,“干什么呢,想说什么就说吧,我不介意这个。”
  “嗐!沈哥,对了,我下个月就放国庆假了,到时候可能和阮晚姐一起回来,本来,我们大学都在一个市,平常也没怎么联系。”边景延说着,摸了摸鼻间。
  “就那次,阮晚姐发消息问我,你的情况,我说挺好的。然后她就问我国庆是不是要回去,是的话,等她一起。”
  沈惔安静听着,表情没有一丝波动。
  “哦。”
  “沈哥,你和阮晚姐……,你们还别扭着呢??要我说,差不多得了,阮晚姐长得漂亮,人又聪明,各个方面都挺优秀,你要是再傲娇,阮晚姐被人抢走了怎么办??”
  沈惔沉默着,从口袋摸出烟盒来。
  “师傅,麻烦那个也拆下来吧,不要了,你们要有用,就拉回去吧。”沈惔指着店内最上面,显眼的一副山水画。
  边景延惊讶道:“沈哥,你是不是吃错药了??那不是阮晚姐亲笔画的送你的吗?”
  沈惔淡淡暼他一眼,开口问:“怎么,你想要?那送你也行阿。”
  “别别别,我拿着烫手。”
  “当真这么无情的吗?沈哥……。”
  沈惔盯着那被拆下来的画,思绪拉回很久很久之前。烟蒂上的猩红点点,烟灰半截落下。
  “老板??忙哪!”
  少女活泼的声音从身后出来,沈惔掐了烟,朝身后看去。
  “是你阿,迷路的那个。”边景延笑笑,冲她打了个招呼。
  “你也在阿,大……”言橘刚想喊这位“大哥”,突然想起上次这人说的话,于是临到嘴边,变成了:“这位大小帅哥……”
  边景延哈哈笑起来。
  “行了行了,你别逗我了,笑死了,我连边景延,你叫我延哥就成。”
  沈惔也微不可察的眉尖松了松,暼见她手上拎着的红色水桶,惊讶道,“你这是……,钓鱼去了?”
  言橘兴奋的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
  “看老大爷们钓鱼去了,然后有个大爷,鱼拉不上来,我就给帮了一把,给人拉上来了,为了表示感谢,那老大爷就给了我两条鱼。”
  言橘将小红水桶提到沈惔面前,得意道:“喏,把桶都送我了。”
  沈惔低头看了眼,两条鱼个头还都不小。
  “挺好,收获挺大。”
  “哎,可惜我不会做鱼,老板,要吗?便宜卖给你??”言橘眨了眨眼。
  边景延插话道,“小姑娘,那你可得好好开个价了,沈老板可不差这两条买鱼的钱。”
  “我叫言橘!延哥。”言橘冲他回头笑笑。
  “怎么样,沈惔老板,考虑吗?”
  沈惔耸耸肩,刚要拒绝。只见言橘将水桶往地上一放,自顾揉了揉早已酸胀的胳膊。
  笑嘻嘻道:“开玩笑的老板,我不卖,免费送你成吗?我真不会做鱼。再说,这么大条鱼,我又不能养着吧。”
  这样一说,沈惔到嘴拒绝的话,还真不知该怎么说了。
  言橘巴巴地盯着他,“沈惔老板,我知道你最好了!!”
  “呃……,行吧。”沈惔看着那两条鱼,又说:“不过,收你免费的也不合适,不如这样,晚上做好了鱼,你过来吃怎么样?”
  “可以吗?沈惔老板??”言橘高兴的裂开嘴角。
  沈惔点点头。
  “好嘞,那我不客气了,谢谢老板!我这就把鱼拎您店里去,阿姨在家吧??“言橘兴奋道,
  “呃,在。”
  言橘一鼓作气拎起水桶,鱼儿扑腾扑腾两下,显些跃出来,水溅出来些,打湿了裤腿。
  言橘将裤腿又往上提了提,冲着桶里的鱼恐吓道:“你们最好给我乖乖地,不然,一会儿我就把水全倒掉,把你们都渴s!!”
  “你是魔鬼吗?……”边景延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没想到这么萝莉的外表下,竟然藏着颗这么不萝莉的心。
  言橘冲他亮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魔鬼不是,阎王倒是。”
  边景延:“噗……”
  沈惔喉间轻轻滚出笑意。
  他乐呵的问道:“话说,你知道回去的路吗?”
  “当然了,沈惔老板,还小瞧我呢!我今天可是独自一人坐车去湖边公园,又一个人坐车回来的好不好,现在认路,已经是小意思了。”
  “不说了,我先给阿姨送鱼去了!”
  “哎,言橘,你等等。”沈惔叫住她,抬腕看了眼手表,已经六点了。
  算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他抬头冲装修师傅们道:“大家都辛苦了,今天就到这儿吧,都早些回去休息。我买了些饮料还有吃的,在里面桌上放着,你们拿上回去路上吃,今天都辛苦了,各位师傅。”
  “不幸苦,不辛苦,那我们谢谢沈老板了。”
  “客气。”
  言橘扯了扯沈惔胳膊。
  “嗯?”
  “沈惔老板,你人真挺好。”言橘由衷夸赞道。
  “咳咳……。”边景延故意咳了两嗓子。
  言橘回头道:“延哥,你还在阿?”
  边景延:“…………”
  “那我走??”
  言橘哈哈笑起来,“开玩笑,开玩笑。”
  等到工人们都散完之后,边景延和言橘帮着沈惔把杂物什么的都收拾了下。
  “哎,真快阿,这可是我来这个小镇的第一站呢。”
  “第一站的回忆就这么没了。”言橘感慨道。
  “呦,年纪不大,这么伤春悲秋哪?你有没有听过,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反正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边景延摇着脑袋。
  “我觉得你才是人生哲学大师,延哥。”言橘笑道
  沈惔将店门锁上,很自然的将那桶鱼从言橘手上接了过去。
  “给我吧。”
  言橘愣了愣,后知后觉的松开手。
  “谢谢老板。”
  三人并行一排走着。
  “哎,老板,你上次不是还说没想好开什么店吗?怎么这么快就把店给拆了啊,所以,你是要打算开什么店啊?”
  沈惔:“不知道,没想好。”
  “哦。”
  “老板,你会做鱼吗??你平常做饭吗?”言橘好奇问道。
  “会做一点,做饭也是偶尔一两回。“
  “哦,那你喜欢吃鱼吗?红烧的还是清蒸的好吃?鱼还有其他什么做法吗?”言橘追问道。
  “一般吧,红烧的要好吃点,其他做法我也不太清楚。”沈惔说。
  边景延:“喂,言橘小姑娘,亏我之前还给你带过路呢?做人可不能这么区别对待阿??”
  言橘:“阿?延哥,你还在呢??”
  沈惔在旁边笑出声来,言橘看着他清爽的的笑脸,忽地愣了愣。
  边景延一脸阴郁:“我警告你哦,言橘小姑娘,我可是很记仇的。”
  “阿……,延哥,那我错了。“言橘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恳切。
  “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哦……”不等他把话说完,边景延又听见言橘问道。
  “老板,你打游戏厉害吗?”
  “老板,那你会钓鱼吗?你给我推荐的这个湖边公园,风景是挺好,就是鱼太少了,一上午也没看到别人掉到几条,一点都不过瘾。”
  “老板,有没有人说过,你脾气挺好的阿?你为什么脾气这么好阿?”
  沈惔:“…………”
  边景延认命般捂着额头,“行吧。”
  “延哥?你是在上大学吗?大一大二??你学的什么专业啊?”
  边景延气呼呼地盯着言橘,“别和我讲话,生气了,记仇了!!很严重的那种!!”
  “哦,延哥?延哥??”
  “你喜欢吃红烧鱼还是清蒸的??”
  边景延:“红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