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朝日非我 > 07

  “多谢你们啦,那我就回去了。”言橘拎着满满一袋用品,站在楼下,冲着两人打着招呼。
  “嗯,回见。”沈惔拎着菜,领着沈岁进了烟酒超市。
  三四点钟,楼道里的光线浅浅照进来几条。言橘脑门沁着汗,使出最后一把力气,一鼓作气将东西拎进了房间。
  “妈呀,累死我了。”
  胳膊酸胀的厉害,言橘从购物袋里扒拉出瓶矿泉水,咕噜咕噜喝下去大半。
  再看了眼房间……
  嗯,还是先收拾收拾吧。
  说干就干!言橘翻出新买的盆,从卫生间接了盆清水,然后蹲在地上,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把房间里所有角落都给擦了一遍。
  再把行李箱里的东西翻出来整理了下。
  用的,穿的,吃的。
  总之,一番折腾后,这间破旧小房间总算是像个能住人的地儿了。
  “嗬!累阿,累s了。”
  言橘清理完最后一盆脏水,浑身酸乏的躺在了床上。房间里的白炽灯光晕在眼前,晃阿晃,晃阿晃。
  视线忽闪忽闪地朦胧着,言橘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
  “小橘,该起来上辅导班了。”
  “小橘,周六小提琴考核,周老师说你最近明显退步了,小橘,你可要把精力一门心思放在学习上阿。”
  “小橘,周三的钢琴课你为什么没去?你知不知道爸爸妈妈给你报这么多班,就是想让你以后能多一条出路,你可要争气啊,小橘。”
  “小橘,你太让妈妈失望了,我们在你身上付出这么多,可你竟然连艺考分数线都没过。”
  “小橘,你听爸妈的,再复读一年吧。”
  “小橘??”
  黑暗中,言橘猛地睁开了眼睛。坐起身,大口喘着气,窗外已完全黑了下来,白炽灯微弱的亮着光。
  房间内,空荡荡的依旧只有自己,言橘悬着的一颗心稍稍安定下来。
  她点开手机,竟然已经八点钟了。
  白天热闹的街道此刻安静异常,言橘翻身下了床,后背不知道为什么被汗沁湿了大半。她翻开行李箱,找了个干净的短袖换下。
  呃……
  想喝啤酒。
  言橘坐回床边,想了想,还是拿起房间钥匙揣进了兜里。
  走之前又套了个牛仔外褂出去,看看有没有还在卖饭的小摊吧,这一觉睡的,饿了。
  路上几乎没什么行人了,这要是换在A市,这个点儿,估计大家还都正忙着通勤下班,或者娱乐聚餐去了。
  果真,小城镇就是不一样阿。
  迎面就是沈惔家的烟酒超市。在一众关灯打烊了的店铺中,显得格外晃眼。
  言橘紧了紧外套,走了进去。
  看店的是脸挺面生的一中年女子,眉眼和沈惔挺像的,很瘦,气质挺温婉。
  “老板好。”言橘礼貌打了个招呼。
  “你好。”
  这家超市不算大,但还算有几排货架,言橘往里走了走,拿了几包零食。走到最后一排货架时,发现竟正对着一道楼梯,老板一家是就住在这二楼吗?
  “老妈,啤酒我都搬完了,你睡觉去吧,我看会儿。”
  沈惔熟悉的声音从货架前面传来。
  “行,那你看会儿,我上去眯会儿,你看着时间十点多关门就行,别太晚啊,这大晚上的也没什么客人了。”
  “嗯,我知道了。”
  中年女子说着,就顺着楼梯上了二楼。
  言橘抱着满满一大袋零食,走到收银台。
  “沈惔老板,啤酒在哪呢?没看着。”
  “嗯?又是你啊。”沈惔挑了挑眉。
  “嗯,下午收拾了下房间,一觉睡到现在,饿了,就下来买点东西吃。”
  “我还以为会有些小吃摊什么的,没想到除了你们这家店,全都黑漆漆一片了。”言橘说着把怀里的零食往收银台面前推了推。
  “其实也不是没有,就今天去超市那条道,晚上那边小吃摊有几家,而且都挺晚才关门,你要不嫌远,可以去那边看看。”沈惔说。
  “算了,算了,改天吧,今天真挺懒得动的。”言橘在店里又扫了一圈,“话说,老板,你们店啤酒放哪了?”
  沈惔盯着她看了几秒,“大晚上的喝酒?”
  “那怎么了,我都成年了。”
  “额……左手边,冰柜。”沈惔指了指。
  “哦。”言橘拿了两罐冰啤出来,挤在零食堆里。
  “一共25,我扫你。”沈惔操作着付款页面。
  “哦。”言橘付完钱,门外一股清凉的夜风吹来,柔软惬意,吹得整个人都清透起来。
  言橘看了看店内陈设的座椅,看向沈惔道:“老板,坐会儿成吗?”
  “嗯?”沈惔匆匆抬起眼,“行阿,随意。”
  “谢谢。”
  言橘享受的吹着夜风,将冰啤拉开环,结结实实灌了一大口,凉风掀起刘海,胸前滑过一股凉意。
  “爽!”
  沈惔清算完一天的账目,鬼使神差的支起脑袋打量起面前的这个小姑娘来。
  清爽短发,五官清秀,简单的白T长裤。此刻正眯着眼,颇为享受的吹着风。
  虽然身上总有股畅快的惬意,可还是隐隐能让人感觉到她在逃离什么。
  难道是离家出走?
  沈惔挑挑眉,开口道:
  “喂,你家里人……就这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出来阿?”
  “嗯?这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有手有脚,脑子正常的。”言橘握着啤酒罐,小口抿着。
  白皙的脸很快多了丝红晕,言橘托着脑袋,沉默的看向沉沉夜色。
  “再说了,他们现在忙的很,怎么会想起来我呢。”
  言橘说着,眼底划过一抹落寞。
  沈惔看着她,没说话。
  “嗐,不说这个了,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啊?能打发打发时间的那种。”言橘侧过头。
  沈惔支起下巴,认真思索起来。
  “这附近倒是有片湖,是个公园,挺大的,经常有人在那边垂钓,搞搞娱乐活动什么的,你想溜达的话,坐公交两三站就到了。”
  “哦,谢啦!”
  一瓶啤酒喝完,言橘站起身,将空罐扔进垃圾桶。
  “走啦,老板。”
  “哦,对了,这个,请你喝!”言橘将一瓶功能饮料放到沈惔面前。
  不能沈惔回答,脚步已经跨出了店门口。
  “回见,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