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朝日非我 > 04

  言橘裹着毛毯去饮水机处接了杯热水。
  近深夜,网吧里的灯光也变得静谧起来。光晕浅浅一层,裹着深夜的宁静。
  只有收银台光线还算充裕,正上方直对着暖黄灯罩。
  言橘定了定神,目光瞥到挨着前台斜正方,搁置的一套黑皮沙发上,款式有些老旧,颜色也都掉的七上八下的。
  不过看起来倒是挺软和的模样。
  鬼使神差地,言橘靠了过去。
  就当她悄无声息般经过收银台时,沈惔却冷不丁从后面站起了身。
  “需要什么?”
  言橘走向沙发的脚步顿了顿,手捧着杯热水,堆出笑脸。
  “阿,你还没睡啊,老板?”
  “我那个……失眠,就出来走走……这个,沙发能……坐会儿吗?”
  言橘用手指着那沙发。
  沈惔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眼,回拢视线,鼻间应出“嗯”字,“当然。”
  “谢谢。”
  言橘慢吞吞走过去,然后轻轻坐在了那黑皮沙发上。身体随之柔软的陷了进去,一股舒适感迎面扑来。
  “真舒服啊。”
  言橘抿了口热水,幸福的感慨。
  一片沉谧的静默中,有一下没一下地,传来轻轻的翻书声。
  言橘从沙发里扬起脑袋,只看见一双骨节有力的手,握着书页一角。
  她突然心生好奇,网吧老板看书的样子。
  于是将脑袋高高探出。
  男子正垂下眼睫,神色认真的看着手上书卷,时而眉尖蹙起,忽而又无谓的扯起嘴角。
  不知是看的怎样的故事,言橘想着。
  黑暗中的静谧随着声声摩托熄火的声音而被打破,一群人风风火火的推开网吧大门,一阵猛烈的秋风灌了进来。
  言橘将身上的毛毯裹紧了几分。
  “呦,沈惔,还看着你这破店哪?”
  四五个身材魁梧的浪子青年乌泱泱挤在了收银前台,言橘窝在黑皮沙发上,下意识缩了缩肩。
  沈惔动也未动,不咸不淡的扬眉看了眼。
  为首的绿发男子嘴上噙着烟,见沈惔一脸无视的表情。倒也不恼,从怀里掏出皮夹。
  抽出两张钞票,扬手散在收银台上。
  “沈老板,没别的意思,就是表示一下,照顾照顾您的生意。”
  “顺便,开台机子我们——玩玩?”
  这人眼神和动作让人瞧着都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言橘甚至觉得他莫非是在“调戏”网吧老板??想着,默默将目光投向了收银台。只是从她现在的视角,并看不清沈惔的表情,只瞧见沈惔悄然合上书的动作。
  言橘不爽的盯着这帮人,虽然她和这网吧老板不算很认识,但跟他打交道下来,直觉这人还不错。
  而眼下,面对这故意挑衅的一波人,网吧老板明显势单力薄了些。
  沈惔暼了眼散在前台的钱,缓缓站起身。
  抬起眉眼,声音不浅不淡,“抱歉,已经闭店了。”
  “姓沈的,我们央哥是给你脸,才来你这破网吧,你别不识好歹!”绿发男子身边一跟班叫嚣道。
  “就是,沈惔,你有什么可拽的??你信不信我们央哥分分钟就能把你这破网吧给盘了?!”
  糙话一出,一帮浪荡子得意笑起来。
  被叫央哥的男子伸手止了笑,撇着眉拿掉嘴上的烟,将烟灰尽数抖落在收银台,吐出一嘴的烟气。
  坐在角落里的言橘轻声咳了咳。
  “沈老板,看来你是不想做我这笔生意喽?”
  夹着香烟,男子隔着青朦的烟气去瞧沈惔。那张清俊的脸,让人无端生出想招惹的心。
  “那周日晚上,一起出去喝两杯~?”男子气息靠近沈惔,音调缓缓,语气孟浪。
  一个大男人竟然能将这话,说得如此暧昧。言橘听了好一阵恶心。
  沈惔眉眼动了动,端倪着男子,噙着抹冷笑。
  可还未等他开口。
  凭空便出现了一声音。
  “不好意思,沈惔周日已经和我约好了,怕是不能赴您的约了。”言橘坐起身,从角落走出。
  沈惔目光看过来,不经意挑了挑眉,眼底闪过极浅的讶然。
  “你是从哪来的黄毛丫头?!我们央哥说话呢,有你什么事儿?”一浪荡混混不满道。
  “是没我什么事儿,不过周日有我的事啊。”言橘说着看向沈惔,可人表情极淡,如果她没感觉错的话,沈惔竟然一种看好戏的架势??
  所谓演戏就要全套,她这会儿也没法研究沈惔现在是什么心绪。
  言橘冲沈惔暖暖放出笑容,使劲朝他眨巴眼睛暗示,“是吧,沈惔,不是周日要和我一起逛街么?”
  李央狐疑的盯着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女孩,面挺生,而且看起来挺年轻,好像还是学生?
  一时搞不清状况。
  “你们……?”又指着言橘问道:“你是……”
  也不知道沈惔明白她的意思了没,言橘觉得自己脸上的笑都要僵硬成石头了。
  可沈惔看起来好像并没有要接下去的意思?言橘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过于多管闲事了……
  但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演了。
  她定了定神,一脸真诚无辜的冲男子道:“这位大哥,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吗?我当然是他女朋友喽。”
  “咳…咳…。”沈惔突然喉间一痒。
  这小姑娘,还挺能编。
  “女朋友??”绿发男子一脸错愕,不可置信的看着沈惔,可沈惔压根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没有肯定,但人也没有否定阿!!
  这时,一跟班靠近绿发男子,悄声道:“央哥,既然人家有女朋友,这说明……,不是一路人啊……。”
  “滚。”李央低声呵斥。
  抬头再看时,女孩已“甜蜜蜜”地轻轻偎在沈惔肩上了,这么亲密……,关键那女孩还冲他挑衅似的笑了笑。
  男子一张脸很快黑了下来。
  抬脚就要往外走。
  “等等!”言橘叫住他,视线扫着前台扔的钞票,“麻烦把这个拿走。”
  李央顿时一张黑脸更黑了,毫不客气的回望剜着言橘,皮衣一掀,反手推开网吧大门。
  身影很快融入夜色里。
  其中一跟班上前飞快捻起桌上的钞票,也跟着出了网吧大门。
  一群乌合之众瞬间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言橘冲着他们的背影愤愤做了个鬼脸。
  “他们太过分了,是吧,老板?”
  “嗯?”他这是什么表情,言橘顺着他视线看下去。
  只见沈惔目光静静落在依旧被她挽着的胳膊上。
  “呃……抱歉!”言橘慌忙松开了手。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这不是为了把戏做的逼真一点吗。”言橘解释道,边冲他笑笑。
  沈惔不甚在意的鼻间嗯了声,随即又懒散坐回沙发。
  “你叫什么?”
  “阿……”言橘突然想起她还没做过自我介绍,“哦!我叫言橘,橘子的橘。”
  沈惔打量着她活泼的表情,不觉眼底也多了丝神采来。
  “刚刚多谢了。”
  言橘听他道谢,脸上竟不知不觉红了起来,她不好意思的挠着头发。
  道:“举手之劳!举手之劳!我还怕给你帮成倒忙了呢,不过那帮人是真的挺讨厌的!!”
  沈惔舒了舒眉眼,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你一人来这儿,是有亲人在这吗?”
  “没有。”言橘摇摇头,瞳仁闪了闪,“认真”的说:“我来这儿……旅游的。”
  “额,那你确定没走错路吧?”
  “老板!!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走错路!”言橘说着,突然想起几个小时前,自己说的找不到那条去旅店路的话。
  话语骤然转了个弯。
  “当然,你们这儿有点例外。”
  “不过我确信自己没走错路啦,你看,我连在这儿的房子都找好了。”
  “南角巷138号嘛!!”言橘翻开手机记录的地址。
  沈惔嘴角扯了扯。
  轻声问:“那你今天一直在找的就是这个地方了?”
  “嗯呐!”
  沈惔抚着额头,又问道。
  “那你联系的房东是不是姓林?嗓门挺大的。”
  言橘转着眼睛认真想了想,随即点点头。
  “好像是姓林。”
  “老板,难道你认识??”言橘脑海中闪现出,以往偶像剧中经常会出现的情节,女主租的房,房东正好是男主的亲妈/姑姑/叔叔之类的角色。
  然后,同住一个屋檐下。
  爱情的种子悄然萌芽!!
  “不算认识。”沈惔抬眼看着她,言橘竟从这目光里嗅出一丝同情的味道??
  “严格来说,和你签合同的这个林阿姨,并不算是这房子的主人。她只是来给人看房的,只不过房子主人几年没回来过了。”
  “她这才想着把房子租出去,赚点佣金,她给你签的是短租合同吧?”沈惔问。
  “呃……。”言橘一时间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合同是短租,本来,我找的也就是短租,我还想着那正好。”
  “那就是了。”沈惔说,“之前搬进来的租客,多少又因为房子破旧,水管,灯,电器经常坏掉之类的问题,而闹得不欢而散。”
  “所以这位林阿姨,平均每月都会领着人来看房。”沈惔解释道。
  “阿??”言橘着实心底一惊,没有想到真实情况会是这样。
  “那老板,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沈惔轻轻笑了笑,淡声道:“我就住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