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朝日非我 > 08

  下雨了。
  下午放学后,洛西西兴致勃勃的将她拉到了一家奶茶店。那里还有许多她们学校的人。
  温一无精打采的任由洛西西拉扯着。
  “你要什么口味的?温一,这一款草莓奶盖的不错,你要试试吗?”
  “哦,好啊。”温一心不在焉的答应着。
  “一共二十四块。”清冷的声音从收银台传来。
  洛西西用胳膊捅着温一,脸上挂着得意的笑。温一不明所以,直到抬眼看见收银台的裴湛。
  “哦。”
  裴湛目光在她脸上一略而过。
  “微信支付宝都可以,扫码前台。”
  温一扫码转了二十四块过去,洛西西早在一旁占好了位置,笑眯眯的冲她眨着眼睛。
  温一付完钱,仍旧是提不起精神的朝洛西西走去。
  “欸,温一,你怎么回事儿?都给你制造这么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了,你怎么付完钱就过来了,你不知道聊两句的吗?!”洛西西不满道。
  温一无奈的看着洛西西,“都和你说了,我已经不喜欢裴湛了!本来也没有很喜欢过……”
  只是觉得裴湛莫名有种安全感。
  “行了吧,你这些天魂不守舍的,不就是因为裴湛吗!”洛西西愤愤道。
  爱情可真是个折磨人的玩意儿。
  “不是。”
  “那是什么?”洛西西追问道。
  温一看着她真诚的眼睛,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算了,还是别让西西知道这么多恶心的事。只要她能继续开心下去就好。
  温一垂了眼睛,放软了声音:“好吧,是,是因为裴湛。”
  “我就说嘛!”洛西西一拍大腿,“放心,我会多制造你们两人相处的机会的,俗话说,日久生情嘛!”
  温一瞄了眼收银台面无表情的裴湛,真心道:“不用。”
  “嗯?!”
  “呃……,用。”
  “这就对了嘛。”
  然后,洛西西的办法就是,两人在裴湛打工的奶茶店等到人下班。等裴湛换好常服出来后,洛西西就迫不及待的奔了上去,边眉飞色舞的说着,边眼色看向温一,整得温一想就地砸个地洞钻进去。
  “温一?我走啦!你和裴湛一起回家吧,反正你们住的也近。”
  “呃……。”温一看着表情没什么变化的裴湛,一度怀疑是不是洛西西把他的沉默拒绝当成了默认。
  洛西西走后,温一不好意思的冲裴湛解释着,可少年只是背了书包,轻轻说了句,“走吧。”
  两人一路无话,主要是温一觉得别扭。不管是她介意裴湛见过她狼狈模样,还是裴湛听到了什么私密的事,还是之前裴湛对她冷漠的拒绝态度。
  总之,她介意的很多,以至于无法做到和裴湛坦然相处。
  走过那条深巷。
  温一停下脚步,冲他微微一笑。
  “谢谢你今天没有拒绝洛西西的请求,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也不会给你造成困扰。”
  “你周六有空吗?”裴湛开口道。
  “嗯?”
  “想让你帮个忙。”
  温一愣了愣,没有想到裴湛竟然会主动开口请人帮忙,而且对象还是自己。
  温一想,如果那天的长巷裴湛没有出现解救,那么她就可以痛快拒绝他今日的请求了。
  “好阿。”
  “周六早上九点,我来接你。”
  精神病院康复中心。
  温一套了件灰色运动衣,随裴湛一起下车后,看到眼前目的地赫然显现的名字,温一不觉心间一震。
  她条件反射看向裴湛,可裴湛表情始终是淡淡的。
  无数疑问憋在心底,温一跟在裴湛身后,跟着做了身份登记,然后在接待人的引领下,见到了独自在房间里玩积木的一个漂亮男孩。
  和裴湛长得很像。
  十三四岁的模样。
  裴湛慢慢走了过去,一向冷漠的面容柔和起来,嘴角挂着温柔的笑。
  那是温一第一次见他脸上出现这么生动的表情。
  “裴宁,在干嘛呢?”
  男孩握着手中的积木,看到熟悉的面孔后,天真的笑了起来,“哥哥。”
  裴湛轻轻蹲下身,捡起桌上的积木和他认真的玩着游戏。
  “最近有没有听话?按时吃药了没有?等你好了,哥哥就带你回家,好不好?”
  裴宁认真的点点头。
  “哥哥,护工说我最近很乖,我也没有再随便打人了,还每天都乖乖吃药。”
  “哥哥,你快点带我回家,我想回家。”
  男孩说着,委屈的撇了撇嘴。
  裴湛语气更加温柔,“哥哥很快就带你回家了。”
  温一紧紧靠在门边,不敢往里迈进一步。内心却被这样的场景深深触动。
  忽地,裴湛不经意的目光暼了她一眼,转眸,对裴宁轻轻询问道。
  “哥哥今天带来了一个朋友,你见见她好不好?”
  裴宁露出很为难的表情,可最终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
  温一接收到裴湛示意她过去的讯号,这才谨慎的走了过去。她没有靠的很近,保持了段距离,轻轻蹲下身。
  微笑着很轻柔的说着:“你好,我叫温一,是你哥哥的同学。”
  裴宁警惕的盯着她,那眼神让温一仿若看到了自己。而一旁的裴湛则是目不转睛的观察着裴宁的任何一丝变化。
  温一仍旧是笑着,脑海中想起了院长的话,院长说过她笑起来很好看,像是有阳光洒进来。
  院长应该……没有骗她的。
  裴宁突然抓起桌上的积木冲温一砸了过去,暴躁的猝不及防。
  “你走!!你走!”
  温一受到惊吓,猝然起身。
  “抱歉。”
  裴湛立刻安抚的拍着裴宁的肩,语气严肃道:“裴宁,你怎么和哥哥说的?不是不再随便打人了吗?”
  裴宁低着头,双肩颤抖着。嘴里不住说着,“走开,走开。”
  温一怕再刺激到他,走出了门外。
  裴湛安抚了好一会儿,裴宁情绪才安稳下来。护工将他带走吃药,前前后后,又折腾了一个小时。
  温一坐在冰凉的长椅上等着,穿病号服的病人们在走廊来回走动着,有的喃喃自语,有的只是沉默着走来走去,有的目光呆滞。
  “抱歉,刚刚吓到你了吧?”
  裴湛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温一耸耸肩,冲他宽慰笑笑:“没有。”
  走廊昏暗环境嘈杂,裴湛看向门外摇曳的树影,心血来潮道:“出去走走?”
  风不算柔和,但空气却很清新。
  病人散步的花园处,零散开着粉色月季,为这里沉重的压抑氛围添了不少生机。
  “看来我还是太心急了,以为裴宁治疗了这么长时间,应该能正常接触人了的。”裴湛轻轻开口。
  “你弟弟……,不能正常接触人吗?”温一小心开口。
  裴湛摇摇头,“准确来说,是不能正常接触女性,尤其是……”裴湛深深看了她眼,道:“年轻女性。”
  温一吃了一惊,却也没敢再追问。
  “那你为什么选择让我来?西西也挺好,比我有亲和力多了。”
  “不知道,直觉吧。”
  裴湛看着她的目光里,第一次没有淡漠。
  “谢谢。”
  两人出了病院,顺着来路回去等公车。路边听见有人争吵的声音,温一循着声音看去。
  眼前顿时一黑。
  身体像被雷击中一般,浑身开始发软。
  裴湛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也皱起眉头,“殷闵月?”
  此刻,殷闵月正和一男子拉扯纠缠着,准确来说,是她被那男子堵下。
  温一强力忍住胸口的呕吐感,用手轻轻拽了拽裴湛,“抱歉,我先回去了。”
  一辆班车停在站牌前,温一甚至看都没看,抬脚就上了车。她踉跄着步子,从包里翻出零钱塞进投币机。
  跌跌撞撞缩在公车最后一排的角落。
  胃里抽搐着,她痛苦的蜷缩着身体。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目光,暴躁的情绪袭来,她用手抓着头发,忍住要尖叫出来的冲动。
  公车被人截停。
  司机骂骂咧咧,紧接着是一声清脆的投币声。
  身旁的空位多了位身影,遮住她狼狈的模样。温一被痛苦的情绪折磨着,艰难之中找寻自己的理智。
  “想吐吗?”
  少年清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温一身体顿了顿,看见一双骨节修长的大手,递来的纸巾。
  她没有伸手去接。
  只是绷紧了身体,保持着僵硬的动作。
  耳边凌乱的头发被人撩起,那张洁白的纸巾被轻轻放在她手中。
  温一收紧手掌,理智在一点点回归。
  直到公车抵达终点站,两人都一路沉默着。
  “下车了阿,下车,终点站了。”
  裴湛站起身,轻声说道:“下车吧。”
  温一早已清醒了大半,跟着裴湛一前一后下了车。只是看着陌生的终点站牌,以及已经暗下来的天色,温一又再度石化。
  刚刚为了躲避那个男人,她胡乱上了一辆公车,根本不知道是开往哪个方向的。
  “天色晚了,末班车又停了,我去看看附近有没有能住的地方。”裴湛清淡开口。
  “等……等。”温一抬眸,看着逐渐黑下来的天色,局促道:“我和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