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朝日非我 > 朝日*春篇.5

朝日*春篇.5


  “你确定吗?盛达哥”
  “用这种方法,沈长安就会回来?”苏柒柒眼中闪着期冀。
  “嗯,不出意外的话。”
  “两种人格置换,其实是没什么规律的,只是,一旦让另外一种人格,受到极大的刺激,产生了强烈想要出去的意识,是很有大几率短时间让人格切换的。”
  “我知道了。”
  “不过这样做,还是有风险的,柒柒,我绝对你还是……”
  “我不想再等了,盛达哥,每次看到沈长安一脸冷漠的视我不见,我就难过的像被人用刀割着一样,结局再坏,不过就是长安没有回来而已。”苏柒柒冲他笑笑,只是笑意很憔悴。
  “我没事的。”
  “那我先走了。”
  烧烤店。
  舒末心不在焉的吃着烧烤,对面的顾时森温柔的目光一瞬不动的落在她脸上,“看什么,有毒哦。”
  顾时森嘴角扬起轻微的弧度,给她递了个青椒烤串。舒末咬了一口,却没什么心情,此刻,她真的味同嚼蜡。
  “你今天和那个医科大的教授,聊得怎么样阿?”舒末装作很随口的一问,内心在意的不得了。
  毕竟如果这个教授能拿出什么解决方案的话,她就用不着那个下下策了。
  顾时森摇摇头,“很遗憾,如今的医疗科研水平,还没有能两全其美的办法。”
  意思是,他和沈长安依旧要消失一个。
  舒末不敢叹气,只是嚼着嘴里的青椒。果真是没有其他办法了啊。
  顾时森揉揉她的脑袋,宽慰道:“没关系,我们还有时间。”
  “嗯!”舒末点点头,表现出笑脸。
  这样的话……。
  “顾时森,你会忘记我吗?”
  “嗯?”男子挑挑眉,“说什么呢?”
  舒末笑嘻嘻的,却没敢看他。
  “如果有一天,你记不起我了,也没关系,我不会生气的,只要我知道,你在就行了。”
  “说什么傻话,我怎么会不记得你。”顾时森抽出纸巾,替她擦去嘴角的污渍。
  “是哦!我当然相信你了。”
  桌上的手机响起震动,顾时森滑开来电:“喂?”
  舒末没听清电话里说了什么,只是依稀觉得这声音很熟悉。只见顾时森听着电话,面容越来越凝重,可到最后,只是冷冷道:“你打错了。”
  “怎么了?”舒末关切的询问。
  顾时森挂完电话,似乎很不舒服的揉了揉脑门,眼前人影重叠,晃的他头晕脑胀。
  直到舒末站起身,半蹲在他面前,那亮晶晶的纯粹双眸深深凝视着他,那张令他无比思念的面容,充满了担忧。
  重影散去,舒末的脸清晰的映在眼前。
  “不舒服吗?顾时森?”
  “没事。”顾时森站起身的时候,脑袋还是有些发晕。
  “我们回去。”
  “嗯。”
  就在舒末伸手拿包的时候,池乔的电话打了进来,她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她,舒末不安的看了看顾时森,摁下拒绝键。
  她知道,一定是苏柒柒有所行动了。
  她一定要守住顾时森,说她铁石心肠也好,冷漠无情也罢,她只要顾时森安好。
  “我们走吧。”
  考虑到顾时森身体不适,回去路上是舒末开的车。顾时森一路无话,阖上双眸,安静的倚着车窗。
  “顾时森?”
  “嗯。”
  “还觉得哪里不舒服吗?”舒末担忧的边侧目看他,顾时森脸色有些苍白,他现在应该很难受吧。
  “没有,没事的,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听到这句话时,舒末心跳立刻悬了起来,因为每次顾时森消失的时候,都会有不舒服的身体前兆。
  “不行!你……你不能睡,顾时森,你不能睡!!”
  “顾时森?”
  “嗯?”顾时森没力气般的回应着她。
  “你能听见我说什么呢?顾时森?”舒末焦急的喊着他。
  直到男子清淡平静的声音响起,舒末一直狂跳乱奔的心才稍稍安静下来。
  “听到了,不许我睡觉。”
  呃……
  “是,不许睡觉阿,不许睡。”舒末调转方向盘,车子拐向主道。
  “你就这么怕我消失吗?”
  “你这不废话……。”舒末回头,却瞥见脸色虽然苍白,却眼含笑意看着自己的顾时森。
  心底软软的一片。
  内心祈求着上天能多给她一些时间。
  凭什么沈长安就能长则三月的存在,而顾时森却只有这么短的时间,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正想着,车前方却突然冲出来一人影,堂而皇之的伸手拦车,还好舒末反应够快,及时踩了刹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没事吧?顾时森?有没有撞到?”
  “没事。”顾时森脑中又一片发晕,虚白,模模糊糊的,记忆里出现另一张女孩的脸,两人打闹的场景,女孩嗔怒的表情。
  不过这女孩,他并不认识。
  “下车!!沈长安,下车!!”窗外有人疯狂拍打着车窗。
  舒末火气立刻冒了出来,拉开车门迅速下了车,脸上表情却在见到车窗前一身狼狈的苏柒柒时,瞬间呆滞。
  不过她还是缓了缓,冲上前将她拽开。
  “顾时森现在不舒服,你不要打扰他!”
  “不舒服?”苏柒柒却像燃起什么希望似,更加奋力的拍打着车窗,“长安,沈长安,你是不是想起我了?”
  顾时森此刻脑子乱糟糟的,他无法冷静下来,记忆中两张面容,来回交叠。他一时分不清到底谁在叫他。
  他是沈长安,还是顾时森?
  “沈长安,你下来,好不好?沈长安,你下来看看我。”苏柒柒紧紧敲打着车窗。
  舒末怎么拉她都不能动她半分,内心害怕顾时森随时会消失的恐惧在这一刻爆发。
  “苏柒柒,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能给我一点时间,顾时森是沈长安的时候,整整三个月!三个月!!我要看着我心爱的人和另外一个人,朝夕相处,和谐恩爱,他看你的眼神那么温柔,而对我却是陌生人一般。”
  “我等过这漫长的三个月,我不知道还要等多久,他才会回来。每一天我都在绝望失望,期望中度过,你知道这滋味有多痛苦吗?可苏柒柒,为什么,顾时森不过才出现了三天而已,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让他消失,你凭什么,凭什么决定他的生死?!”舒末怒吼着,眼眶发红。
  为什么上天这么谈完她,要给她这么道难题。
  “对不起,我无法像你一样就这么虚无缥缈的等下去,我要他出现,我要他立刻出现。”苏柒柒说着,又再度敲打着车门。
  门咔哒一声,顾时森推门下来。
  舒末看着他高大的身影,慢慢慢慢的靠近苏柒柒,她双手开始遏制不住的发抖,心中的恐惧愈演愈烈,升至呕吐的感觉。
  不要过去,顾时森,
  不要过去,顾时森
  我在你身后阿。
  苏柒柒眼眸微动,希冀的看着他,“沈长安,你回来了?”
  男子喉间微动,只是看向她的目光温柔却疏离。
  他淡淡启声,“我是顾时森。”
  苏柒柒身体僵在原地未动,瞳仁里的失望和震惊久久消失不去,“你是沈长安,你不是顾时森,我是苏柒柒阿,你竟然敢忘记我?”
  “抱歉,沈长安或许没忘记你,但我不并不认识你。”
  顾时森说完,便朝舒末走去。舒末整个人还处于被吓傻了的状态,呆愣在原地,就在一秒前,她以为好不容易回来的顾时森又离开她了。
  可是,没有。
  太好了,他没有走。
  舒末朝他扑了过去,怀里暖暖的温度那么令她贪恋,还有烟草的气息,一切都是她熟悉的气味。
  舒末紧紧箍着他,这种失而复得的欣喜,简直比她今天坐的过山车还要让人揪心一万倍。
  不知道抱了多久,周围只剩下他们两人。
  舒末嘴角咧着傻笑,心满意足的脑袋贴近顾时森胸口位置,听着他强有里的砰砰心跳,内心又燃起了无数希冀。
  “抱够了没有?”顾时森不冷不淡的声音从头顶上打下来。
  舒末脸上一红,恋恋不舍的拥开了他的怀抱。
  “吓死我了,顾时森。”
  “我不是答应过你,会在的吗?”顾时森嘴角勾起笑,不过刚刚的情景,确实是很险。
  差一点,他又要离开她了。
  舒末揉揉鼻间,“谁知道呢?毕竟沈长安也挺喜欢苏柒柒的,万一你对我厌烦了,不想看到我了,或者对我没那么喜欢了,你肯定会把……。”
  话还未说话,顾时森贪恋温软的唇就覆了上去,这一回,带着急切的焦灼,恋恋不舍的难过,带着对她的愧疚。
  舒末深深,深深的沦陷在了这个轻柔的,炙热的吻中。他们好像每天都再过世界末日,舒末缓慢的回应着他,却被顾时森显然更加焦灼的一波攻势,带着偏离了轨道。
  如果可以,请让时间停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