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我的宝可梦玩家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故乡的蔷薇花开了

第一百五十九章 故乡的蔷薇花开了


  第160章故乡的蔷薇花开了
  
  洛克从第一次见到莱恩开始,就觉得这人不简单,年纪轻轻就能把领地治理的井井有条。
  
  其实在阿拉德王国,有很多年龄不大就继承领地的贵族,他们的父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英年早逝,在贵族世袭制的规定下,他们只能早早的继承领地。
  
  而这些少年贵族往往会把领地治理的一团糟,虽然他们的父辈给他们留下了值得信赖的书记官和骑士长,但是大多数少年贵族都想着自己处理政务。
  
  他们正处于年轻气盛的阶段,又突然获得了巨大的权力,自然会有种莫名的自信,觉得自己能做好一切。
  
  然而治理领地并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别说不借助书记官和骑士长的力量了,就算像蔷薇镇的兰卡斯特男爵那样借助了他们的力量,都不一定能把领地治理好。
  
  没办法,在当前时代背景下,领主才是领地的核心和灵魂所在,一个羸弱不堪的领主自然不能收获领民的信任,也无法让领地获得更好的发展,能维持住以前的局面就不错了。
  
  所以蔷薇镇的赫尔曼书记官才觉得兰卡斯特男爵是个很不错的继承者,至少他没让蔷薇镇继续衰败。
  
  洛克之前也认为兰卡斯特男爵做的还不错,算是一个合格的继承者,但如今他又认识了莱恩,两者一比较,洛克瞬间就觉得兰卡斯特男爵是个废物了。
  
  兰卡斯特男爵继承领地时,好歹还有书记官和骑士长的帮助,领地也没受到太大的破坏,骑士队也还算完整。
  
  哪像莱恩,领地受到破坏不说,骑士队还几乎全军覆没了,只剩下一个骑士长。
  
  面对这种烂摊子,莱恩硬是接了下来,不仅重建了领地,还引进了大批魔兽,让领地得到了快速发展,手下的魔兽使也变得越来越多。
  
  现在还不声不响地整出一支独角犀牛骑士队,虽说这支骑士队和铁棘镇的相比,实力差了很多,但潜力十足,谁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
  
  因此洛克非常看好莱恩和萤火镇,他这次之所以雇佣莱恩对物资下手,一方面是想打击一下蓝海商会,另一方面则是想拉近和莱恩的关系,便于以后开展更深的合作。
  
  如今他们商会和蓝海商会的竞争愈演愈烈,洛克肯定要争取一切能争取的力量。
  
  蓝海商会有铁棘镇做外援,那他们耀金商会也得拉拢一个贵族,而莱恩的萤火镇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至于蔷薇镇嘛,洛克从未考虑过把他们当作合作对象,蓝海商会也是如此,毕竟蔷薇镇早就失去了他们的信任。
  
  而且自从蔷薇镇投靠观海城以来,从没有参与过他们之间的派系斗争,反而一直在左右逢源,哪个派系得势,他们就偏向哪边。
  
  这种做法不能说不对,至少蔷薇镇这样做不会得罪任何一个派系,但同样的,也不会有任何派系会接纳他们。
  
  所以蔷薇镇才会那么容易就被观海城抛弃,商互会里根本不会有人帮他们说话。
  
  洛克也明白这些,因此当莱恩让他给蔷薇镇泼脏水时,他一口就答应了下来,结果他还没说什么呢,加文自己就脑补完了。
  
  看来自己也不用再多说什么了,只需要顺水推舟就可以了,另外还得想办法把这两位骑士保下来。
  
  加文一向看不起蔷薇镇,他现在得知这两位骑士是蔷薇镇的人,说不定真的会下死手。
  
  “既然这两个混蛋是蔷薇镇的骑士,那就好办了,先杀了其中一个,吓唬一下另外一个,让他说出全部计划,到时候人证物证都在,我倒要看看那位兰卡斯特男爵怎么狡辩。”
  
  果然,加文要杀人了,他本来就痛恨这两位骑士劫走了物资,还让他出了那么大一个丑,现在得知他们背后的势力并不强,绝对会杀人泄愤。
  
  “沃森,给我宰了那个叫杰瑞的骑士!”
  
  加文恶狠狠地说道,他迫不及待地想出一口恶气了。
  
  “这遵命!”
  
  沃森犹豫了一下,他很敬佩眼前这位骑士的勇气,但他还是不敢违抗加文的命令,只能抽出单手剑,准备了结了徐若风。
  
  “等等!”
  
  就在沃森要出剑时,被洛克及时制止了。
  
  沃森的单手剑停在了徐若风颈前,没有继续往下刺,他转头看向洛克,想看看洛克能不能说服加文。
  
  “洛克理事,你这是什么意思?”
  
  加文不满地责问道。
  
  “加文理事,我知道你很生气,但还请你冷静一下,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个都是贵族骑士,我们杀了他只会招惹麻烦。”
  
  洛克面色诚恳地回答道。
  
  “能有什么麻烦,他们背后的蔷薇镇只是观海城的附庸而已,我们就算把这两个骑士都杀了,那位兰卡斯特男爵也不敢说什么。”
  
  “更何况本来就是他们先对我们物资动手的,他们哪还敢找我们麻烦,反倒是我们该去找蔷薇镇兴师问罪了!”
  
  加文满不在乎地说道,要是这两位骑士背后是别的领地,他可能还会有所忌惮。
  
  但蔷薇镇原本就是他们观海城的附庸,实力也不强,他怎么可能会害怕,他没让那位兰卡斯特男爵亲手杀了这两位骑士就不错了。
  
  “即使兰卡斯特男爵不敢找我们麻烦,但是还有其他贵族啊,要是被他们知道是我们杀害了这位贵族骑士,那我们以后也会面临很大的压力。”
  
  “再说了,我们本就弄丢了物资,回去后肯定会受到处罚,要是因为杀害贵族,再给商互会带去麻烦的话,那我们受到的处罚也会加重的。”
  
  洛克继续劝解道。
  
  “行了,谁不知道蔷薇镇被誉为‘贵族之耻’,那些贵族不可能为蔷薇镇出头,他们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并且铁棘镇很快就要攻打蔷薇镇了,我们杀个骑士,也算是帮铁棘镇忙了。”
  
  徐若风听到加文铁了心要杀自己,心里顿感无语。
  
  又不是他骗的加文,也不是他把加文脖子弄出血的,怎么放着陈言不杀,就想着杀自己啊。
  
  难不成你俩刚才聊天,还聊出火花来了?搁这搞惺惺相惜是吧?
  
  咦~真让人恶心!
  
  加文看到徐若风不仅不害怕,反而还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心中的怒火更盛了,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徐若风,但洛克还在他耳边劝说。
  
  “贵族之间本来就有不成文的规定,就算击败了敌对贵族,也很少会杀害他们,他们贵族都不敢乱杀其他贵族,更别提我们这些商人了。”
  
  “与其杀了他们,惹上一身的麻烦,还不如将他们带到铁棘镇,让巴赫男爵自行处置,到时候就是他们贵族之间的事了,我们也能置身事外。”
  
  “而且我们不是还要审问他们吗,两个人说出的情报总要比一个人多,还能防止他们胡编乱造,所以这个骑士你真不能杀。”
  
  加文听到这也有些犹豫了,洛克说的确实有道理。
  
  divclaot;contentadv由于世袭制度的存在,再加上贵族会互相联姻,因此贵族之间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联系。
  
  指不定你前脚还在和对面拼命呢,后脚就发现对方原来是你的远房表哥,这种事在贵族中并不少见。
  
  所以贵族之间便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即使击败了敌对贵族,也尽量不要杀害对方,毕竟你们之间说不定还有血缘关系呢。
  
  就算你和他没有,你们家里人之间说不定也会有,何必非要杀了对方呢。
  
  当然,在战场上还是不用留手的,对方死了只能算对方倒霉。
  
  这种特殊的规定也是贵族团结的重要原因,在他们看来,贵族之间打的再怎么激烈,那也是他们自己内部的事,外人别想着插手。
  
  同样的,他们可以死在别的贵族手上,但绝不能被外人杀死,否则就是在打所有贵族的脸。
  
  因此蔷薇镇虽然被誉为“贵族之耻”,不受贵族们的待见,但其他贵族也绝不允许卑贱的商人杀害蔷薇镇的骑士,哪怕是这些骑士先动的手也不行。
  
  要是让别的贵族知道他们杀了蔷薇镇的骑士,就算不会为蔷薇镇出头,也肯定会向观海城施压,到时候确实很麻烦。
  
  想到这,加文只好强忍着怒气说道:
  
  “好吧,那就按你说的办吧,先把他们的情报都审问出来,然后再把他们交给巴赫男爵处置,也算是给巴赫男爵一个交代。”
  
  “沃森,你把他们带到一边审问吧,让他们把完整的计划都说出来,顺便做个记录当证据。”
  
  “遵命!”
  
  沃森自然不想杀这位勇士,他连忙点头答应,接着便要把剑收起来,准备审问徐若风。
  
  但还没等他把剑移开,徐若风就猛地撞向剑刃。
  
  只听“扑哧”一声,锋利的单手剑轻易地穿过了他的胸膛,本就身负重伤的徐若风这下算是彻底没救了。
  
  沃森呆愣地看着口吐鲜血的徐若风,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徐若风则是强撑着开口说道:
  
  “你们别想从我嘴里得到一点情报!汤姆队长,我先走一步,可惜,到最后也没能看到故乡蔷薇花盛开的美景,喀秋莎,我们只能下辈子再一起赏花了”
  
  徐若风本想再多说几句,可是他这个身体已经撑不住了,只能被迫下线。
  
  陈言则是满头黑线地看着徐若风的表演,这家伙临死前都得秀一波自己的演技。
  
  还特么故乡的蔷薇花,在这玩梗是吧,你怎么不说故乡的樱花.算了,现实里的岛国估计以后都不会有樱花了,听说那里的章鱼都快有一百个爪子了,樱花也够呛能开了。
  
  陈言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把匕首对准了自己的脖子,他身上可还穿着铠甲呢,只有脖子还露在外面。
  
  他可不想像徐若风那样,为了多说两句话,还偷偷地把上半身的铠甲脱了,用胸膛去撞剑,生怕割断喉咙后说不出话来。
  
  加文自然也看到了陈言的动作,他连忙朝沃森喊道:
  
  “快!快去拦住他!别让他也死了!”
  
  沃森闻言也反应了过来,立马就向陈言冲去,可惜,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点。
  
  只见陈言朝他们不屑地笑了笑,紧接着便用匕首划破了自己的喉咙。
  
  等沃森赶到陈言身边时,陈言已经两眼一黑,直接下线了。
  
  短短几秒,两位骑士接连自尽,这一幕把在场的众人都吓坏了。
  
  这是什么情况?不都说大多数贵族和他们商人一样,都贪生怕死吗,怎么这两位骑士说自杀就自杀了。
  
  最关键是这两位骑士一点犹豫都没有,脸上也不曾有害怕的表情,这让众人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寒意。
  
  他们面对的竟然是两个不怕死的骑士,得亏刚才没把他们逼得太狠,要不然对方很有可能临死前再拉个垫背的。
  
  加文也是感到一阵后怕,他本以为汤姆骑士说的没打算活着回去是在吓唬他,没想到汤姆说的是真的。
  
  要不是沃森把他救了出来,他真有可能被其杀死。
  
  加文想到这不由得用感激的目光看了沃森一眼,心中对沃森的怨恨也少了很多,不管怎么说,沃森都算是他的救命恩人。
  
  他本想着回去以后把责任都推给沃森,现在想想,的确有些过分了。
  
  还是留一小部分责任给自己和洛克吧,沃森只需要承担大部分责任就行,而且他也会帮沃森说话的,就当是偿还这次的恩情了。
  
  没办法,谁让自己心善呢。
  
  只是让加文想不明白的是,蔷薇镇的兰卡斯特男爵什么时候这么有魅力了,竟然能让两位骑士甘愿赴死。
  
  洛克也同样想不明白,只不过他想不明白的点和加文不一样,他知道这两位骑士是莱恩的手下,也相信莱恩有足够的人格魅力让手底下的人为其拼命。
  
  让他想不明白的是莱恩为何要让这两位骑士自尽呢,虽说这样可以死无对证,把脏水彻底泼到蔷薇镇身上,但为此死了两位如此优秀的人才,着实有些不划算啊。
  
  他们耀金商会里也有死士,但都是些普通人,很少会有魔兽使愿意做死士。
  
  原因很简单,再弱的魔兽使也要比普通人强,他们很容易就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何必当死士呢。
  
  因此愿意当死士的魔兽使非常稀少,莱恩能有两个就不错了,但他为了这批物资,竟然让这两个魔兽使来送死,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特别是里面还有汤姆骑士这种人才,年纪轻轻就收服了魔兽,还能说会道,知识渊博,这样的人才稍微培养几年,就能当个骑士长了,莱恩竟将他舍弃了。
  
  洛克想到这就感到一阵心痛,这可都是人才啊,莱恩男爵真是太败家了!
  
  如果莱恩知道洛克现在的想法的话,肯定会暗自得瑟道:
  
  “不好意思,除了这两人,这样不怕死的人才我还有四十八个,而且以后会越来越多!败不完,根本败不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