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斩神从捕快开始 > 第四百零三章 青州府之损!

第四百零三章 青州府之损!

        殁伤看着燃烧为灰烬的画卷,眼中闪过一抹冷光,“我就知道,那个家伙肯定也来了,真以为靠着那支笔可以横行一辈子嘛,迟早都会落在我守夜人手中。”
  
          刚说完,他便是神色一动,拿出自己的镜花水月,下一刻,一道光幕出现,出现了卫平的身影。
  
          卫平刚要开口,殁伤便是说道,“不用说了,我马上就到。”
  
          说完,光芒一闪,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三阳郡的城墙上,大概过去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一道身影凭空出现,高大的身影似乎一座山峰,挡住一切风雨。
  
          “队长!”
  
          卫平声音有些沙哑的开口,殁伤点点头,直接走上前,看了一眼齐紫霄,眉头一皱,“肉身,元神全都处于即将破碎的地步,事情真的有点难办了。”
  
          “头,连你也没有办法嘛?”
  
          卫平有些焦急的开口,“紫霄是为了三阳郡才变成这样的,他干掉了一尊神灵,相当于一己之力平掉了这件灵祸,有大功,我们守夜人不能见死不救吧。”
  
          “我知道,其实,在他动手的那时候我就察觉到了,可惜,我被困住,无法助他一臂之力。”
  
          殁伤轻声说道。
  
          说着,他手中出现了一个人偶,似乎由木头雕刻而成,五官扭曲,看上去极为诡异,他抬起齐紫霄的手臂,一滴血落在人偶之上。
  
          “替死木偶。”
  
          看到这东西,卫平眼中闪过一抹期待,他可是知道,这东西具备替死之力,是守夜人的宝物之一,极为珍贵,一个就相当于一条命。
  
          即使队长的身份,这玩意也不多,不到关键时刻也不会使用。
  
          鲜血落在人偶之上,迅速的渗透进去,下一刻,木偶身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缝,看上去极为骇人,“咔嚓”一声,木偶彻底碎裂。
  
          但是,齐紫霄身上的伤势却是没有消失。
  
          “替死木偶失效了嘛?”
  
          卫平有些迷茫的开口。
  
          “不是失效,是他的伤势太重了,如果不是神性勉强支撑,他早就死了十次了,所以,想要救他,除非我有数十个替死木偶。”
  
          殁伤冷静的开口。
  
          “现在,有两个办法可以救他,第一个,找到一个时间类的驭灵人,逆转时空,这个小家伙虽然有大功,我们守夜人高层应该也有人掌握这种能力,但是,却是来不及了,从这里到上京即使我用灵域带他赶路,起码也要一个时辰,逆转一个时辰的时间,代价太大了,如果只是半盏茶,一盏茶的时间还可以做到……”
  
          “第二个办法呢?”
  
          花满楼急切的问道。
  
          “嗯,第二个办法,八品神药,不死花,可以让他元神肉身全部恢复,不留一点伤势,但是,这种东西据说是在无尽荒漠最深处才有,很多七品以上的陆地神仙前去寻找都没有找到,甚至一些人还永远的被留在那里。”
  
          殁伤开口说道。
  
          这两个办法一出,所有人都是沉默,每一个办法都是难如登天,逆转一个时辰的时空,他们光想想就知道这个代价会有多么惨重。
  
          至于第二个办法,不死花,虽然只是八品神药,但是,论珍贵程度,足以与九品神药相媲美。
  
          大齐皇室宝库都未必有这种至宝,更不要说他们了。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嘛?”
  
          花满楼声音干涩的问道。
  
          “我先给他吊住性命。”
  
          殁伤想了一下,拿出了一盏油灯,从齐紫霄头上拔出一根头发,在油灯里燃烧干净,这油灯散发着昏暗的光芒,有一种特殊的气味扩散,不是臭味,而是一种淡淡的清香。
  
          “油灯不灭,这个小家伙的命就不会断绝,但是根据我的估计,即使这盏油灯,也顶多维持一个时辰的寿命,我把他带走,带回到青州府内再想想办法。”
  
          殁伤开口说道。
  
          “好,一切就拜托大人了。”
  
          花满楼说道。
  
          殁伤看着花满楼,摇摇头,“这次你三阳郡损失惨重,估计你也没有几天时间了,我给你们三阳郡两个名额,去挑选两名新的驭灵人加入你们。”
  
          花满楼倒是不在意自己的伤势,笑着说道,“那就多谢大人了。”
  
          殁伤看了一眼齐紫霄身边的两柄剑,开口说道,“这柄剑是夜重的,另外一柄也留下吧,让他先用着,等到齐紫霄恢复,这柄剑何去何从由他决定。”
  
          说完,他便是展开了灵域,带着卫平消失不见。
  
          看着恢复了安静的城墙,花满楼怅然若失,喃喃自语,“紫霄,你一定要平安归来啊……”
  
          各郡守夜人都在各地处理灵祸,虽然山神被干掉了,但是从其中释放的诸多灵却是散开,这需要一段时间去处理,将那些灵全部镇压或者消灭。
  
          青州府,此时被一层青黑色的光芒笼罩,没有人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在地底深处,有着一个神秘的空间,下一刻,空间被撕裂,藏天海从其中走出,神色淡然,嘴角甚至带着一抹笑意。
  
          在他身后,几个身影跟着,每一个都是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没了殁伤那小子坐镇,剩下的人真是不行,太让我失望了……”
  
          藏天海淡漠的说道,说完,一步踏出,身影消失不见,笼罩整个青州府的阴霾也是逐渐的散去。
  
          在他离开不到一盏茶,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青州府内,正是殁伤,他脸色阴沉的感受到这里残留的气息,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依靠灵域强行入侵了一片空间。
  
          这个空间苍凉,死寂,一眼看不到尽头,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灰蒙蒙一片,远远看去,一座座山峰屹立,不知道有多少。
  
          就在这个空间,有着四道身影,全都鲜血淋漓,气息萎靡到极致。
  
          其中一个人一只手臂都消失不见,似乎被什么东西咬断。
  
          这里似乎发生了一场惨烈的大战,无数山峰倒塌,大地陷落,地面之上一道道裂痕蔓延数十上百里。
  
          “唰”
  
          殁伤的身影出现在这里,看着四个身影,沉声开口问道,
  
          “到底怎么回事?”
  
          为首的两人抬头,正是青州分部剩下的两位守夜人。
  
          “头,你终于回来了,我们让你失望了,那个家伙实力太恐怖了,我们虽然使用了天书,把实力提升到无限接近半神的层次,配合两位七品层次的陆地神仙,还是没有阻拦住对方,不但让他带走了这里镇压的东西,就连天书也被抢走了。”
  
          女子开口说道,此时她的脸上有着很多伤痕,似乎被什么东西所腐蚀,看上去极为可怕。
  
          殁伤没有说话,而是不断感受这片空间,下一刻,他伸出一只手,一个箱子出现在面前,这是一个不知道由何种金属打造的箱子,其上刻画着无数的纹路,没有一点拼接的痕迹,可惜,此时这个箱子被撕裂。
  
          “天工院倾力打造的镇灵箱也可以撕裂,我想我猜到他是谁了。”
  
          殁伤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他是谁?”
  
          女子问道。
  
          “你们不需要知道,说实话,你们还能活着,看来他还是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话,不要说你们,整个青州府都没有人可以活下来。”
  
          殁伤平静的开口,“天书丢了也就丢了吧,毕竟只是外物,不过,镇灵箱的东西也丢了,我需要给总部那边一个交代,好了,都出去吧。”
  
          说着,他的灵域展开,将四个人全部带出这个空间。
  
          来到了青州府的守夜人分部,殁伤看着两位七品层次的顶尖武者,一位是青州府的都统,负责整个青州府的军队,一位则是青州府的金衣神捕,负责青州府的治安,两人代表了青州朝廷的最高战力。
  
          此时,他们也都是伤势严重,凄惨无比,但是谁都没有多说什么,和伤势相比,丢了青州府的第一重宝和镇压物才是最麻烦的。
  
          “两位不必担忧,我知晓你们都已经尽力了,此事我殁伤一个人来抗。”
  
          殁伤看着他们开口说道。
  
          “殁伤队长可真是小觑我们了,我们可没有让别人替我们抗责任的习惯,此事我也会上奏,不管上面有什么惩罚,我们都接受。”
  
          两人开口说道。
  
          他们都是七品层次的顶尖武者,背后还有势力支撑,即使上面责备也不会太过分。
  
          说着,他们看着面前昏迷的齐紫霄,好奇的问道,“这是?”
  
          殁伤叹口气,将三阳郡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这个小家伙我知道,三阳郡的蓝衣捕头,我之前想把他调入青州府,可惜,那边直接拒绝了,说他还需要磨练两年。”
  
          金衣捕头铁斩开口说道。
  
          “没想到他可以做到这一步,以五品之躯斩神,真是一个奇才,殁伤,这种人才说什么都要救活他,只要你做到,我便欠你一个人情……”
  
          一旁,青州府的都统也是微微变色,一脸惊叹的看着齐紫霄,“这小子有个性,以神性驾驭众生之力,虽死不悔,等他活过来,我一定要和他一醉方休!”
  
          “这是我的人,你也想抢?”
  
          铁斩开口说道。
  
          “你的人?这小子明明是守夜人!”
  
          左丘冷笑一声,淡淡的说道。
  
          “他也是蓝衣捕头,我是他上司的上司。”
  
          铁斩冷声反驳道。
  
          “好了,别吵了,当务之急是把这个小家伙给救回来,你们有什么办法嘛?”
  
          殁伤开口问道。
  
          这两人作为朝廷在青州的最高战力,或许知道一些自己也不知道的隐秘。
  
          两人闻言,停止了争吵,上前探查了一下齐紫霄的伤势,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沉思了半天,都是缓缓提出自己的意见,和殁伤一样,他们也都认为除了逆转时空和不死花没有其他办法。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