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酒厂倒闭再回家 > 第405章 真好,不用看琴酒脸色

第405章 真好,不用看琴酒脸色

    [[第405章真好,不用看琴酒脸色
  
      “你说这个?”
  
      郁江翻过手机给柯南看。
  
      看到屏幕上的钢琴界面,柯南顿时愣住了:“诶?键、键盘钢琴?”
  
      “我偶尔会用这种方式弹熟悉的曲子,就像游戏一样,很有意思。”郁江把手机递给柯南,“你要试试吗?”
  
      “啊我……”
  
      郁江干脆蹲下身,耐心地教柯南如何用手机弹钢琴。
  
      柯南有些尴尬,恰好这时少年侦探团的其他孩子们也凑了过来,算是一定程度上解救了抠脚趾的柯南小朋友。
  
      灰原哀对郁江仍然心怀忌惮,所以她躲在少年侦探团的最后,并没有主动上前。
  
      但就算是她也在郁江挥手告别后对柯南说:“你最近有点草木皆兵。”
  
      柯南沉下眼眸,神情坚毅:“我知道,但这是难得的机会,如果我能把握住,说不定就能找到组织的老巢,然后……”
  
      “然后怎么样?组织的庞大你根本无法想象。”灰原哀心有余悸,“如果被他们发现你没有死,不仅是我们,这些孩子还有你的小兰姐姐、阿笠博士,大家全都会死。”
  
      灰原哀不想柯南继续调查组织,她甚至希望柯南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安安稳稳的以江户川柯南的身份活下去——至少这样他能活下去。
  
      这也是为什么她明明知道那么多关于组织的情报,却至今不肯透露给柯南。
  
      ……
  
      柯南距离真相只有一点点距离,只可惜郁江速度更快,他在意识到柯南关注点的瞬间就下载了键盘钢琴的小游戏。
  
      在柯南的视角,从他听出《七个孩子》到追上郁江看到游戏界面不过十多秒的时间,郁江的反应也很自然,他却不知道就在这十多秒内,郁江经历了[这孩子在想什么?[我暴露了?[哦,按键音[用游戏敷衍他好了[下载游戏[打开游戏界面给柯南看等等一系列过程。
  
      是的,没错,郁江刚才的确在给乌丸莲耶发消息。
  
      他的手机一般都会放在静音模式,但这一次在柯南面前,按键音不知道为什么放了出来。
  
      郁江当然不会单纯以为柯南是听到了熟悉的曲调才找他的,看柯南的反应,他应该在别的地方听过乌丸莲耶的邮箱地址。
  
      不用想了,肯定是贝尔摩得。
  
      那个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尤其热衷于给柯南泄密。
  
      彻底脱离柯南的视线后,郁江才再度打开了邮箱界面,在此之前他还心有余悸地确认了一遍周边环境。
  
      【回复:您今天方便见面吗?
  
      19:00p.m.视频联络。】
  
      郁江一边在心中痛斥某无良老板大晚上要求加班,一边给宫本由美发消息说他晚上不回家吃饭了。
  
      现在的问题是,他要如何前往组织那偏僻得该死的基地?
  
      ……
  
      “我说,我记得一开始你的司机并不是我吧?”清水丽子一边抱怨一边任劳任怨地把郁江送到了距离市区最近的一处入口,“威廉·德雷克呢?”
  
      郁江没有别的想法,只是:“你刚好在最近联络人的第一个。”
  
      清水丽子:“……”
  
      她长舒了一口气后对郁江说:“近期组织有任务吗?伊东和西尾准备干票大的,他们想抢劫运钞车,我作为狙击手必须参加。”
  
      抢运钞车也算干票大的?
  
      郁江看清水丽子的眼神就像在看傻子,有一种满溢而出的同情。
  
      清水丽子窒息:“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是不想那两个蠢货被警方逮捕才准备参加的。他们见过你的样子,一旦落到警方手里,你表面上的身份就不能用了吧?”
  
      “所以我才建议你尽早……”郁江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清水丽子摇头:“所以我才说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止一个,他们虽然蠢,但胜在听话有眼色,活着比随手干掉更有价值。”
  
      “随便你。”
  
      郁江本想直接下车,没想到竟在门口碰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苏格兰,诸伏景光。
  
      男人穿着一身标志性的灰蓝色帽衫,肩上背着装有狙击枪的琴盒,似乎是刚出任务回来,因为郁江在他身后看到了基安蒂。
  
      “好巧啊。”苏格兰率先看到了郁江,但打招呼的却是基安蒂,“你也来交接任务?”
  
      郁江给清水丽子打了个手势,清水丽子便摇上车窗,悄悄离开。
  
      基安蒂素来没心没肺惯了,根本不在乎车上其他人的身份,苏格兰倒是隐晦地朝清水丽子看了一眼,不过他也很快就把视线转移到了郁江身上。
  
      “帕佩特应该不需要回基地交接任务,他有资格和BOSS直接联系。”苏格兰语带笑意,那双眼眸却透着冷漠,“应该是BOSS找他有事吧。”
  
      基安蒂嗤了声:“真好,不用看琴酒的脸色。”
  
      随后她自来熟地走到郁江身边,开始喋喋不休地吐槽某劳模:“琴酒多疑的性格实在是太讨厌了,他难道就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吗?整天老鼠老鼠老鼠、卧底卧底卧底、叛徒叛徒叛徒的,组织哪来那么多叛徒?要真跟他怀疑的那样谁都是叛徒的话,组织早八百年就该完蛋了!”
  
      郁江越过基安蒂望向苏格兰,他们隔空对视,苏格兰朝他轻轻颔首。
  
      这一次苏格兰眼底的笑意倒是真切了几分。
  
      郁江移开视线,问基安蒂:“科恩呢?”
  
      很快他就后悔了。
  
      如此明显的问题根本不需要问基安蒂,问基安蒂的唯一后果就是继续听她唠叨。
  
      “还不是琴酒那家伙,非说科恩跟我搭档的时间太久了,什么苏格兰反正也闲着,让我们搭档执行任务看看效果。我看他就是想拆散我和科恩。当然,我没有说苏格兰不好的意思,苏格兰的狙击技术确实比科恩好点,可这样一来我开枪的机会不就更少了吗?”
  
      郁江礼貌错开身:“基安蒂,我跟那位约了时间,再不过去就要迟到了。”
  
      “哦,你要去视听室是吧?正好,跟我和苏格兰交接任务的地方顺路,一起吧。”基安蒂扛着枪包,率先朝基地走去,“走了,苏格兰。”
  
      苏格兰落后两步,反倒和郁江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