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父可敌国 > 第八一二章 救救宋太史

第八一二章 救救宋太史


  父可敌国正文卷第八一二章救救宋太史太子回到春和宫,老四老六赶忙迎上来。
  “怎么样大哥?父皇同意了?”
  “唉。”太子叹口气道:“宋慎还在名单上,但父皇将宋老先生一家改为流放川贵边疆。”
  “那挺好。”老四笑道:“大哥也算尽上力了,老六也不用看着他烦了。”
  “别这么说我,我对宋太史还是很尊重的。”老六白了四哥一眼道:“想当初,我还想请他到国子大学任教呢。”
  “咦……”说着无心,听者有意。太子眼前忽然一亮,一把抓住老六的手道:“六弟,大哥求你件事。”
  “大哥你太客气了,你的话在我这比圣旨还好使。”老六讪讪一笑,暗骂自己多嘴。
  “我很担心宋老先生,此去路途遥远,而且是被流放,他会有什么三长两短。”太子便拉着老六的手,忧心忡忡道:“要是那样,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大哥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我看他此去是凶多吉少了。”老六点点头,他依稀记得宋濂因为孙子牵扯进胡惟庸案后,虽然在太子的争取下改为流放,但也不知他是生病还是自杀,总之死在了流放途中。
  “是吧。伱也这么觉得?”太子的手更用力了,诚挚的恳请道:“你可一定要帮帮大哥,现在只有你能救宋先生了。”
  “大哥也太看得起臣弟了,我在父皇面前有什么面子可言?你都搞不定,我能有什么办法?”老六苦笑道。
  “哎,不要妄自菲薄,你的话在父皇那里很有分量的。”太子大摇其头道:“而且在这件事上,谁说话都没你好使——因为你和宋老先生是对头,你开口向父皇要人,父皇一准答应!”
  “我要他到国子大学任教?”老六不大情愿道:“我那不自找麻烦吗?”
  “哎老六,话不能那么说,大哥也不只是为了救人。”太子叹口气,正色道:“你国子大学这半年来举步维艰,四面楚歌,退学的大学生也不在少数,对吧?”
  “嗯。”老六郁闷的点点头。“还不是宋太史的徒子徒孙,把国子大学当成眼中钉肉中刺,一直在给我出阴招使绊子。”
  “那我问你,你的最终目的是要消灭儒教吗?”太子又问道。
  “当然不是。”老六赶忙摇头道:“儒教统一思想、教化百姓的作用,是谁也无可替代的。咱们老朱家想要坐稳江山,是不能抛弃儒教的。我要是敢有那种大逆不道的念头,父皇头一个不答应。”
  “我只是想让儒教不要把手伸的太长,野心不要太大。”老六也正色道:“安心负责意识形态、思想建设就行了,别的什么军事、吏治、法律、工程、财政……等等这些庶政,还是交给专业对口的技术官僚吧。”
  “那就是回到西汉初年那种,儒生负责轨德立化,文法吏负责治国理政的局面呗?”太子问道。
  “也不能这么说。”老六道:“技术官僚不是文法吏,是既学习儒术,又精通一门专业知识的新型官员。”
  “既然你不想消灭儒教,那最终还是要妥协的。”太子语重心长道:“可要是宋濂死在流放途中,你们之间就彻底不死不休了?”
  “相反,如果你能在这时候不计前嫌,伸手拉他一把,”太子柔声细语道:“你们之间的关系就会大大缓和,有宋濂在国子大学任教,那些明枪暗箭就会戛然而止,学生们也不用再面对家族的压力了。”
  “还真是……”老六沉吟道。把儒教的带头大哥弄到国子大学教书,确实是可以让国子大学走出困局的一招妙手。
  不说别的,至少以后士林,就没有人敢公开怼自己了。大学生家里头也知道,他们上的是正经最高学府,不是什么传播异端学说的野鸡学校了。
  “只是这样一来,他会不会喧宾夺主,跟老六来个鸠占鹊巢啊?”老四替老六担心道:“就算他没那本事,一通瞎搅和也够老六受的。”
  “四哥说的也有道理。”老六点点头,不愧是四哥,好兄弟,一辈子。
  “放心,宋老先生何许人也?”太子却断然摇头道:“他要么不答应,要么答应了就一定会尽职尽责,绝对不会当搅屎棍的,更不会干那种恩将仇报的事情!”
  “这样吧,我来当这个保人。”说着他一拍胸脯道:“要是六弟你日后觉着宋老先生碍事,随时跟我说,我当天就请他卷铺盖回老家。”
  “大哥这话说的,臣弟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太子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六不可能再推三阻四,便唱起高调道:
  “国子大学的精神就是‘兼容并包、博采众长’,还能容不下区区一个老儒?”
  “那戴良、苏伯衡、胡翰三位你也一起收了吧?”太子笑道。
  “那那,那也太多了。”老六讪讪一笑道:“两个就有点容不下了。”
  “哈哈哈,你小子。”太子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大哥不是得寸进尺的人。”
  “呵呵,臣弟怕他们人多了欺负我……”老六心说我要是嘴再一秃噜,这仨就都给我塞进来了。一个宋濂还好对付,让这帮人凑成伙儿,那可真要鸡犬不宁了。
  “行,那三位就不麻烦你了。”太子笑道:“只要宋先生保下来,他们几个的问题就简单了,我慢慢跟父皇磨吧。”
  “不管吴状元他们了?”老四又请示道。
  “顾不了那么多人了。”太子叹息摇头。朱标对那位开国状元失望透顶,已经不想再保他了。
  “明白了。”老四老六也松口气,老头子给的名单上本来人就不多,大哥要是保的人太多,他们实在不好交代。
  ~~
  从春和宫出来,老四便回去锦衣卫衙门,抓紧给不在名单上的官员结案。老六则又回去武英殿,跟朱老板要人……
  “什么?让宋濂去国子大学任教?”朱老板听了,打量着老六道:“你大哥让你来的吧?臭小子,为了救他老师也是拼了。”
  “也不光是大哥的意思,儿臣也觉得宋太史这样德高望重的大儒,能到国子大学任教,是件大好事。”老六便正色道:
  “能让天下儒生不再抵制国子大学,踊跃入学念书,儿臣觉得比什么都重要!”